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杨琳

杨琳
杨琳 | © 杨琳

这位年轻的作曲家2009年获得了恩斯特•冯•西门子音乐基金会颁发的作曲奖,她最想和德国的朋克换一天生活。

  作曲家杨琳1982年生于北京,1995年进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学习音乐和作曲。在中国完成学士学业后,她2007年来到德国,师从弗赖堡音乐学院的作曲及音乐理论学到科尔内留斯•施威尔(Cornelius Schwehr)教授,继续深造。 2009年,她获得了恩斯特•冯•西门子音乐基金会颁发的作曲奖。基金会的授奖理由是:“杨琳感兴趣的并不是保险的风格或是已经取得的成果,而是其间的过渡、一种始终活动的状态,以及通往最终目标的道路。”

  在原本为2010年四月至五月举行的慕尼黑双年音乐节创作的作品《迅驰的柔版》中,28岁的杨琳加入了新的基调——交响乐《迅驰的柔版》的焦点在于激扬的快速和舒缓的慢速的统一。据作曲家本人解释,这一作曲风格的灵感来源于中国的书法——一幅完成的书法作品看上去像娴静的流水,但书写过程中的速度则是“迅疾而难以观察”。杨琳在作曲中还运用借鉴了对她来说内容丰富的德国新音乐及其充沛的活力。目前她正和Amaryllis四重奏乐团合作推出一部于2010年底在汉堡和吕贝克上演的弦乐四重奏新作。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五月份我刚刚在慕尼黑音乐节首演了一部新的交响乐。现在一边整理原先的一些作品,准备在Sikorski出版社出版,一边与Amaryllis四重奏团合作,年底这个新作品连同我为这首作品创作的诗会在汉堡一起首演。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从小时候学钢琴开始。我从那时起就对欧洲充满了幻想,不过还没有开始聚焦德国。真正和德国人面对面是上了大学之后,我的教授贾国平常常会请一些德国学者来音乐学院交流,介绍那里的现代音乐,以至于后来决定来德国。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也许我呆的时间不够长,思维方式还没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不过慢慢地我开始证实自己以前的想法,越来越发现我生活的小城弗赖堡很适合创作,不像现在的北京总是有些浮躁。这不光是人多人少和城市大小的区别,在这里发达活跃的现代音乐和慢节奏的生活能结合在一起,而且身在其中随处能感受到它的灵性和生命气息,身边的黑森林又能让人随时回归纯粹的自然,为内心留出一份宁静和淡泊。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可以和自己的文化来源、自己的过去和周围世界保持着距离,但又不会太远。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从上学到现在,一直以来有很多让人珍视的和不同国家的朋友间的友情。还有去年夏天在慕尼黑领到西门子音乐支持奖,这对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殊荣和意外。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有个重要约会,但是没想到火车晚点45分钟,约会只好临时改时间。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好吃的虽然也吃了不少,但我还是喜欢德国的面包,还有不甜的纯酸奶,这个我在北京目前还找不到。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黑森林。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在这里永远不会缺乏和停止对新音乐的美学思考、探索和先锋意识。此外历史上比如勃拉姆斯、海德格尔、法斯宾德、布莱希特、荷尔德林……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和一个德国朋克,体验一下另一种世界观。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我在学校发现德国人更善于表达自己的观点,更重视参与、交流和讨论。希望国内被动式的教育里也能多一点这方面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