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信任
信任感造就移民

移民话题在欧洲正热。在讨论中,移民的人际网络的意义却完全被低估。奥尔特莫(Oltmer)教授在此讲解移民的人际网络的构成要素:信任。

作者: 约根·奥尔特莫

  移民——除此之外,全欧洲此时此刻似乎并无第二个话题。尽管对此持续关注,人们却都始终在片面地看待这个现象:讨论中居主导地位的观点,是仅仅把移民理解为危机、灾难和财政赤字的结果,认为移民会威胁社会的安全、富足的生活以及社会和文化的同质性。移民的到来似乎意味着无法估量的重重风险,急需限制性政策予以管控。

  首先,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有数以百万计的移民迁入欧洲,并深刻地改变了欧洲社会:大城市的经济和文化繁荣正是由于其富于创造性的多样化的结果。根据数据显示:世界前40大国际化移民城市虽然拥有不到当今世界18%的人口,却集中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经济活动,科技水平亦是出类拔萃。尽管这种因果关系已经众所周知,在面对移民大潮时,这些社会经验和科学知识却几乎仍然无法让整个社会冷静地处理移民问题。
 

信任:人际网络的构成要素

  迁移本是人类生存的基本组成部分。人际网络对于移民的重要性勿庸置疑:而信任又是人际网络的构成要素。无论从前或现在,只要拥有信任,移民就不是绝对的陌生人,相反,由亲戚、朋友和老乡组成的关系网会把移民的出发地与目的地联结在一起: 1900年前后,94%的欧洲移民一抵达纽约,首先探访的就是亲朋好友。 在遥远的异国,他们以此弥补自己社交和经济上的薄弱环节,提高行动力。
 

信任是应对风险之道

  人际网络越广泛、网络内以信任为基础的社交关系被维护得越深入,它能提供的经济和社交机遇也就越多——人际网络的大小和强度决定移民目的地是否具有吸引力:德国自2001年以来成为叙利亚难民最重要的移民目的国,正是因为在叙利亚内战爆发前这里的叙利亚移民区已颇具规模。已有的移民人际网络会吸引新移民前来,叙利亚难民迁往德国的现象在过去几个月明显达到高峰。

 

  社会学家尼可拉斯·卢曼(Niklas Luhmann)认为信任是“具体风险的应对之道”。移民人际网络的核心功能在于降低风险。来自出发国的人际网络可以提供离开原国家到达迁入国所需的信息,相关路线信息,以及移民在心理,生理和经济上将要迎接的挑战。目的国的移民人际网络能够为移民在陌生的国度提供庇护和指导,介绍就业和住宿机会,并帮助移民接触当地官方部门。因此,人际网络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帮助移民和当地居民建立联系,从而使他们更好地融入。德国人在讨论如何对待难民的时候时常忽视这一点:仅出于行政考量、根据接收能力来安排移民在德国或欧盟境内的归属,可能会摧毁他们的人际网络。

  移民人际网络也对经济有所影响:老移民把具体就业机会介绍给亲朋好友。他们再把信息传递给社交圈里的新移民:例如,来自意大利费辛隆尼省(Frosinone)卡萨拉蒂科村(Casalattico)的移民经营着爱尔兰共和国几乎所有的炸鱼薯条店。首家由该意大利地区移民经营的爱尔兰炸鱼薯条店是一位来自卡萨拉蒂科村的泥瓦匠在1904年开设。众多后来者通过他的人际网络纷至沓来,以至于目前爱尔兰四分之三的意大利移民都来自卡萨拉蒂科村。“民族企业”也是移民人际网络的结果。
 

以可靠信息为基础的人口流动

  如何跨越遥远的距离保持人际网络内部的信任感,已经随着时代变迁而变化,但这个现象的重要性并没有改变。 自1820至1914年间,在美国的德裔移民至少给原籍地区的亲朋好友寄回一百万封“移民信函” 。几十年来,这些信件保障了德美之间跨越大西洋的人际网络,并不断建立起新的信任感。二十世纪,电话代替了邮件的作用,如今则靠智能手机保证移民的流动和稳定:老移民提供有关旅行方式和途径的可靠信息是移民流动的基础,和亲朋好友保持固定联络则保证了移民的稳定。
 

信任感操控移民

  人际网络当然并非社会天堂:人际社交网络提供的保护和机会对于个人而言,也意味着社会压力和义务。要在移民背景下维护社交网络,就得忠诚,就得信守集体责任感,乐于帮助别人,也期待从他人处得到回报。移民必须遵循共同的标准、共同的行为规范,追寻共同的行动目标。因为亲朋好友人际网络的封闭性,即便相隔万里,移民也受到严格的社交控制。信任是被迫的,处罚依等级各不同:诚信度下降导致的名誉损失、抹杀成就、社会孤立和排斥,这些都会在移民背景下使个体更加脆弱,扩大他们生存的风险,使他们无法积极地看待移民所带来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