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王书刚

王书刚
王书刚 | © 王书刚

雕塑家王书刚在鲁尔区生活了十年。2010年5月,他的雕塑作品将在德国驻华大使馆展出。

  王书刚1960年生于北京,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1985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国家城市规划局工作。一年后他就辞去了工作,从事自由艺术创作。他1989年前往德国,在鲁尔区生活了近10年。2000年,跟许多其他中国艺术家一样,他回到了北京,与他的德国妻子和女儿一起生活在这里。

  从1991年起,王书刚就经常在德国和中国举办个展,他的作品也在瑞士、美国、加拿大、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意大利参加群展。他的雕塑作品几乎都是风格独特的人像,由三种颜色组成:红色、白色和青铜色。红色的《扫地的僧人》和《打坐的人》是典型的王书刚风格作品。

  2010年3月至4月在北京亚历山大• 奥克斯画廊举办的王书刚个展“二胜于一”结束之后,他又开始准备下一个展览:2010年5月,王书刚的雕塑作品将在德国驻华大使馆的内外空间展出。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我刚忙完我的个人展览。做完一个个展以后,我就好像生病了,觉得自己只剩下身体,灵魂都交给了我的作品和我的艺术,需要再积攒力量,重新来。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是怎么开始的?

我最早接触德国的艺术,应该是1979年吧。当时在北京举办了一个大型的柯勒惠支(Käthe Kollwitz)作品展。那个时候我还没有上大学,在当时的艺术环境下,大家学的还是苏联艺术,它是一种宣传,和生活有一些距离。那个展览对我影响非常大,因为和我们所受到的教育和艺术的看法完全不一样。这是我真正看到德国艺术家的艺术原作,这让我开始对德国艺术有兴趣。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我1989年去德国。我觉得在德国生活刚开始很艰苦。第一次去科隆的路德维希博物馆,我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不敢进去。我觉得如果我进入一个现代艺术博物馆,那么我以前所学过所有艺术和对艺术的梦就会被全部打碎。我感觉到自己学过的或者想象到或没有想象到的艺术别人都做过了。

半个小时以后我真的进去了,出来以后的感觉是不知道以后还可以做什么。个人的力量太小了。面对这么大的一个现代博物馆,这么多的作品,历史上的现代艺术都向我压来,我觉得自己被压碎了。那时候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创作,觉得真的很孤独,也很痛苦,后来慢慢地开始做一些小的艺术,恢复感觉,恢复自信,有一段时间我画的画都很小。

德国给我的影响可以说一开始是很负面的,把我击倒了。但是后来这种再站起来的力量对我一生都有很大的帮助。我必须独自的面对这个世界。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我曾经在杜伊斯堡的一个国际青少年文化中心里工作,和其他一些艺术家一起为那里的孩子做学习班和艺术计划。那些孩子里有政治避难的、土耳其的、也有德国的。在做《安提戈涅》的话剧舞台设计的时候,我的方案被选中了。通过这次机会我认识了很多德国的艺术家,参加了一些艺术展览,真正进入到艺术生活中。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最不愉快的经历,我认为是语言问题。想跟别人交流的时候突然没有办法交流是最不愉快的。别的我觉得没有,因为我是一个比较随便的人,比如我可以一年不吃中餐,一年不吃西餐也没有问题,适应力很强。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我最喜欢吃是德国的酸菜和扁豆汤。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可能太死板是“最德国”的。因为中国人是最没有计划、最灵活和最小聪明的。我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突然到了一种一件事情要提前一年安排的地方,觉得有一点不习惯。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我比较喜欢古典音乐,我家里有2000多张CD、800多张唱片,大部分的音乐都是德国的。但是对我来讲,印象最深的还是工艺制作,因为我看惯了制作得不是很好的产品,突然发现一个地方能把一个东西做得这么完整,比例这么好看。我觉得这是一个做事情追求质量的态度,这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因为我是从一个没有质量的地方出来的。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一个足球教练。比如马加特(Felix Magath)。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我觉得最主要是工作态度和个人价值。工作态度和职业精神是我们最缺乏的。艺术家也是一样,艺术家要对自己的作品和这个职业负责。不能违心地做一些事或说一些话,不好的作品不要说好。个人价值就是说要尊重个人,尊重个人价值在社会中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