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倪昆

倪昆
倪昆 | © 倪昆

作为重庆“器•Haus空间”执行总监,中国知名青年策展人倪昆长期致力于与德国进行艺术及自由电影方面交流,与多个德国文化机构及艺术高校保持着合作。

  倪昆,知名青年策展人,1972年出生于中国湖南,现居住工作于重庆。2001年创办艺术组织“家•M公社”;2005年创办艺术机构“H2 Art Space”;2006年,和艺术家杨述共同创办“器•Haus空间”至今。目前倪昆主要从事视觉艺术研究及艺术展览的策划,主持负责“器•Haus空间”的艺术工作,包括国际艺术家驻留及交换计划,即邀请外国艺术家前往重庆黄桷坪,重庆著名的艺术家聚集地,居住一个多月的时间后,将这期间创作的作品进行小规模的展览,以期促进国内外艺术家在艺术创作方面的交流。倪昆在“器•Haus空间”从事的项目还包括国际艺术家工作展示节,及针对中国艺术家的个展计划和青年艺术家计划等。

  此外,倪昆还活跃在自由电影界,致力于推动自由电影在中国内地特别是川渝地区的发展。2010年9月,倪昆与德国伙伴一起在汉堡等地成功举办了“地下中国——来自底层的批判目光”电影节。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一个是整理2010年的工作资料,另外也为“器•Haus空间”2011年的展览计划,做前期的准备。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在自己还是学生的时候,就喜欢德国的电影和音乐。真正和德国的接触,要从2001年说起。当时德国卡塞尔艺术学院来四川美术学院交流考察,在这期间,我和他们中的某些人成为了朋友。之后,我还在他们的建议下成立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艺术组织,名字就用到了“Haus”,一个创作、展示和交流的平台。我现在办的机构“器•Haus空间”(英文名: Organhaus Art Space),也将这个概念保留了下来,这算是最早和德国接触后的收获吧。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目前我们机构最重要的国际项目就来自德国,包括德国杜塞尔多夫市文化局、布伦瑞克造型艺术学院、卡塞尔艺术学院、德国电影小组Filmgruppe Chaos等,当然还有很多来自德国的艺术家在我们机构的驻留创作。也可以说,和德国的交往已经成为了我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和来自德国的艺术家通过邮件来交换信息,讨论进行中的或者即将开始的工作项目。因为我的工作的研究方向是视觉艺术及当代艺术,德国本身就是目前世界上在这个领域最重要的国家之一,所以和德国的交往,对我非常的重要。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2010年9月,我和我的德国伙伴在德国举办了“地下中国——来自底层的批判目光”这样一个影像展览,我们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将来自中国独立电影人及部分艺术家的影片带到了柏林、汉堡、海德堡、基尔和胡苏姆。我想谈我在胡苏姆的经历,胡苏姆是靠北海的一个小城,人口很少,来看我们影片的当地人几乎都在年龄50以上。我记得那天我在放艺术家马秋莎的短片《从平渊里4号到天桥北里4号》,这是讲述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在成长期间受到的心理伤害的片子。我记得有一位老太太在看片时哭了,这让我非常的动容。在我们最后一场放映结束之后,老太太自己还买了蛋糕给我们作为礼物,这么好的观众,我还真的怀念啊。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德国的中餐馆基本是根据德国人口味改造过的中餐馆,这对我们这些怀念正宗中餐味道的家伙说来,是一种折磨。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香肠,烤鸡。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德国普通居民对于政治、文化、历史、哲学等领域的讨论,几乎成为了一种常态。由于我们接触的人群又基本上属于艺术家,他们在这方面的立场和态度都直接体现在他们的作品里,我很喜欢这种状态:直接,尖锐而立场明确。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德国在当代艺术领域的成就,就目前整个欧洲而言,都是排前2位的,这也让德国人有着非常高的对于艺术作品及艺术潮流的鉴赏能力。我们可以和不同年龄阶段的德国朋友来讨论与不同类型的艺术及与文化有关的话题,这让我印象深刻。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说到这,我想到了我的一位做音乐的朋友乌韦•巴斯蒂安森(Uwe Bastiansen),他居住在汉堡,是一位利用噪音结合视频来表达个人立场的音乐人,创作态度非常的严肃严谨,我很喜欢他。如果可以,真的很乐意和他交换一天的生活。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德国人严谨务实的工作方式,执着求真的工作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