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画书绘本中的逃亡与陌生感 不加粉饰地慎重讲述

共同克服陌生感:《萨艾达到我们这儿那天》
共同克服陌生感:《萨艾达到我们这儿那天》 | ©彼得•哈梅尔出版社

新出的一批图画书绘本让孩子们更加了解逃亡、战争和排外情绪。

  他们已经无法在家园安全地生活,这已既成事实。无论各自的背景和个人命运多么的迥异:他们聚到了一起,共同上路。格林兄弟的《不莱梅的城市乐手》是为人所熟知的德国童话之一,故事的开头让人想起现在成千上万的难民的共同命运。在格林兄弟的版本中,驴子有一句口号,这句话在后来写给孩子们的版本中又被删去,但对难民们来说或许很合适:“什么都比死强。”

  逃亡、驱逐和望不到尽头的旅行是格林童话的重要主题。虽然其中的很多话题也很符合我们今天的社会挑战,但要在幼儿园的学前儿童面前小心翼翼地讲述这么重大的问题,还是通过最近刚刚出版的图书更加适合。德国多家出版社出版了一系列关于逃离和陌生的图画书。通过这些书可以与儿童展开对话,达成理解——最好是能够实现难民和接待他们的人之间的互相理解。

用外语词汇做富有诗意的游戏

  由苏珊娜•格美兹•雷东都(Susana Gómez Redondo)撰写、宋雅•威梅尔(Sonja Wimmer)绘图,彼得•哈梅尔出版社(Peter Hammer Verlag)于2016年出版的图画书《萨艾达到我们这儿那天》中 ,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女孩讲述了一位沉默、悲伤的同龄摩洛哥女孩儿到来的故事。“萨艾达到我们家那天,我就知道,我会一直喜欢她。”书的开头几页中这样写道。后来她听到,她的新朋友可能根本喜欢沉默寡言,:“也许她只是不想说自己的语言,因为那跟我们的语言不一样。”两个小姑娘通过指不同的物品,叫出它们的名字来互相学习,这位新朋友对学习阿拉伯语的字母、书写和发音都兴奋不已。这种对彼此展开的探寻变成了一个富有诗意的游戏,词汇和字符构成了梦境般的图像,两个孩子也因此越走越近:一旦发现了彼此怀有好感,陌生感就得以美好地轻松克服。

暗黑图画中的排外情绪

《岛屿》 《岛屿》 | © Armin Greder/FISCHER Sauerländer   如果一个人初来乍到,人们就知道会立刻将他赶回去,会怎么样?阿尔敏•格雷德尔(Armin Greder)的《岛屿》(Die Insel)就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这本书最初于2002年出版,绍尔兰德出版社(Sauerländer Verlag)最近又将其再版。一个男人乘着木筏被冲到岸边,岛上的居民很快看出“他跟他们不一样”:他光着身子。渔夫知道,这个男人如果回到海上就会丧命。“于是他们收留了这个男人”,书中写到。但我们看到的是壮硕凶猛的男人们拿着扫帚、耙、粪叉驱赶着这个遭遇海难的人。在这里,收留仅仅意味着给这个陌生人提供羊圈和猪食——尽管如此人们还是出于恐惧而互相挑唆,直到最后达成共识: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将这个人送上木筏,重新送归大海。这是一个用暗黑的图画展示的黑暗故事,具有震撼力地给学龄前的孩子们讲述什么是排外,而这种排外情绪其实与这个异乡人本身毫无关联。

关于艰难的新开始

《一切肯定都会好起来》 《一切肯定都会好起来》 | © 克莱特出版社   《一切肯定都会好起来》(Bestimmt wird alles gut)的作者是吉尔斯滕•柏爱尔(Kirsten Boie),这本书由克莱特儿童书出版社(Klett Kinderbuch)于2016年1月出版。书的名字就寄寓着某种希望,故事中一直怀揣这种希望的是来自霍姆斯的姐弟俩,9岁的哈散和10岁的拉哈弗。他们的生活在迈出了重要的几步之后最终的确有所改善,但却也完全谈不上真正地好起来,这正展现了作者的智慧与慎重,她并没有美化故事:她虽然没有安排让读者看到主人公成为城市废墟中遭遇炸弹而奄奄一息的受害者,抑或地中海危险航行中遭遇海难的人。但她将难民过去的经历,以及到了欧洲以后又会面临什么讲述得很清楚。在难民收容所生活了三个月后,两个孩子告别了他们刚刚结识的朋友。在班上,有几个小姑娘对拉哈弗感到好奇,但很快因为语言障碍又对这个叙利亚女孩儿失去了兴趣。拉哈弗的父亲想在德国重操医生职业的愿望,到书的结尾也未能实现。全家六口仍然在一个摆放了三张床的简易集装箱房间里勉强生活。但当父亲在街上目睹车祸的时候,他在急救医生到来之前伸出援手,展示了自己的本领。

  这本书每页的下半部分都有阿语译文,书的结尾处有一些简单的德语和阿拉伯语词句对照。既有“你叫什么名字”、“你有兴趣吗?”,以及“你愿意跟我做朋友吗?”,同时也有“别打扰我!”和“我不感兴趣!”。《一切肯定都会好起来》这本书不仅讲述了一个在陌生国度中重新开始的故事,或许也能让这个新的开始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