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夜
夜晚之光

华山上的星夜
华山上的星夜 | © mararie (CC BY-SA 2.0), via flickr

在中国古代的思想中,夜晚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鉴于我们在当今的都市社会中对待夜晚的方式,我们不妨重新关注古代哲人的智慧,从阴阳互根的角度来观察白天和夜晚相互渗透的关系。

作者: 林小发(Eva Lüdi Kong)

  当今生活中的夜景,让我们联想到的恐怕更多是路灯、车灯和霓虹广告的光。曾经寂静与幽暗的夜,在当今的都市生活中似乎越来越多地掺杂了白昼的特点,灯火通明,热闹喧哗。当我们回顾西方文明的发展历史,也能发现黑暗被逐渐消解的趋势:基督教以上帝之光消解异教的阴暗,启蒙主义以理性之光消解非理性的一面,而日趋发展的工业文明则以实际的灯光照明消解夜的黑暗。到了今天,我们似乎已经可以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还需要夜晚?

光明与黑暗相互相成

  对此,中国传统思想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富有深刻含义的想法。古人恰恰以白昼与夜晚的对立关系为主导思想,来关注自然界中光明与黑暗、温暖与寒冷等相互作用。众所周知的阴阳太极图就形象地展现了这种对立统一的观念。在这样的思想中,白天与夜晚是平等的,于是只有两个对立面的共存才能形成一个完好的整体,而过分扩大其中一面则必定造成一定的危害。

  将太极图与卦象相结合的《十二辟卦图》,最为形象地展现着阴阳两极的消长,同时给太极图赋予了明确的顺时针方向:下面是夜晚的黑暗,上面是白天的明亮,而时间则不断在两极之间循环往复,由暗而亮,由亮而暗。 《十二辟卦图》

  卦象中的阴爻(--)代表阴暗、寒冷、下沉的力量,阳爻(一)则代表明亮、温暖、上升的力量。阳爻在卦象中的增长也就表明了光的逐渐增强,阴爻的增长则表明了光的逐渐减弱。

一切自然循环的基本模式

  这个模式在中国传统思维中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与呈现一日之时的钟表盘不同,它并不限于一天的时间,而是包含所有自然循环,如一年四季、月亮盈亏、万物消长,甚至天地宇宙的终始本末。中医以此阐释人生的成长与衰老,道家以此描述呼吸过程和周天功等修炼方法,而宋代理学家邵雍甚至在此图的基础上细致入微地计算了人类历史的阶段发展。

  这个模式中最受关注的部分,恐怕是底部子时的那一段,也就是从坤卦(䷁)到复卦(䷗)的转换。仔细观察两个卦象,能看到坤卦(䷁)由六个阴爻组合而成,以此象征黑夜、寒冷、消灭的一个时间段,而复卦(䷗)中却从底下长出了一个阳爻,相当于万物消亡之后的第一点生命之光。邵雍在一首诗中说:“冬至子之半,天心无改移。一阳初动处,万物未生时。”

  似乎在这阴极阳生的时刻中,发生一次决定性的停顿,让生命之光得以复活,正是老子所说的“有生于无”。在道家思想中,这一时刻隐藏着生命的奥妙,对一年而言是冬至,对一天而言是子夜,对人生而言则相当于受孕的时刻、对天地万物而言相当于世界的起源,甚至佛家所说的明心见性,也在这样一个“无念真如”的停顿中发生。

夜晚的天空

  中国古代用“玄”字形容深夜的天空,而“玄”同时也是深奥莫测之意。辽阔无边的天空给我们展开的那种幽深的黑色,为人类展示了最大的一个奥秘。老子也就在“玄之又玄”之中看到了“众妙之门”。夜晚不仅仅给了我们黑暗,也给我们打开了一个通向光明的大门:我们恰恰是在夜深时才能够最清晰地看见天空的无数星光。星辰的布列、行星的轨迹、月亮的盈亏,以及群星围绕北极星的周旋运动等现象,为中国传统思想的形成奠定了一个重要的基础。

  当今,我们是否应该重新关注夜晚,重新珍惜寂静、幽深甚至是消亡?或者应该说,我们在崇奉光明、向阳、正面的同时,也不应忽视其对立的一面。这样我们一定会更加深入而全面地认识我们的世界和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