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奥马·法斯特
从影像装置到惊悚片

奥马·法斯特《残余记忆》
奥马·法斯特《残余记忆》 | © 柏林电影节

现居柏林的以色列视频艺术家奥马·法斯特为本届柏林电影节带来两部精彩的剧情片。

  奥马·法斯特(Omer Fast)的成功并没有秘诀。他出生于以色列,2001年于纽约毕业后,移居到柏林,多年来一直是全球最受瞩目的影像艺术家之一。奥马·法斯特热衷表现记忆与虚构、现实与表演之间的模糊界限。他的影像装置作品反映了集体对于影像记忆的解读过程;他主要采用的方法是通过制作,“重演”电视新闻和访谈节目。例如,在《辛德勒名单》片场的统计员、测试模拟器上的无人战斗机,或者色情杂志模特,都是他片中的主人公。本届柏林电影节,他携两部影片参展。

解构德国电视电影

  这部40分钟的短片《连续性》(Continuity),已于2012年卡塞尔第13届文献展上展出。而今天在“扩展论坛”单元中,人们看到的是一部剧情片——或许是几部短片的集合?一对德国夫妇满怀喜悦地迎接从阿富汗战场归来的儿子。但当同样的场面在另一个儿子身上发生时,人们发现,原来这些人是“牛郎”。这对夫妇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影片中间穿插的回忆片段反而使这一切愈发扑朔迷离。通过若干个完全不相关联、但又非常扣人心弦的蒙太奇,用法斯特自己的话说,他对德国电视电影的机制进行了解构,并将其与德国人对参与阿富汗战事的各种观念进行了对比。有些画面,例如一个阿富汗家庭忽然聚集在家里的一棵圣诞树下,就很明显是一种艺术塑造。

重建记忆

  而法斯特第一部传统意义的剧情片是《残余记忆》(Remainder),参加了“全景”单元。“重演”也是这部作品的关键词:突如其来的一场事故使伦敦青年汤姆失去记忆,却获得了 850 万英镑赔偿金。他试图用这笔钱从记忆碎片中重建过去的人生。片中充斥着各种艺术元素,法斯特常用的循环记忆贯穿整个影片,而这部影片背后还隐藏着一段对城市士绅化的非常有趣的评论。不过,从这部根据英国作家汤姆·麦卡锡(Tom McCarthy)的小说改编的惊悚片还可以看出,法斯特现在惯用的艺术手段与主流电影越来越近相似。换句话说:一不小心,他可能会是下一个克里斯托弗·诺兰(Christopher Nolan)。这位如今声名显赫的大片导演也是从1999年的惊悚片《追随》(Following)起步的,他当时也采用了非常实验性的拍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