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徐凤霞

Xu Fengxia (徐凤霞)
Photo: Harald Morsch

  徐凤霞, 1963年生于上海,5岁开始学习古筝、三弦等乐器演奏。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徐凤霞1986年开始在上海民族乐团担任三弦独奏,并于1988年与该乐 队首次赴德国巡演。20世纪90年代,徐凤霞还同时活跃于上海首个女子摇滚乐队“ 女子电声乐队”,1990年在上海人民剧院第一次与爵士音乐家合作举办音乐会。

     1991年徐凤霞移居德国,并开始与爵士乐和即兴音乐人如彼得•科瓦尔德(Peter Kowald)、约翰内斯•鲍尔( Johannes Bauer)、哈米德•德拉克(Hamid Drake)、马丁•布卢默(Martin Blume)、 彼得•布勒茨曼(Peter Brötzmann)和菲尔•明顿(Phil Minton)等合作。此外她也因演奏众多特别是中国当代作曲家的作品而出名,其中包括许舒亚、瞿小松、陈晓勇和周龙等。除中国传统音乐之外,徐凤霞还在演出中融入世界不同音乐形式的元素和声响,并经常活跃于国际不同爵士乐音乐节。她曾经与“Recherche”乐队、不莱梅室内爱乐乐团、以及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等合作首演了众多当代作曲家的作品。徐凤霞多次赢得各种奖项,包括2009年埃森市爵士乐大奖等。她和瑞士打击乐手卢卡斯•尼格利(Lucas Niggli )合作出品的CD唱片还赢得了2009年度 “德国唱片评论奖”。

     2009年,徐凤霞与德国女小提琴演奏家贡达•戈特沙尔克(Gunda Gottschalk)在中国共同进行访问演出期间,产生了将西方视角与中国音乐文化相融合的想法。两位音乐家赢得了乌珀塔尔的Indigo弦乐四重奏,并为此创作了《沪音》。在德国成功演出之后,这一创作将来到中国:2012年秋天,徐凤霞将与贡达•戈特沙尔克作为“幽兰二重奏”访问中国多个城市,以与中国音乐家会面并共同演出。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刚在萨尔布吕肯呆了一周,并在中国女作曲家王琳的新作中作为独奏演出。那是为萨尔州广播电台新的波音大厅的启用仪式。另外我也还举行了几场独奏音乐会。未来几个月还有新的项目:比如以一种阿尔卑斯山地区的传统的奇特尔琴和中国古筝演奏的新音乐。奇特尔琴由格奥尔格•格拉斯尔(Georg Glasl)演奏,他在慕尼黑音乐学院教授奇特尔琴。 4月我会和法国和美国的音乐家以及一个日本筝演奏家一起进行一次法国巡演。5月我会和两个法国人,大提琴师迪迪耶•贝蒂(Didier Petit)和单簧管手苏尔凡•卡萨普(Sylvain Kassap),一起进行一次中国巡演。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1980年开始阅读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1989年真正和德国现代爵士音乐家、作曲家、小提琴演奏家卢茨•瓦格纳(Lutz Wagner)合作,并得到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的资助,在上海人民剧院举办了第一场带有即兴音乐的东西方混合乐队演奏会。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最大影响是,我学到了德国人对于工作和处理任何事物的严谨态度,生活上有条有理。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到处看到绿色,人们对于世界各种不同文化的尊重,特别是对艺术家的尊重。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服务性行业太慢。比如当我急需要一个修上下水的工人时,在德国要等很长时间,而如果在中国的话马上会有工人到位。德国不管在哪总是要为这种事情等待。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咖喱香肠。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最德国”对我来说意味着我能找到可靠的合作伙伴,而不会是那种给出很大承诺却什么都不做的人。在德国大多数人会说到做到,我觉得这是德国的特点。在其他很多国家这可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也给我的国际化发展一个很好的基础。这种“最德国”使德国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理性,新技术的开发,人们对于大自然的热爱和保护,几百年前的德国大文豪们对世界文学和哲学的巨大影响。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能接受世界文化 、理解艺术家而且知识渊博的德国人。男人女人无所谓。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对于文化的保护,对人格的尊重,办事严谨 ,特别是对于艺术家的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