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资本论 市场——“恶毒的手”?

左:《资本的幽灵》一书封面,右:约瑟夫•福格尔
左:《资本的幽灵》一书封面,右:约瑟夫•福格尔 | 左: © diaphanes,右: © Stephanie Kiwitt

约瑟夫•福格尔在论文《资本的幽灵》中,分析了当代人对经济的认识,并提出一个疑问:面对当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危机,我们如何还能够认为人类的经济生活是一个有意义并且理性的体系?

  尽管世界经济和全球金融体系正面临着深刻的危机,但似乎很多人仍然认为,市场并不仅仅是实现理性均衡的场所,而且还发挥着自我稳定的作用。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大部分观点,都是建立在上述假设的基础上。约瑟夫•福格尔在论文《资本的幽灵》中,分析了当代人对经济的认识,并提出一个疑问:面对当前市场上普遍存在的危机,我们如何还能够认为人类的经济生活是一个有意义并且理性的体系?

  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思想是,市场经济中有自我调节、自我稳定的力量在起作用。相关理论认为,供给与需求是通过价格趋向平衡,商品也是通过价格得以有效和合理的分配。因此,只有在出现所谓市场失灵的情况下,例如在文化产业里,国家才应该对市场进行干预。如果不考虑这些特殊情况,可以认为市场经济是将各种交换关系组织起来的最有效的形式。危机并不是由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本身造成的,而被归因于由一些市场的外在因素引发,例如采取了错误的经济政策等。

竞争遍布所有生活领域

  人们普遍信奉市场具有自我调节能力,是理性的市场,这个观点正是约瑟夫•福格尔这篇论文的核心思想。他把这种思想称为“经济正义论”,其中借用了18世纪莱布尼茨创立的概念“神义论”,这是一门撇去世界上存在的各种灾难和显而易见的“恶”,专门为上帝的万能辩解的学说。福格尔在文中描述了经济学如何通过借用神学中的这个概念,构建起了一门面面俱到的辩解学说,无视所有发生过或正在发生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宣扬市场活动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论断,并且直至今日仍在为其辩护。

  影响是巨大的:在福格尔看来,“经济正义论”的思想几乎鲜有人质疑,它在人们的头脑中占了主导地位,导致了当代规模最大的“社会大众实验”的出现,即将竞争原则运用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由于自由市场被公认为是有效分配资源的保障,医疗卫生和教育事业等越来越多的非经济领域也开始采用市场原则进行组织规划,使得人所有社会关系中都要受到经济角度的牵制。

经济正义论的起源

  福格尔通过论述“经济正义论”从18世纪有关经济学的讨论中诞生的过程,指出“理性的市场”只是一个比较有说服力的观点,并不是对实际情况的描述。尤其是从苏格兰道德论哲学家亚当•斯密的著作中,可以找到经济正义论直至今日仍最为出名的一句比喻:斯密在其著作《国富论》中写道,市场如同一只“看不见的手”,使每个个体的利己利益达到均衡,并转而使之为共同利益服务。

  斯密以及追随其观点的经济学理论认为,上述这种不断趋于和谐的冲动,是社会的自然法则之一。更进一步:是市场塑造了社会。因此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不仅是人们能想到的最好的经济制度,同时也是道德所规定的经济制度。国家的任务只是确保市场有理想的运行条件,但是绝不允许干预市场活动,就算是出于善意也不行。

“未来基本上都已经标好了价”

  但是经济活动从亚当•斯密的时代以来,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福格尔描述了20世纪70年代,无担保的钱币作为全球通用支付手段在市场上的流通以及固定汇率的取消,如何导致了现代金融经济的产生,由此不仅从生产出的商品中可以创造增值,而且可以由钱生出钱。靠无限累计的债务链支撑的当前的投资,事实上是在以未来作代价。各种金融工具越来越复杂,使得几乎无法理解的交易能赢利。福格尔以期货交易为例写道:“所谓期货,就是有人把自己手头上并没有的、并且不指望也不打算拥有的商品转手卖给别人,而后者同样也不指望或打算拥有这件商品,而且最终事实上也没有得到它。”

  由于金融市场促使对未来价格走势进行投机,因此特别是从70年代起,人们热衷于寻找计算未来价格走势的万能公式。“由猜谜摇身一变而来的金融学理论获得了诺内尔奖”,其实是将认为商品市场是理性市场的观点转移到了金融市场上。因为这类计算能够成立的一个首要前提,就是市场活动遵循内在法则,并不完全是任意无章的。今天的经济学认为,那种对于市场均衡具有重要意义的通过价格来调节供求关系,是由可计算的风险来保证的:被认为是安全的投资往往预期收益非常小, 因为这种投资相对来说成本比较高,而充满风险的投资则常常许诺有很高的回报。约瑟夫•福格尔说:“未来基本上都已经标好了价。” 

完美风暴——经济正义论的终结?

  然而商品市场和金融市场有着本质区别:后者由于具有投机性,因而会迫使供求双方趋于一致。股价上涨并不会导致需求减少,反而会促使需求增加。相反,价格下降则会促使更多人逃离市场,从而加速价格的崩盘。

  于是,“金融市场上的价格波动会导致人们做出理性的调整反应,再由这种调整生发为具有连贯性的秩序结构,然后通过证反馈将其汇聚为一场‘完美风暴’。”这与古典经济学强大的均衡法则完全相反:每个个体的行为并不会像亚当•斯密所指出的那样,因为市场机制的作用而产生积极的结果,相反,金融市场“虽然有理性的决策过程,但事实上是在系统性地产生非理性”。在这种情况下,危机就不再是特殊现象,而是成为了制度的一部分,因而无法防止其发生。福格尔借用了斯密的“看不见的手”这个意象,写道:“如果说在这个过程中,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的话,那么这只手本质上肯定是只恶毒的手。”

  现代经济运行的稳定,从根本上依赖于金融市场的顺利运转。然而,现在已经基本上无法用政治手段调控全球化的金融市场,这也是80年代大范围推行的放宽管制制度所带来的后果,而能够推行这一制度,也是基于人们对市场自我调控能力的信奉。金融市场缺乏政策管束,这一点与风险的分布情况明显不相符,而救助金融体系所需的费用要由所有人来承担。福格尔指出,我们必须采取手段遏制金融体系的过度自由化态势,为此迫切需要令市场走下高高的神坛,并终结经济正义论。

约瑟夫•福格尔《资本的幽灵》,diaphenes出版社2010/2011年出版,ISBN 978-3-03734-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