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Web 2.0时代
“About me”——社交网络中的身份建构

脸谱网站上的你,和真实情形中的你
脸谱网站上的你,和真实情形中的你 | Photo: Nathan Batson

     无论是开会、赴约还是其他同陌生人见面的公私场合,这一招都屡试不爽——作为一张最时髦的名片,由谷歌提供的人名搜索结果构成了我们关于某个人的第一印象。根据目前为止的网上表现,每个人被赋予的身份也千差万别,正如一个人名的大众化程度会对搜索结果命中率产生影响一般。要想在茫茫人海中脱颖而出,“苏珊•迈耶”或“米夏埃尔•施密特”(非常常见的德文名字)就必须采用独门秘笈。

作者: 基克斯卡•内布拉斯卡(Kixka Nebraska)

     而今后这种情形将日甚一日:一个人在网上是否容易被搜到,将成为职场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一份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在同一家公司流动、直到该员工告老回家的工作简历,在德国日渐稀有。自由职业日益普遍,跳槽已成家常便饭。面对如此情形,凭借自身的资质与能力在搜索结果中跻身前列将至为关键。

     打造数字身份究竟包括什么? 

     劳雷尔•帕普沃思(Laurel Papworth)认为,数字身份的建构从设置个人资料开始:在社交网站上,人们可以通过选择图片和头像来拓展自己的身份,正如通过选择联系人、好友或在Twitter上加关注一样。告诉我你对谁感兴趣、同谁互粉,我就能告诉你你是谁。一个人的声誉来自于他在网上的种种表现,评论、留言的腔调与品位往往决定了他人对我们的印象。

     某个人是否乐于助人?他是不是只在需要网上求助的时候才突然蹦出来?凡此种种的细节都会在网络上被记录在案。相应地,网络上的信任也建立在个人资料、身份和自我声誉相互作用的基础上。这一切仿佛是一个自动强化的循环系统:每个站点都对下一个站点产生影响,同时又对之前的起到反馈和修正作用。如果一个人因为别人的冷嘲热讽而修改了原先设置的头像,那么新的头像又将在个人网页上招致各种留言和评论。

     自我感知与外部感知交互效应中的身份 

     在个人身份的确认这个问题上,自我感知与外部感知在不同层面上相互交织,彼此影响。然而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交互作用究竟发生于虚拟空间还是现实生活并不重要,其作用机制都是相同的。

     自我既非一成不变,也没有明确的轮廓和界限。人的身份在自我感知和外部感知(他人对我的揣测,我所认为的他人头脑中对我的揣测)的交互作用中形成。无论是在真实生活还是社交网络中,这个过程都别无二致。

     最新的研究 表明,一个人在脸书等社交网络上所表现出的人格与他在日常生活中的呈现大同小异。如果一个人喜欢在脸书上夸夸其谈,那么之前在没有网络的日子他在酒吧里和派对上也莫不如此。

     按自己的风格发展电子身份 

     对于所有从事网络方面职业的人来说,如何打造出独一无二的风格,是建构个人网络身份的同时必须回答的一个关键问题。健全的理智,后天的习得养成以及潜移默化的自制力圈定了一个人网络言行的底线。这是否是欧文•戈夫曼(Erving Goffman,美国社会学家,译注)所说的一种具有舞台效应的表演?由此看来,为量身打造出个性化的数字身份,是不是应当求助于专门从事个人品牌管理的公司?网络上个人品牌的营建并不是通过动用所有现存网络资源而实现的,它仅仅取决于一个人的具体行动:独树一帜,富有创见,乐于助人,能够积极面对并解决问题,只有具备这些他人所能称道的现实表现才是关键。

     例如亨德里克•曼斯(Hendrik Mans)便为自己塑造了一个独特鲜明、让人过目不忘的网络形象。在这张半身像里,他手举一把刷子,让观者有些摸不着头脑,却又记忆深刻。笔者是在汉堡的一次推特网友聚餐活动中与亨德里克•曼斯结识的。活动成员们在推特上约好共进午餐,时间和地点已事先定好。在他的推特相册里,照片上的亨德里克•曼斯总是手拿一只平底煎锅——让人一头雾水。而正如我后来在餐桌上所发现的那样,他不仅是位出色的牛排烹饪行家,而且还打造出了一个与1,600多个谷歌搜索结果相匹配的“牛排世界”,他的网页外观独树一帜,视觉方面的独特性又通过相应的文字加以衬托和强调,一个和谐而统一的整体形象呼之欲出——不愧是一种非同寻常而又值得效仿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