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米夏埃尔•席费尔(Michael Schiefel)

米夏埃尔•席费尔
米夏埃尔•席费尔 | 摄影: Jörg Grosse-Geldermann © 米夏埃尔•席费尔 (Michael Schiefel )

2009年前往香港爵士音乐节的邀请为这位柏林的爵士歌手开启了中国的大门。

  爵士歌手米夏埃尔•席费尔(Michael Schiefel )1970年出生于明斯特,作为独唱歌手多年来在德国和德国以外的地方名声鹊起。2010年3月中,他又一次登上中国的舞台。他最独特的地方是他的“循环技巧”(Loop-Technik):米夏埃尔•席费尔借助一个循环仪器,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多样,并产生间离效果,以至于他可以自己演唱合唱中的多个声部,甚至在声音上能替代整个合唱团。他的演唱包含声音艺术作品,也包括抒情歌曲。米夏埃尔•席费尔在不同的乐队表演,这显示了他演唱的多样性:例如他在乡土爵士乐范围,同JazzIndeed乐队合作,在现代爵士方面同颤音琴大师达维德•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乐队或同特里西安爵士大乐队(Thärichens Tentett)合作。2001年以来,米夏埃尔•席费尔在魏玛李斯特音乐学院教授爵士演唱。他生活在柏林。

1. 您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我主要是忙于旅行。我刚出了一张个人专辑,内容是有关旅行的。专辑的名字叫《My Home is my Tent》。最近一段时间我不仅去了中国,而且也去了其他地方,比如在印度、近东地区、美国和欧洲巡演。所以目前我的状态是“不在家”。

2.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一切都是由我接到邀请去香港参加一次爵士音乐节开始的。在那里我认识了同行爵士歌手赵可。后来我还收到了去北京和上海的邀请,我也去了,然后一切就这么发生了。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中国对我的生活肯定是有影响的,在音乐方面还听不出来,现在还太早,但影响是有的。我处理新材料的方式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一开始来中国的时候,我出于兴趣试图在谷歌上搜索“著名中国古典作曲家”,但没有多少结果。 然后我发现,这里注重的是某一段流传的旋律,而是谁写的这些作品则没有那么受关注。在欧洲正好相反,人们可以通过伟大作曲家的名字很好地了解古典音乐。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对我来说,愉快的感觉和喜出望外的感受总是不断交替地出现,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说这一个最美好的经历是很难的。深圳的一个文化场所给我留下了特别的印象,就是OCT Loft华侨城创意文化园。我想,同那里的一个活动组织者见面对我来说是迄今为止最好美的经历。我想,与人交流总是让人最高兴的事。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迄今为止还没有发生过确实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有一次在上海我走进一个书店,看到一个保安对一个想买书的女人大喊大叫。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我不懂中文。如果一个人到了一个新地方,而且不懂那里的语言,他就有可能觉得这个地方特别好,特别和谐。然后又会出现一些瞬间,把人带回现实中,发现原来这里人与人的关系也很平常,这里的人有时也会心烦意乱。这就是这样的一个瞬间。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有,就是馄饨,我特别喜欢吃。我本来就喜欢吃各种各样的饺子,但馄饨我觉得特别棒。

7. 对你来说什么“ 最中国”?

我觉得,“最中国”的就是中国人进行交流的方式有些含蓄。常常是有人说了些什么,可我要到两个月以后才明白,他为什么说这些话。在德国不是这样的。我认为,德国是一个非常能直接交流的国家。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主要有两点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方面,中国文化的历史如此久远。比如汉字就让我非常着迷。另一方面就是目前中国如何处理文化上的变化,这个国家如何努力促成这样的变化。特别是当我们考虑到必须要组织这么多的人,这里发生着这么多的事情。我们不会简单地公开赞美,恰恰是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有些事并不成功,但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一切都让人印象深刻。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如果我现在想一想,也许就是和赵可换。他的生活和我的生活有相似之处。这就是说,我肯定能领会、理解他的生活中的某些东西,但有些东西则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一种混合状态对我具有吸引力。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一起吃饭是一个非常好的理念。在德国这种不在一起吃饭已经变得很极端了。我当然也喜欢独处,但我认为吃饭的时候大家能聚在一起是更好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