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施寒微(Helwig Schmidt-Glintzer)

施寒微
施寒微 | © 施寒微

施寒微教授研究中国和中国历史已有四十余年,他认为“汉学是一门欧洲的科学”。他的最新著作写中国人对于“命运”的理解,通过这本书也可以更深入地理解欧洲思想史。

  施寒微博士教授1948 出生在巴特赫尔斯费尔德。他曾先后在哥廷根和慕尼黑大学攻读汉学、哲学、人种学、社会学与政治学,1973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979年在波恩大学汉学系通过教授资格考试。1981年被任命为慕尼黑路德维希-马克西米利安大学东亚文化与语言学系教授。1993年被聘为哥廷根大学教授,同时就任位于沃尔芬比特尔的奥古斯特公爵图书馆馆长。此外,他目前还担任着德国汉学协会主席。其最主要著作有:《中国古今文学通史》(慕尼黑C. H. 贝克出版社,1999)和《中国简史》(慕尼黑C. H. 贝克出版社,2009)。他的最新著作将于今年5月在德国出版。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我写了一本关于中国宗教的书:《富裕、幸福与长寿。中国的众神与秩序》。这本书将于2009年5月在苏尔坎普下属的世界 宗教出版社出版。书的主要内容涉及中国人对神界与人的命运的想象和理解。《论语》中有“子不语怪、力、乱、神。”与“未知生,焉知死?”之说,我想探究中国人是如何在此世组织自己的幸福的。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神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此书也论述了各种社会关系、对神的供奉以及众神对统治者有没有决定权。在后一点上中国的情况与欧洲的发展不同,在欧洲神对统治者是没有影响力的。此书面向的读者是对中国感兴趣的人,当然也面向那些探究欧洲文化自身特点的人,因为这些特点可以从与中国的对比中更好地被理解。

作为奥古斯特公爵图书馆馆长我掌管着欧洲这家庞大而古老的图书馆。我对中国的研究说到底是一个欧洲人对中国的研究,因为汉学是欧洲的一门人文和文化科学。欧洲有不少人忘记了这一点,他们认为研究其他民族的文化是冷门学问。 所以,我在奥古斯特公爵图书馆的工作还有一层意义,就是要表明:研究世界、研究人以及研究历史同时就包括研究其他民族的文化。欧洲人很早就对中国发生了兴趣,16世纪以来这种兴趣的高潮不断涌现,比方说莱布尼兹那个时代。反思这种现象很重要,因为它所涉及的与其说是客观的科学,不如说更是主观的感知。而这种感知是不断变化着的,正如中国对世界的认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这是我们科学研究的组成部分,它当然也有利于我们彼此能够更好地理解对方。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是怎么开始的?

这个问题我没法很确切地回答。我是 1967年决定从事汉学研究的,研究孔子和中国古典哲学,但在此之前我可能就接触过中国汉字。我想起来小时候家里的墙上挂着一幅画,是翻印的一幅木刻,印着出自一本1159年的中国医书上的话和几只青蛙。就这样我接触了中国汉字。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这当然对我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从大学时代起我一直不断地,有的时候甚至是只在研究中国,中国历史、中国宗教、中国佛教。可以说我是生活在汉学世界中的。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哦,这个问题不好回答。许多美好经历是和美食有关的,还有一些值得回忆的散步,比如在成都城墙南面的漫步,在重庆长江和嘉陵江汇合的地方,也就是拾阶而下去长江的地段。我想,今天那里肯定与我1980/81年在重庆过圣诞节的时候完全两样了。那是一个非常迷人的地方,因为它给人一种好像几百年来从未改变的感觉。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这我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有一回我在某个地方吃了很辣的东西,也是在重庆,辣得我的胃特别难受。还有一种我不得不吃的蛇,吃了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我以前很喜欢吃锅贴就“大蒜头”。

7. 对你来说什么“最中国”?

那种适应变化的能力。比如“差不多”,“马马虎虎”以及和此有关的。也就是说不一根筋或一条道走到黑,而是能够适应和接受复杂的情况。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中国文学与文字。我这里不光指古典文学,还包括用毛笔和墨书写的书法,汉字——把语言付诸文字的这种特殊形式。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我愿意与一位政治家换一天生活,也许是温家宝,我对他印象比较好。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气功,还有它的吐纳技术,这是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通过一定的吐纳方法把自己的存在与宇宙联系在一起。这种对气的设想我认为是个好主意。奇怪的是我很长时间一直不愿练气功, 也许因为我清楚自己到底成不了中国人。但我相信一定的吐纳技术配上动作会对健身起到好的作用。现在我每天也自己做一些这样的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