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MMEN UND BLEIBEN自发项目 柏林设计师与难民的合作

kommen&bleiben, K&B与Refugee Club Impulse
kommen&bleiben, K&B与Refugee Club Impulse | Photo: kommen&bleiben, 2014

编织手工地毯、开发手机App、展望未来愿景:柏林首个自发项目Kommen und Bleiben联同设计师及艺术家向难民伸出援手。他们不仅塑造了移民友善的德国好客文化,同时激发政治艺术的创意。

  kommen&bleiben, 联合设计工作坊 kommen&bleiben, 联合设计工作坊 | © kommen&bleiben, 2014     
       世界各地因战争、恐慌、迫害和贫困致使越来越多人来到德国寻求庇护。对就读于柏林艺术学院的学生里克·沃特金森(Rik Watkinson)来说,这是当下最具现实意义的话题。“我们最为关切的问题是,作为设计师,除了诉诸游行和政治行动,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问题的答案是:“Kommen und bleiben” (来了,留下)——由视觉传达、工业设计、时尚及纺织设计专业的学生于2013年在院校的支持下发起的创新项目。“作为艺术家和设计师,我们想将德国友善的移民政策与难民融合一体。”沃特金森如是说,同时阐明项目的宗旨:“我们不是援助者,难民也不是受害者。我们邀请他们来到校园,这样我们就能够互相学习。”

kommen&bleiben,百慕大公园的项目首发 kommen&bleiben,百慕大公园的项目首发 | © kommen&bleiben, 2015        无论是要生产实际产品还是组织社会活动——实实在在的劳动工具都很重要。开始着手后,学生们就不得不考虑到语言障碍、沟通困难,以及政府批示和法律程序上的障碍——而且他们必须清楚认识到,来自叙利亚和伊朗、来自非洲国家和巴尔干地区国家难民生活现实不尽相同。“我们已经学会分配角色和任务,从外界获得指导,担起责任,作出决定”,Kommen&Bleiben项目发起人之一弗洛里安·胡斯(Florian Huss)如是说。

新柏林人的App

kommen&bleiben,网络平台 kommen&bleiben,网络平台 | © kommen&bleiben, 2015        目前,该创新项目有三个具体实施的计划,其中一个是为新柏林人解决实际问题开发的智能手机App。如何申请庇护?如何开设银行帐户?如何寻找住处?弗洛里安·胡斯在难民营逗留了几天,在难民的帮助下设计了很多相关问题。作为视觉传达专业的硕士毕业生,他计划在毕业论文中阐述这款App的协同开发过程及资金来源。

       同样在筹备当中的还有网站“Kommen und Bleiben”。该网上平台以八种语言倡议柏林的难民项目,建立社交平台,并促进联系。人们可以在这里寻求政治认同、寻找合作伙伴或资源,或者发起项目。组织者正在与一位来自叙利亚的专家讨论如何设计程序。

手工缝制地毯、动手组装家具

CUCULA, Libreira CUCULA, Libreira | © Verena Bruening        难民已经成功为学生举办名为“习惯的观看方式”(SeeGewohnheiten)系列活动。例如,一位来自伊朗的女手工艺者开办了一次编织工作坊,向学员展示如何用较少的资金动手缝制地毯。

CUCULA, 集体-作品 CUCULA, 集体-作品 | © Verena Bruening        名为Cucula的工作坊也在计划中,Cucula是一家时尚设计初创企业,由柏林的艺术家和设计师与五位来自西非的难民在2013年共同创立。手工制造的桌椅获得了很大的反响。Cucula曾在米兰国际家具展、柏林DMY设计节和柏林“物件博物馆”(Museum der Dinge)展出。Cucula的工艺品沿用意大利设计师恩佐·玛丽 (Enzo Mari)的设计理念。他在1974年出版了一本关于自行组装家具的指南——《益于社会的协同设计》(soziales Design für eine bessere Gesellschaft)

       柏林的家具制造者将这个理念发展成为一种社会融合的崭新模式。这种模式的创新型在于发挥难民的能力和天赋,突破“管理”,或强迫其成为被动的接受角色。Cucula的目标是通过出售家具获得收益,再加上奖学金,难民将有望实现经济独立。

开放的校园,创造性的交流

CUCULA,使者,集体-作品 CUCULA,使者,集体-作品 | © Verena Bruening        Kommen&Bleiben追寻的理念与此相似,同时激发政治艺术的创意。撇开任何批评系统的意图,其实际意义在于提升生活素质。“我们希望着眼于富有创造性或具有潜力的工作,而不是财政赤字或其他难题”,弗洛里安·胡斯说。“作为一所教育机构,我们的艺术学院有大量资源。难民有机会使用我们的工作室,参与院校的活动,甚至自己组织活动。”开放的校园,创造性的交流:这才是适合柏林的计划。毕竟,创新是这座城市最大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