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书店 卖的不只是书

广州方所书店内,一名读者浏览着书架上的图书
广州方所书店内,一名读者浏览着书架上的图书 | Photo: © Fang Suo Commune

网络带给我们阅读的便利,以及生命不能承受的轻;中国各地兴起的独立书店给了年轻人一个通过读书和他人相遇、交流的机会,从而走出书本、走进现实。

时代瓦解了许多城市传统的实体经济,传统的杂货铺、小吃摊以及传统人文小书店都在消失。在中国的三线城市,几乎很难找到除国营新华书店、教材教辅书摊之外的任何书店。但是在一二线城市,独立书店正悄悄生长着,它们汇聚了这些城市的青年,具备各自不同的风貌。

在网站靠大规模价格战来争夺用户的现实之下,独立书店仅靠卖书很难生存下去,它们卖的是什么呢?

先锋:大地上的异乡者

2013年10月,CNN介绍南京先锋书店为“中国最美的书店”,这里没有华丽的吊灯和炫目的布置,脚下的黄线是其特别之处,因为它藏身于曾经 的地下停车场之中。这个4000平方米的书店曾经是个防空洞,在90年代被改造为政府停车场。创办人钱晓华看中了它距离南京大学比较近,希望这里的好书、 新书能在第一时间找到知音。

他在选书上的要求非常严格,因为他希望“一个好书店应该能培养城市的人文主义精神”,能够体现这个时代的精神和温度的书籍,即使不那么畅销,也 会在先锋书店被摆在黄金位置上。经营先锋书店17年之后,钱晓华开始让这个品牌进入旅游景区,在南京美龄宫、南京博物院和无锡惠山都做出不同形式的尝试。 这是为了突破原有的读者人群,也为平淡的游人聚集地增加一些文化亮点。

新青年的坚持

与钱晓华全部心力投入书店不同,很多中小城市的书店老板本身还有着另外的职业和身份,他们可能是大学教授、作家或是纯粹喜欢文化的商人。浙江绍兴新青年书店的创始人蔡朝阳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也是一位批判人教版语文课本的作家。

依靠蔡朝阳的关系,很多畅销书作者在巡回签售时会将绍兴的活动安排在新青年书店。当地的知识分子和大学生们也会定期来这里举办聚会和活动。即使 这样,每天靠卖书入帐还是无法抵清房租。新青年书店在绍兴市内搬了好多次家,主要是因为租金逐渐上升,经营压力日益增加。于是,蔡朝阳决定把书店二层开发 为青年旅社,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地读者可以顺便住在这里,住宿上的盈利比卖书要快得多。

围观作者,顺便买本书

“我们2014年全年周末的下午都已经排满了活动,如果你们想合作,可以考虑晚上或上午?”如果你要在广州太古汇里的方所举办一场朗读会或新书 沙龙,很可能得到这样的回答。这个成立仅两年的时尚书店结合了时装、展览、生活美学和图书四大板块的内容,成为广州文化生活的新地标。几乎所有重要的作 者、艺术家都在这里举办过讲座,以宣传他们的作品。而方所最吸引文化青年的地方在于这里与国外资讯、港台文化的天生贴近,在别处买不到的港台版书刊、设计 品,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北京的单向街也同样是以文化作为卖点,但更具备思想碰撞与争锋的特点。北京的读书人愿意来单向街做沙龙,因为书店的宣传渠道维护得最好,每次活 动都能召集几百观众,把书店活动区挤得满满的。每场沙龙都能带动主讲人和对谈人的签名书籍的销售,观众听一两个小时的讲座,也习惯在吧台买一杯咖啡、茶或 软饮,用这种方式来支持书店的生存。

北京大大小小的书店、书吧有很多,除了纯粹因为老板爱书而开办的之外,几乎都采用文化活动带动人气的方式来经营。每个周末都有几十场活动在这个城市不同的角落举办着,这也成为北京充满文化魅力的一个重要元素。

外资书店在中国

新加坡连锁书店Page One进入北京的步伐非常快,连续三年分别在地租昂贵的国贸、颐堤港和三里屯开了店,面积和装修都不是国内独立书店能够与之相比的。这家在新加坡已有30 年历史的书店,以销售设计类图书、英文原版书以及繁体中文图书为特色,70%的图书都是英文书。它的目标群体也主要是生活在北京的外国人和白领中高端人 群。经营者认为中国本土的书店并没有照顾到这个更具有购买力的人群,他们主要出入国贸、三里屯这样的高端地段,把书店开在时尚商圈中才能吸引消费能力更强 的时尚人群走进来。

卖一本外版书也可能比卖三本中文书赚的更多,国外出版社的定价一般较高,带给书店的利润也相比更高一些。读者在Page One看到的书,在网上很难找到替代品,所以不会赶快回家上网去买。目前来看,即使开在寸土寸金的三里屯,Page One还是活得很好,并且争取在未来做到全天24小时营业。

如果你花上半天的时间在书店里观察,会发现截然不同的几类读者:偶尔步入书店的人被某本书吸引,可能会掏出手机记一下书名、扫一扫二维码,随后 立即在网站下单;也有人在书店听完讲座,还要泡上很久,临走的时候一定要买点儿什么表示支持。不管是哪一类,独立书店成就着很多爱书人的梦,它的存在就是 一种提醒:阅读可以让你的生活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