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公共空间 购物直到永远

柏林购物中心
柏林购物中心 | 图片: 克里斯蒂安·Y·施密特

克里斯蒂安·Y·施密特对德国与中国购物商城的极为特别与公共的空间进行了比较。

  李昌来杰出的反乌托邦小说《身处满潮》——因为德国出版社的短见,至今未被译成德文,以一座远隔万里的、位于北美洲曾经是波士顿所在地的中国城市为背景。那里的居民将自己的所有休闲时间全部消磨在地下购物商城之中。

  韩裔美籍作家李昌来最初本想创作一部关于富士康工人生活的纪实小说,后来他之所以在《身处满潮》中安排了购物商城的场景,或许是在深圳调研期间,从亲眼所见的中国购物商城中获得了灵感。毕竟,在这样的超级购物中心里,我们现在真地可以度过生命中的一半光阴。

  在商城的较高几层楼里常常设有一连串的儿童乐园,方便大家摆脱吵闹难缠的孩子,获得至少几个小时的自由。然后,人们可以去美发师那里理发或者去美容师那里染指甲。接着,去购物,买一些不必要的物品、电器、衣服。最后,去开在地下的超市购买一周所需的食物。

  事情都办完后,大家再接上孩子,一起去吃饭:不是选择价格相对昂贵的、位于顶层的、较好的餐厅,就是去常常开设在地下楼层的、价钱较为低廉的美食天地。

  其间,人们还会在商城一层的表演舞台前稍事停留,因为那里正有一个少女组合在进行表演,或者正在举办一场Cosplay比赛,或者那里安装了一个幸运大转盘,奖品是一辆宝马MINI,但是你只可以把转盘转一下。最后人们以在电影院中看一部大片的方式来结束在购物中心度过的一天。这期间,大家没有在外面——反正大多数情况下都不怎么新鲜的空气中,待过哪怕是一秒钟。

  我本人也如此这般地在购物中心里度过了在中国生活期间的为数不少的时光。位于东直门交叉路口的银座商城、东环广场及来福士购物中心就仿佛是我的第二个客厅。我在这里吃午餐,喝咖啡,去健身房或者电影院。逐渐地,我连商城中最隐蔽的连接通道都已经了如指掌了。最初我对那里的人工照明及人工通风的环境颇感不适,可在不知什么时候我却发现,自己竟然很喜欢盘桓其间:特别是当外面让人觉得不舒服的时候:天气过冷、过热、过于湿热,雾霾过于严重时,在商城里,我则深感安全惬意。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人们在柏林的商城里也会更经常地看到我的缘故,在逗留德国期间在那里我会感受到对中国的思念。相应地,我也有了越来越多的机会,因为恰恰在近几年中,这座德国的首都兴建了多座壮观的购物商城:比如,2007年在亚历山大广场建起的“亚历克萨”,是柏林吸引最多来客的商城,还有2014年动工的、豪华的“柏林商城”,以其13,5万平方米的面积意欲在2017年成为全德商城之最。

  当我徜徉在这些购物中心里时,我发现德国与中国的商城年复一年地越来越相似,好棒啊:飒拉(Zara)、无印良品(Muji)、波士(Boss)、埃斯普利特(Esprit)、海恩斯莫里斯(H&M)、施华洛世(Swarowski)、维莎曼(Vero Moda)、杰克琼斯(Jack & Jones)、奥莉(Only)等等品牌的连锁分店也几乎是北京每个商城的必备。在德国新建的商城中,现在也都设置了同样叫做Foodcourt的美食天地,真方便啊!十年前,我还不得不向一个德国人费力地解释这个概念,而同样还是这个人,如今已经理所当然地在这里吃着咖喱香肠,或者喝着“亚洲园亭”烹制的北京风味的酸辣汤。甚至我在德国的商城中,也不用放弃往美甲店里瞄一眼的机会:像在北京一样,年轻的女孩子们整齐有序地坐成一排,等待着她们的指甲被涂上各种缤纷的色彩。

  自然,在德国、中国的商城之间仍旧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差别。最大的不同是:德国商城里的顾客更多。这挺出人意料,因为在中国的任何其他地方,情况都正好相反。中国商城里顾客稀少的原因主要有两条:一方面中国在近几年中建设的商城过多,部分商城间的距离仅有咫尺之遥;另一方面,目前,相比对技术心怀畏惧的德国人,擅长学习技术的中国人更频繁地在网上购买物品。

  其结果是:北京许多上一批建好的商城根本就不再能招满商铺了。在虚位以待的数年后,这些“死气沉沉的商城”中,才终于进驻了若干营销便宜物品的商家,他们出售瓷器、地毯或者批量生产的绘画;同时,也入驻了成群结队的美甲院和理发馆、补习及语言学校、价廉的饭馆、小便利店和卖酒的小铺。

  我倒是格外喜爱这一发展趋势,因为,过段时间后,这些商城的走廊就如同枝蔓丛生的洞穴,令居家气息愈加浓厚。而在越来越多的德国人慢慢地,但持续不断地热衷网上购物的同时,德国建设商城的势头却并未减弱。那么,直至大型购物商城在此四处可见,并且经历北京那里的演变,也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如果情态继续发展下去的话,我可能只有在从中国飞往德国时,才走出商城。甚而由于城市土地紧缺,遭到废置的商城,其地下楼层和地下车库应该开发成公墓时,——这里终归还有空地儿啊,我肯定也想在那里长眠。至于这座商城在德国还是在中国:egal,换成我们北京这里的说法,就是:无所谓。

柯立思(Christian Y. Schmidt)是一位德国作家,主要生活在北京,也经常在柏林。曾任讽刺杂志《泰坦尼克》的编辑多年,目前是“柏林中央情报社”(Zentrale Intelligenz Agentur GbR)的高级顾问,该通讯社横跨了新闻,经济,科研与艺术领域。2008年柯立思发表了他的中国游记《独自在13亿人中》,该书进入了德国《明镜》周刊的畅销书排行榜并于2014年由卡尔出版社(Kahl Verlag)再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