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吕志强

吕志强
吕志强 | Photo: Private

     吕志强,生于北京,外号“狗子”,北京前卫音乐界名人。20世纪80年代曾在北京做霹雳舞演员,90年代开始也曾组织过名叫“三八”的一支重金属乐队。1995至1999年在德国生活,接触各种当时在欧洲也属前卫的音乐形式,深受触动和启发。回国后他创办音乐酒吧,通过其开办的现场音乐演出场所愚公移山,吕志强每月都邀请来自世界各国的多种多样的乐队或乐手前来演出,成为北京流行乐界的一道风景线。德国乐队Alva Noto、Deine Lakaien及音乐人彼得•布勒茨曼(Peter Brötzmann)等都曾在愚公移山演出。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主要在忙着筹备来自芬兰的APOCALYPTICA 启示录乐队来愚公移山酒吧演出的事情。这是一支用古典大提琴演奏重金属的启示录乐队,在世界乐坛中很著名,也是独一无二的,我个人也很期待着他们的演出。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90年代初认识一些德国留学生,开始接触德国人。第一次去德国是在1995年,呆了几个月就回国了,并开始在歌德学院学了半年德语。1996年再次到德国,一直呆到1999年,期间主要是在柏林。在柏林我看了非常多的各种音乐演出,觉得很震撼。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当然是打开了思路,在德国的经历对我对音乐的理解,乃至思维方式,都有很大影响。1999年回国,2003年接手一酒吧,开始做现场演出。做现场音乐酒吧,很大程度上是来自我在德国的生活经历。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美好的经历太多了,都是跟音乐和艺术有关。主要是1996年到1999年我在柏林期间,当时柏林聚集了各种前卫的音乐人、艺术家。

最有意思的1998年的时候我跟4个人在柏林合租一个单元房,大家完全是因为租房偶然碰在一起的,但其中就有一个演杂技的和一个演喜剧小品的艺人。也是出于好玩,我和这两人即共同组成了一个演出组合,我负责跳霹雳舞和音乐,他们演出杂技小品,我们这个组合在一个叫Scheinbar的酒吧连续演出了一个月,非常受观众欢迎。那两个人中有一个叫库尔特•克勒默(Kurt Krömer),当时还只是个年轻人,现在在德国已经是出名的喜剧艺人。我感觉真的非常都享受那段时光。 

5. 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也是1996年刚搬到柏林的时候,碰上一个极其令人气愤的事情:那时家庭收入也不富裕,所以通过柏林劳动局介绍,我在一家建筑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当建筑工人,给老房子屋顶换瓦片。干了一个半月,我辞职不干了,但是那公司的老板拒绝把最后半个月的工资给我。虽然当时我德语水平还很有限,但我还是到老板的办公室去跟他交涉,没想到那老板竟然抽出一把很大的手枪顶着我的头,大嚷着让我“滚出去”。我从来还没有被人用枪顶着头的经历,但当时也真气急了,完全不顾他的威胁,还是坚持要工资。那老板估计也就是看我外国人,德语也不好,想欺负我,把我吓跑,但不敢真用枪打我。见我也不害怕,他又打电话叫来了警察。经过警察的调解,那老板还是把工资给了我。但因为我的德语水平当时还太差,没能跟警察说明白那家伙用枪顶我的事情。如果德语够好,我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这种事情我在德国再没遇到过,也再没听说过,应该是很特殊的情况,但确实令人终身难忘。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咖喱香肠,还有烤猪肘。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啤酒。 

8. 德国文化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德国的艺术,另外当然还有各种的音乐,如电子乐、重金属音乐,乃至民歌,各种音乐元素在德国能互相借鉴,以致创新。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和德国著名的谈话节目主持人哈拉尔德•施密特(Harald Schmidt)。那哥们儿特别能侃大山,好多年如一日地每天晚上主持一期对话节目,每周只休息一天。我想他也没有多少准备时间,每次面对的都是跟不同的人,他总都有的聊,而且真能聊出很有意义的内容来,那些节目都是直播啊。很想体验一下他那种跟不同的人都能口若悬河聊天的感觉。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做事严谨的态度。能够把生活和工作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在我们孩子小的时候,我妻子每次都是提前把孩子下面一周中每天吃的东西安排好,每天的都不一样,把所有食品做好后,按照重量一小袋一小袋的装好放在冰箱里,每餐拿一份出来喂给孩子。我觉得这种认真严谨的态度对生活和工作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