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进城!下乡!
探寻乡土中国

乡村中的展览
乡村中的展览 | Photo: Zhu Rui

随着中国艺术家在大城市的聚集,荒凉的农村地区越来越像一块文化沙漠。策展人欧宁想用他的“碧山计划”来阻止这种趋势,并为农村社会结构的重建作出贡献。

作者: 欧宁

     经历过一战和二战两次大规模的纷争和杀戮,以及后来冷战时代的洗礼,欧洲才出现欧盟这样的政治实践。而在战火纷飞的欧洲战场上最初孕育的平教和乡建思想和行动,虽在民国时代的中国大地上风行一时,却无法撼动沉疴已久的政治和社会现实,一百多年来中国精英们孜孜以求的改良运动,至今仍是未竞的事业。在这期间,战乱频仍,政权几经更替,各种意识形态和社会运动层出不穷,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努力反复冲刷着这块国土,但中国的顽症——以乡土社会为主要底色的中国大地,以及它所聚居的欠缺教育的巨量人口,仍然无法适应所谓“现代化”的要求,它所纠结的病症,即使在今日所谓“中国崛起”的时代,仍然在蛀食着这个国家的肌体。
  
       中国精英们最初从欧洲援引过来的共产主义政治解决方案,以及今日从美国输入的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其实都在不断地为中国制造问题。不管是政治运作,还是经济发展,都只是政党权争和上层集团的利益运算,而未能使这个国家的下游民众真正成为历史的主体。民智和民力的开发,仍是今日中国的重要议题。在新千年之后,被工业化和城市化挤压的农村、农业、农民问题日益严重,一些知识分子重新思考中国的发展路向,他们重拾民国时代平教和乡建的思想资源,开始在各地发起当代的乡村建设运动,通过在各地农村的各种政治、经济和文化层面的建设实践,批判全球化和过度城市化,重申乡土问题的重要性,摸索中国发展的另类道路。

     用艺术寻求突破口   

     碧山计划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潮流下启动的。2011年,我和左靖选择安徽黟县碧山村作为工作基地,成立“碧山共同体”,开始共同生活和乡村建设的试验。这一年,我们从大中华地区邀请了很多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音乐人、电影导演、作家和学生志愿者访问碧山及周边村落,展开对当地社会的调研工作,在此基础上与当地村民一起工作,策划举办了第一次的“碧山丰年庆”,内容涉及村庄历史展示、民居保护再生、传统手工艺的激活设计、地方戏曲和音乐表演、农村纪录片制作和放映、各地不同流派的乡建工作者的经验交流与分享等等。2012年,我们策划举办了第二次的“碧山丰年庆”并接受黟县政府委托,为他们策划了第七届的“黟县国际摄影节”,邀请参与者的范围扩展至亚洲、欧洲和北美地区,同时增加了生态环境保护、社区支持农业、农村经济合作社、社区大学等议题和内容。   

     碧山计划侧重于以艺术为起点进入农村。许多乡村建设项目直接切入农村的政治和经济层面,而我们限于在筹款方面对大型艺术活动的依赖(例如2011年把碧山计划列为我担任策展人的成都双年展国际设计展的参展项目以分享它的展览预算),加上我们本身的人脉资源和工作经验也都以艺术为主,而碧山所处徽州地区又以人文荟萃、历史文化沉积丰厚著称,所以我们选择了艺术生产作为建设实践的主要切入点。

     对侧重城市的中国艺术的平衡   

     从艺术生产的角度来说,碧山计划扎根农村,是出于对当下艺术系统及制度的一种反思。今日的艺术生态虽然非常蓬勃活跃,但受制于公共权力和商业资本却越来越严重,发源于欧洲和美国的美术馆制度、双年展制度、画廊拍卖会和艺术博览会制度虽然在全球流布传播甚广,但均已沦为城市或国家品牌行销或商业贸易以及金融投资的嘉年华式的游戏,艺术生产变成满足于供求关系的流水线订制过程,艺术的创造力和社会批判的立场日渐稀释。加上它的生产和流通场域更多集聚于人口密布、经济发达的城市地区,它的价值产出根本无法惠及边远的农村地区,这造成了地区分布上的失衡和不公正:一方面,城市里的艺术资源满载超溢,另一方面,边远农村地区却一遍荒芜,这和今日全球政治和经济的布局几乎同出一辙。

     从乌托邦到现实

       但碧山计划并不只是一个艺术计划。它的出发点是对中国过度城市化导致农业破产、农村凋敝、农民失权、城乡关系失衡等现实的忧虑,它所依赖的历史经验是民国以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乡村建设运动和亚洲各地农村的文化实践,它采纳的思想资源是中国传统的农业思想和乡村哲学,以及反全球化、反自由主义的左翼思想甚至安那其主义的精神理念,它以艺术为最初的切入点,但最终也希望在农村的工作可触及政治和经济层面。探索以农民为主体的经济模式,建立城乡互哺的良性关系,实行互助和交工的劳动形式,尝试建立“水平权力”的社会结构,采用“共识决策” ,实施“直接行动”,恢复中国农村的自治传统,把乌托邦想象变成可操作的现实政治等等,都是我们的兴趣所在。   

     而传统的中国乡土社会,因为经济上自给自足,政治上推行自治,它是有一定抗避外在性危机的能力的。重新认识中国乡土社会的特点,并不是在推行一种保守主义,因为在今天的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会被迫与全球化发生关系,“小国寡民”的管理方式不可能存在于今天的客观环境之中,何况中国还是一个幅员广阔、人口超溢的庞大国度;重新认识中国乡土社会的特点,是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它的部分优点,并在一个开放的视野下探索出一种既不同于欧洲美国,也有别于亚洲其它国家的有中国特点的新路。碧山计划在农村地区的试验,用意大致如此——它希望在思考上保持一个大的视野,但行动上却着眼于最小的一个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