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田蔓莎

田蔓莎
田蔓莎 | © 田蔓莎,摄影:Dirk Bleicker

从2000年与德国真正接触开始,田蔓莎与德国戏剧界的联系就再也没有中断,她觉得柏林喜歌剧院对传统歌剧的现代演绎给了她艺术创作很大启发。

  上海戏剧学院戏曲学院副院长田蔓莎(生于1963年)是中国著名川剧表演艺术家。1993年,她首创了西南第一家小剧场“蔓莎梨园”,致力于川剧的宣传与推广。她出演的代表作有《死水微澜》、《马克白夫人》、《目连救母》等川剧,而表演之外,田蔓莎还在上海戏剧学院授课,并从事艺术管理和导演工作。她导演的作品有:歌剧《胡笳十八拍-文姬》、京剧《死水微澜》等,其中她表演的川剧《死水微澜》被评论界称为“中国川剧革新的里程碑”。

  除了立足于中国传统戏曲,田蔓莎还进行现代实验剧场的探索。她舞台表演风格独特,以活灵活现、细腻传神著称。她的作品力图追求传统与现代、古典美与现代美、思想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2006年,田蔓莎出任柏林世界文化宫大型文化交流项目《在过去与未来之间的中国》的戏剧总监和策划人,与当时同在柏林时间文化宫工作的约翰内斯•奥登塔尔(Johannes Odenthal)共同主编出版了德文版《活的记忆——中国戏曲在当代》一书。她曾获得“梅花奖”、“二度梅花奖”和国际剧协德国中心现代音乐剧场“特别奖”等奖项。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上半年刚忙完两个戏的导演工作,一个是室内歌剧《胡茄十八拍-文姬》在澳门的演出,一个是京剧《死水微澜》在上海的演出。10月下旬我将与中国艺术研究院邀请的二十多位专家、学者和艺术家一起去丹麦哥本啥根参加第二届“中欧文化对话”会议。然后我要准备复排实验川剧《情叹》参加比利时的“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Europalia),演出时间是2010年1月下旬至2月中旬。我们除了在比利时演出,还要去阿姆斯特丹和慕尼黑巡演。今年11月我会与巴伐利亚戏剧学院合作在上海戏剧学院做一个表演工作坊,我会请到正好来上海参加国际艺术节演出的《狗镇》的导演来学院做一个交流。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是2000年才开始的。当时是因为香港“进念•二十面体”(Zuni Icosahedron)的艺术总监荣念曾(Danny Yung)邀请我参加他与柏林世界文化宫总监汉斯-格奥尔格•克诺普博士(Dr. Hans-Georg Knopp)策划合作的 “香港在柏林——柏林在香港” 大型系列文化交流演出活动,我才第一次到了柏林,接触到了德国。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与德国的交往,应该是我艺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2000年以后直到现在,我一直都与在与德国的一些大学、艺术机构、艺术家在保持联系与合作。如:2001年我去布莱梅参加莎士比亚剧团的演出、去慕尼黑参加梅塔剧院组织的巡演,也去了慕尼黑大学、慕尼黑芭蕾舞剧团讲课。03年至06年期间都在与柏林世界文化宫一起策划大型文化交流项目。2006年我们在歌德学院的大力帮助下,上海戏剧学院派谴了10位教授、讲师专门赴德国学习一个月,此次对大家来说都是一次很好的学习经验和感受,对我来说受益就更多了。我们访问德国回来以后,上海戏剧学院就开始计划与德国建立一种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也开始计划把一些德国重要的艺术家请到我们学院来给学生交流讲课。目前我们已经请来了柏林喜歌剧院的歌剧总监布勒金•菲利普先生(Broeking Philip)和德国著名作曲家、导演海纳•戈培尔先生(Heiner Goebbels)等。接下来我们还要邀请很多位重要的艺术家来我院交流。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是在剧场里看演出。因为观众的那种专注和对艺术家的尊重让我很感动。还有就是我去爬山时,每当我遇上同行或迎面来的游人时,他们都会非常友好地跟我说一句“你好!”,让我顿时倍感亲切和美好。后来我也学会了说这句话,我认为这是人与人沟通最好的开始。

5.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遇上。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我最喜欢吃的是肉面包、香肠和酸菜。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德国人的严谨和认真。当然,还有他们的汽车。

8.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很多方面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最深的应该有现代舞蹈、歌剧、音乐、博物馆等。特别是柏林喜歌剧院对传统歌剧用现代方式演绎的创作方法,给我很多启发。

9.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没有想过要换着过别人的一天生活。我想,如果真的想去感受德国人的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去亲身体验和了解,这样的感受会更真实些。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他们做事的严谨和认真,还有就是艺术家对艺术理想追求的态度与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