书写教学在德国 印刷体VS手写体

从上至下依次为标准拉丁字体、标准简化字体、标准教学字体(三种手写体)以及印刷体和基础字体。在德国的小学,儿童必须学习书写印刷体,而三种手写体不是必修。在当下的德国,小学联合会希望能用他们发明的一种新字体——以印刷体为基础的“基础字体”来替代手写体
从上至下依次为标准拉丁字体、标准简化字体、标准教学字体(三种手写体)以及印刷体和基础字体。在德国的小学,儿童必须学习书写印刷体,而三种手写体不是必修。在当下的德国,小学联合会希望能用他们发明的一种新字体——以印刷体为基础的“基础字体”来替代手写体 | Illustration: Anna Burck

德语文字有两种不同的书写方式:印刷体和手写体。德国儿童在学校里会先后学写这两种字体,而一种新字体的出现将有可能改变这种情况。

在印刷体这种书写方式中,每个字母自成一体,德国儿童在学校里通过学习印刷体来初步掌握书写技能,并由此学着去认识课本中或是键盘上出现的字母。二 年级学生还会在此基础上另外学习手写体,在此阶段他们必须学会把所有的字母——包括其中几个看上去与印刷体的写法有所不同的字母在内——组合在一起,在笔 尖不离开纸面的同时一笔写出一个完整的单词。书写教学在德国

德国小学里会教授三种不同的书写方式,它们分别是:标准拉丁字体、标准简化字体和标准教学字体。由于教育决策一般都是由各联邦州自行决定,因此在书写 方式的教学方面,学校与学校之间也不尽相同。通常只会统一规定小学毕业生应当具备流畅和快速书写的能力,且笔迹要易于辨认。而如何达到这一目标则是各联邦 州需要自行解决的问题。某几个州的文化部对本州范围内推行哪种字体的教学有详细规定,其余方面则由各学校自己决定。

一种新字体

为什么儿童们在学会书写印刷体之后还需要另外学习手写体呢?毕竟这是一种他们只会在学校里接触到,除此以外在其他生活环境中并不会出现的字体。一个由 教师、科学家和教育学家代表所组成的利益团体——“小学联合会”的成员们提出了上述问题。为简化书写学习过程,他们还发明了一种新的字体:基础字体。基础 字体以印刷体为蓝本,但它的许多字母也和书写体一样笔划带“钩”,所以小学生们可以将它们和其他字母连写在一起,也可以分开写。孩子们想把哪些字母组合连 在一起,由他们在书写中自己去发现。汉堡、图灵根、黑森以及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许多小学已开始引入基础字体教学。

有效利用德语课时

位于莫尔斯(Moers)的彩虹小学即其中一所学校。该校并未安排手写体的教学内容。校长乌尔里希•赫克尔(Ulrich Hecker)认为,先让小学生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学习印刷体,而后再改习手写体的做法很荒谬。“这会割裂书写能力的培养过程”,这位小学联合会的代理主 席说。他表示自己更愿意利用课堂时间来向学生们传授另外一些东西。况且过去每周短短四到六学时的德语课也不够用来强化已经掌握的手写体。“这让许多孩子无 所适从,也导致他们写出的字很难看”。长久以来也有不少教师对很多高年级学生笔迹潦草、难以辨认的现象感到不满。他们认为,这个问题同样可以通过学习基础 字体来加以解决,因为从基础字体衍变而来的手写体更好辨认。

外形美观的花体字

基础字体的反对方则以花体字书写美观作为反对理由,他们提出,花体字书写是一项会连同手写体一并没落的文化技艺。此外,在培养儿童书写习惯方面并不应 当降低门槛,毕竟之前的几代人也同样经历了不得不勤习书写的阶段。不过,实际上这部分人提倡学习手写体和反对基础字体的主要理由是,只有在流畅和连贯的书 写中,思想才能真正流动起来。

无足轻重的区别

“这种说法完全没有科学依据,”波茨坦大学从事小学德语教学研究的教授圭多•诺特布施(Guido Nottbusch)说。十五年来他一直在研究儿童如何学习书写这一课题。在采访中他列举了美国、瑞士和加拿大有关印刷体和手写体的比较研究。“通常情况 下,与印刷体相仿的字体较易辨认,儿童们的书写速度也更快,”他解释说,“但二者之间的区别无足轻重,所以这个问题几乎无需争论。”在他看来,书写时究竟 应选择印刷体还是手写体完全无所谓,唯一重要的是让儿童们保持书写习惯。“研究表明,先学印刷体再学手写体的儿童由于同一个字学习了两遍,所以容易犯更多 的拼写错误。”他补充道。

减轻压力

他认为引入基础字体的理由很多。“与手写体不同,基础字体的字母写法看上去同书本中一样,”他说,这对儿童学习书写起到了一定帮助作用。此外,他并不 赞同在书写过程中笔尖不可离开纸面,须一笔写出一个单词的要求。“一个单词写到最后,对纸面的压力也会越大,”他说,“从生理学的角度来看,短暂提笔、放 松肌肉是一种更为有益的书写方式。”成年人也一样,“他们会将例如e-l等一些特定的字母组合连写在一起,但在写例如s-k这样的字母组合时会感觉稍稍抬 笔会更省力。”他说。而这也正是基础字体所实现的一点。

未见改革动向

但各州文化部却拒绝了将基础字体作为联邦范围内唯一规定教学字体的建议。大多数联邦州都把选择权下放给了学校,校长有权决定是否安排其他字体的教学, 即是否完全取消手写体的学习。许多教师虽然赞同引入基础字体,但眼下大规模引进该字体的趋势尚不明显。但支持者与反对者都认同以下观点:即使是在电脑和掌 上电脑流行的时代,让儿童具备书写能力仍然是很重要的一点。只有通过手写方式,所写的东西才会被真正记住。至于是只学习基础字体,还是应当同时学习手写 体,仍有待进一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