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视文化 由反“三俗”想到的

2010年5月,江苏卫视婚恋交友节目《非诚勿扰》录制现场
2010年5月,江苏卫视婚恋交友节目《非诚勿扰》录制现场 | 摄影:剑华,版权:东方IC

2010年8月,中国在娱乐媒体范围内掀起了“反三俗”之风,然而官方所反的,往往是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3个月过去了,一些被划为三俗的节目仍在电视上热播。

  “三俗”,如果评选今年中国的年度词汇,它一定是强有力的竞争者。这一“庸俗、低俗、媚俗”的简称——自从中国的国家元首、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7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二次集体学习中明确提出要“坚决抵制”后,它就成了中国“新道德运动”的风暴眼。

  尽管受到网络等媒体的强烈冲击,但电视依然是目前中国影响力最大的媒介,也就自然成了“三俗”的重灾区。一时间,从江苏卫视的一档名为《非诚勿扰》的婚恋交友真人秀,到据同名中国古典名著改编的新版电视剧《红楼梦》,还有目前中国国内最具人气和收视率的笑星郭德纲、周立波等人,纷纷在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宣扬官方意识形态的媒体上被点名为“三俗”代表,理由从“宣扬不健康价值观”、“炒作”“为迎合观众不择手段”等不一而足。

  以“三俗”代表之一郭德纲为例,这位来自天津的相声艺人和主持人在各地电视台遭遇封杀不说,连出版的作品集DVD和书籍也在书店被下架。而20多年前曾有类似的场景——当年的意识形态部门和官方喉舌媒体曾列出过“三大精神污染”:喇叭裤、蛤蟆镜,法国哲学家和作家萨特——但多年后发现,它们的罪过,恐怕也只是之于那时大部分人的审美而言,过于前卫了些而已。

  但奇怪的是,这些被列为“三俗”的反面典型,居然几乎皆是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安排女主角林黛玉像法国大革命时的马拉一样裸死的电视剧《红楼梦》,虽然被观众几乎众口一词地说着“雷人”,但并不耽误他们一边讨论着剧情的发展一边追看下去。而郭德纲和周立波两位搞笑艺人,虽然分别身处北京和上海,但其剧场演出几乎从来都是满员,甚至炒出几千元的天价票也一样卖得出去。至于《非诚勿扰》,其收视率和受持续关注的程度,只有几年前被美国《时代周刊》认为是“中国21世纪最大的民主尝试”的《超级女声》可以媲美。这是怎么回事?

  笔者的一位媒体同仁直言:“郭德纲相声中很多影射现实生活的段子,基本上可以算是不带粗口的骂人。而《非诚勿扰》里某些毫不掩饰自己拜金情结和功利价值观的女嘉宾,打死我都不娶!”但这并不妨碍他作为郭德纲的粉丝,收录了后者的相声全集;也不妨碍他兴致勃勃地追看《非诚勿扰》,并在节目开播数期后毛遂自荐作为男嘉宾参与节目。理由很简单:“虽然它们(那些电视节目)可以丢乖露丑,但起码敢说。而其说出或表现出来的,要么有官方所不愿意让百姓看到、听到的,要么则是中国社会存在的某些事实、但官方不愿承认或拿出探讨的。”

  不妨看一看电视界的官方喉舌中国中央电视台——它既是运动员又是官员,甚至有时还像裁判员的身份,多少让人回想起前东德的柏林迪纳摩俱乐部。它三十年如一日的王牌栏目《新闻联播》,奉献给观众的无论是题材的选择、还是内容的编排都是“洁本”。笔者的一位朋友曾是这家电视台另一档新闻栏目的总监,谈到离职的原因,“反正闭幕没有不胜利的,讲话没有不重要的,进展没有不顺利的,完成没有不圆满的。任何新闻甚至只需要换掉时间地点人物都可以套用这一格式,连观众都没有了挑战,更何况应该永远期待‘新’闻的新闻人呢!”

  如此说来,也许老百姓并非真的只喜欢俗,这也许用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s)那句话可以解释:“他们有时不是热爱民主,只是厌恶主子。” 他们只是想要取得审美自治权而已——别管是雅是俗,请让我自己来选择。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是中国研究大众文化的专家,他曾在个人博客里表示:“如果给予了选择的机会,即便会有人选择了其他的,但肯定还是有相当多的人会站在官方立场一边。但如果没得选的话,好奇心的天性会驱使所有人都忍不住翻看硬币的另一面。”

  雅文化能不能由官方倡导、甚至强行推行来深入民心?按照几千年中国历史的通常模式,几乎没有什么是执政者想做但做不成的事。如果中国电视能由此大踏步地走向高雅,也算是民族之幸。但前车之鉴却并非杞人忧天:民国时袁世凯“尊孔复古”,结果成了一场闹剧;“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全国只有八出样板戏,绝无低俗内容,但结果是中国文化发展一夜倒退了几十年。刻意强调高雅,结果引发民心的出走;刻意提倡崇高,结果却偏离了基本的人性,历史上从来就不乏此类“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的教训。

  日前,某期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上,刊登了文化部部长蔡武的专访。蔡部长直陈“中国文化缺少经典力作,缺少振聋发聩的文艺高潮,缺少学术创新与文化发现,缺少大师式的文化权威。泛漫汪洋的文化,必然是包含着大量低俗伪劣浅薄的货色。”

  但中国已身处市场经济大背景下,自由竞争、自由选择的时代,大师和权威就能够驾驭么?而把已是汪洋大海的中国文化变成有序流通的运河,还是让文化从业者在汪洋中学会乘风破浪,恐怕还是后者更具可行性。虽然官方的“反三俗运动”一出,最近的电视上确实少了不少“俗”多了“雅”,但过了这阵风头呢?“俗”恐怕还是会浮出荧屏——央视名嘴崔永元几年前就给出了答案:收视率是万恶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