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朱建华

朱建华
朱建华 | © 朱建华

2010年8月,朱建华教授成为首个当选国际日耳曼学协会主席(IVG)的中国人。

  朱建华,1956年生于上海,曾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和同济大学学习日耳曼学。数次长期留德经历使他的足迹遍布波鸿、达姆斯塔特等很多大学城。1987年,朱建华获波鸿鲁尔大学博士学位,1993年起任同济大学日耳曼学教授,目前还担任同济大学外国语学院副院长。

  2010年8月,朱建华教授当选为国际日耳曼学协会主席(IVG),这是首次由中国人担任这一职位。朱教授的这次当选也意味着将由中国举办下届,即2015年国际日耳曼学术大会。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当选国际日耳曼学协会主席后,我比以往更加繁忙。因此我前不久就不再担任德语系系主任了,为的就是能够更好地为将要开展的工作做准备。2010年夏季,我因为校际合作和不同的项目访问了七所德国大学,其中大部分与对外德语及德语专用语有关。在中国,我目前主要忙于一些项目,如教育部项目“德语专用语研究”,国家名词委项目“德语术语学研究”,修订教材《新编大学德语》,另外还在一个工作组里参与《杜登语法》中文版的翻译工作。除此之外,我当然还要讲授课程。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我1973年开始学习德语,当时并没有其它选择。中国1972年恢复联合国席位,那时急需培养不同语种的专门人才。我所在学校有1300个中学毕业生,其中只挑选出3名学生分别学习日语、英语和德语专业。我第一次来德国是1983年,当时我获得了博士奖学金。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其实我一开始并没有任何想象和期待。但是当我第一次到德国的时候,感觉德国对于我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特别是那些超市还有高速公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波鸿于是成了我的第二故乡,以至于1987年离开德国的时候令我依依不舍。那时,我的妻子也来到了德国。但是我对自己说:我在中国才能够拥有更大的用武之地。1990年,我第二次来到德国的时候——当时我其实要去达姆斯塔特——第一站就回到了波鸿。我的德国朋友以“迷失的孩子回家了”这句话来欢迎我的到来。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这有很多。我最喜欢的就是去有当地特色的小城旅游。因为德国是高度发达国家,大部分中国人都认为德国会有很多特大城市。当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就会感到失望。但是,这恰恰就是德国的特点所在:众多拥有漂亮的木桁架房屋和古堡的小城。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还好,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很多可讲的。只有一次使我感到很困惑。那时候我在达姆斯塔特的市政厅办理离境手续,那里的一位工作人员问我说,我要回到中国了,是不是感到难过。她当时可能以为:对于所有外国人来说,能够永远留在德国是他们的最大目标。但是对我来说,回到自己的祖国,我怎么会悲伤呢?!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纽伦堡香肠和酸菜蹄髈。1986年,我妻子来到德国的时候,我第一次带她去一家德国餐馆吃酸菜蹄髈。她坐了一个多星期火车,而且沿途吃得很差。因此,这道菜对于我们来说是德国的一个特殊象征, 我妻子至今对此不能忘怀。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木桁架房屋和啤酒纯净酿造法。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德国的教育与洪堡的教育理想。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与一位德国厨师。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秩序与认真精神、重理性而轻感性的做法以及集体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