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王睦(Mayke Wagner)

王睦(Mayke Wagner)
王睦(Mayke Wagner) | Photo: Tokita

王睦,1982年至1988年期间先后在德国柏林的洪堡大学、德国哈勒–维腾堡的马丁•路德大学和中国山东济南的山东大学分别学习汉学、中东考古学和中国 考古学。1993年,以论文《中国古代新石器时代的彩陶艺术》获得博士学位。2002年,在德国维尔茨堡大学获得中国考古学专业大学执教资格。

     2000年始,王睦任德国考古研究院欧亚考古研究所副所长,2009年始,兼任德国考古研究院北京办事处主任。2010年4月始,任德国柏林自由大学东方艺术史专业兼职教授。

     王睦曾对撒拉人的传统建筑方式、四川西部羌寨碉楼、柴达木盆地早期定居情况、新疆早期冶金业、粟特人的贸易活动等做过相关研究工作。她近期的研究重点是位于新疆昆仑山脉、距今3000年的流水遗址,该遗址具有早期斯基泰文化特征。

     1.你最近在忙什么?

     目前,我要在北京住一个月,和我的中国同事共同制定2012年夏季工作计划,这是每年二、三月份的主要任务。

     最近我在研究关于中国西部地区游牧生活方式的产生的问题。这是一个长期项目,德国考古研究院和中国的同行们已经为此进行了十年的合作。在新疆,中国同行们已对大量新发现的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德国考古研究院的专家前往参观,并与中方共同完成出土文物的分析工作。

     此外,这段时间还在对去年的工作成果进行评估,为国际专业学术杂志撰写文章。我们刚刚给《国际第四纪研究》投了一篇论文,内容是关于人类定居行为与同时期气候变化的关系。我们在这方面一直研究的问题是:人类对气候改变具有怎样的反应,气候改变是否是人类引起的,人类是否应对此承担责任,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是从何时开始。这些也都是目前讨论最热烈的话题。

     另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要将中国考古学这个非常活跃的学科所取得的科研成果国际化,也就是为国际学术界,当然也为广大公众精选和翻译中国出版物中的重要信息。此外,我们还和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合作,为中国所有的考古遗址建立数据库,并共同筹建一个联合网站,以中、英、德三种文字介绍中国各省份新成立的地方历史博物馆,最新考古发现以及考古学方面的新书和电影等。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高中毕业后,我申请攻读中东考古学专业,但是因为我的导师需要研究中国考古的人,所以我换了专业。我1982年起先学了两年中文,然后学习了三年的考古学。1986年,我首次来到中国,在山东大学中国考古学专业学习了三年。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我有机会自大学学习伊始就研究中国考古学,大学毕业后能够继续从事这一研究,这个过程并非自然而然的事情,而正是中国情结深深影响我一生的结果。有幸能够在中国生活较长的时间,比如在山东大学学习的那三年,后又因参与各种项目多次在中国居住半年以上。通过实地工作,我了解了中国很多地方,并对我的中国同行们为保护中国文化遗产所做出的努力感到十分敬佩。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有很多美好的经历,当然也有许多有趣的事情。有一段经历很独特,体现了在中国怎样通过坚持或热情来完成很多难办的事:1991年,在兰州和40位地理学家进行学术参观访问期间,意外获得了一些空闲的时间,大家都想和我一起去参观省博物馆。因为没有足够的出租车,一位出租车司机就建议我去旁边的市公交车总站租一辆公交车。15分钟之后,我真的租到了一辆1路公共汽车,还包括三位售票员,这辆车载着我们到达博物馆并且等在那里,最后又送我们回到公交车总站。所有人都感到非常快乐。

     5.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真的非常可怕的一刻是,在经历了酷热且艰苦的一天之后,我们终于在晚上骑着骆驼到达了高耸的沙丘顶部。当我们满怀希望地从那里向下望,期盼着能找到一处水洼时,眼前看到的却只是一片白色盐碱地。当时我们已经进行了两周时间的考察,仍旧停留在巴丹吉林沙漠的腹地,而我们的储备水却已经用光了。第二天我们又继续骑行了一段路,幸好接近中午时终于找到了水。

     6.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农村手工制作的豆腐,要比超市里卖的具有更浓郁的豆香味。

     7.对你来说什么“ 最中国”?

     好奇心。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中国有着对外来文化兼收并蓄的巨大能力。这在我们研究的中国早期历史中也能看到。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和一位陶瓷修复者,这样将有更多机会发现古陶器上经常会留下的制陶匠的指纹。除了我们研究的遗骨外,这也是作为考古学家能够最直接与古人接触的机会之一。没有这些,中国的出土文物就会缺少个性化的东西。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午休。最近在西方这种新事物作为“power-nap”也得到了推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