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乌尔丽克•奥廷格(Ulrike Ottinger)

乌尔丽克•奥廷格
乌尔丽克•奥廷格 | 摄影: Anne Selders,© 乌尔丽克•奥廷格

这位德国著名电影人1985年就曾深入中国内地,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中国——艺术与生活》,其电影创作直到今天都深受亚洲、特别是中国的影响。

  电影人乌尔丽克•奥廷格(Ulrike Ottinger)1942年生于德国康斯坦茨,先接受银行培训,后在慕尼黑学习艺术。她1962年至1968年生活在巴黎,在版画家约翰尼•弗里德伦德(Johnny Friedlaender)的工作室接受铜板制作训练。除此之外她还在巴黎索邦大学听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路易斯•阿尔都塞(Louis Althusser)和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的艺术史、宗教学和民俗学讲座,并于其间创作了第一部电影剧本《蒙古双重抽屉》。回到德国后,奥廷格在康斯坦茨建立了“视觉电影俱乐部”,1973年移居柏林并生活至今。

  在康斯坦茨,奥廷格结识了塔贝雅•布卢门沙因(Tabea Blumenschein),并由她在1972年出演了自己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拉奥孔和孩子们》。之后,布卢门沙因在奥廷格所拍的大多是超现实主义的电影中多次出演女主角。1985年访问中国时,奥廷格拍摄了自己的第一部纪录片《中国——艺术与生活》,这成了她的一系列亚洲纪录片的开山之作,其中包括例如参加了2008年第7届上海双年展的《流亡上海》。另外,她还导演了一些的舞台作品,特别是奥地利女作家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Elfriede Jelinek)的作品。

  奥廷格因其电影屡获殊荣,其中包括2次获得德国电影评论奖(1986年和2008年)、一次德国电影奖(1989年)和一次联邦十字勋章(2010年)。

  在乌尔丽克•奥廷格荣获汉娜•赫希奖之际,新柏林艺术协会于2011年11月26日至2012年1月22日展出她在德国至今还不出名的早期绘画作品(1963年至1968年)。同时,在柏林阿森纳影院——电影与录像艺术协会将展映奥廷格的12部电影直至2012年1月。2011年9月15日开始,她的新电影《雪之下》在德国上映。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主要是2011年9月在柏林世界文化宫的亚太周期间办了展览《漂浮食品》。这次亚太周的主题是“水与营养”。我把这一切通过联想向许多方向进行了扩展,比如在带有水中柱子的漂亮的大门厅。为此我在门厅中围绕九根柱子建了一个巨大的水池,并配上两个小岛和一个半圆形的拱桥。这在中国是常见的,这种拱桥与倒影构成一个和满月一样的整圆,中国的许多诗词和歌曲都描述这种场景。在这个门厅中的大水池里,我放了很多小吃摊上那种漂亮又简单的中式浅碗,这些碗里装着堆成小塔的香料,在水池中游来游去。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对亚洲感兴趣,从那时起不管是文学还是游记,只要是能得到的,我就都读。不论我到什么地方,总会去博物馆参观亚洲艺术收藏或者民俗收藏。80年代初,为了到中国旅行并且拍一部电影,我努力了三年。这种事情在那时候还很难办,我很长时间没有得到答复。后来我已经放弃了,就到印度去拍另一部片子。等我回来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中国的邀请。于是我在1985年初就去了北京,不过当时的说法是,能不能拍电影还不一定。但是我还是带了器材和一个助手,我总是自己扛摄像机摄影,还有一个音响师和一个非常棒的翻译李先生。李先生是中国人,和一个东柏林的女演员结了婚。开始的时候根本就不清楚会不会被允许拍摄,于是我说,那好吧,现在我就拍这次旅行,看看我能不能拍出大的电影来。结果就拍出了大型纪录片《中国——艺术与生活》。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从某种程度上这影响了所有的电影。你要是第一次去一个地方,对那里你事先搜集了很多信息,自以为很熟悉了,然而到那里却才发现真正的实际情况,于是很多东西都会改变。我想,与其他文化的接触总的来说会让人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思考自己的日常生活和行为方式。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太多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国家,所以自然风景和人的多种多样使我印象深刻。我特别喜欢的是北京老城区和老胡同里的那种生机,可惜这种地方已经不多了。就是那种有很多大杂院的街区,许多人在那里共同生活,从烤糕点到做小吃的都有。不需要到人家里,就能参与那里的生活,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我也总是对日常生活的技巧着迷,比如著名的拉面师傅,花很长时间拿着大一团面在空中抻拽,让面变得有弹性,然后,突然间就像魔术师一样拉出那么细的面条。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拍电影的时候总受到严密监视。和在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一样,电影被看得非常重要,毕竟电影在以往是最重要的宣传手段。我还记在云南的时候,我们开着车从昆明出发走在老的滇缅公路上。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我总能看到山上有人,就好像他们站在帐篷里一样。那是一个少数民族的牧民,我很想拍他们,可是不被允许,因为他们担心我要把中国展现得落后。当然,也是陪同我的人害怕自己受到上级的批评。那些人其实也是很好的人,但他们的这种害怕,有时候让事情变得很麻烦。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整个中餐都很精妙,其多样化也给了我很深刻的印象。我见识了非常不同的菜系,比如不同省份的菜系,而在北京,我品尝过各种各样的小吃,主要是因为李先生想吃自己童年时吃的各种东西,于是我们才能到处尝到这些美味。

7. 对你来说什么“ 最中国”?

对我来说最中国的是那些非常坚强的人。他们是不畏挫折的人,家庭观念很强,家庭对他们总是第一位的。为了家庭,他们极为顽强地工作。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中国人有一种泰然自若的气质,或者说很节制。和这样不容易激动的人打交道,我觉得很舒服。当然,还有美妙的书法,在不同地方也变化很多。或者种水稻的农民,他们劳作那么艰苦。那的确是很顽强的人。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或许和一个渔民。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其实已经是这样了。人们会接受别的国家中自己喜欢的或者看来有用的东西。有些德国家庭自己做中式汤,家具工业接受中国人某些节省空间的技术,或者在其他方面从中国人那里寻找灵感,这些在今天已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一切早已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