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探险
超越语言的感通

冯程程在柏林
冯程程在柏林 | Courtesy of the artist

香港剧场编导冯程程讲述她在不会德语的情况下去德国观赏戏剧的有趣经历。

作者: 冯程程

  先后两次到柏林,几乎每天晚上都进剧院。我步步为营,检查自己的门票,心想在没有搞清楚“Reihe”(排号)和“Platz”(座位号)是什么之前千万不要入场──坐错座位固然尴尬,更重要是当其他人入场时都气定神闲,你总不能像乌蝇一样横冲直撞!在柏林剧团(Berliner Ensemble)的半环形大堂,我曾紧张得向两位带位员先后查询和确定我的座号!

  有一次在柏林人民剧院(Volksbühne)看雷内·珀来施(René Pollesch)的戏,他最喜欢运用高密度的语言。演出没有字幕,一小时左右的演出我只听懂一个词:“Capitalism”(资本主义)!但歌队的演绎非常有节奏感,我把对白都当成音乐来听。另一个晚上,我看克里斯托·弗马塔勒(Christoph Marthaler)的新作,观众看得很开心,笑声不断,我推测里面有很多流行文化的符号,极尽戏谑之能事。虽然既不懂德语,更不了解德语文化的语境,但我很是享受,享受着在台上台下,在观众之间流动的亲密和睦。在那一刻我暂时去掉了身份,纯粹投入到一个临时的群体,有一种现场的,无形的默契在其中。一种超越语言的感通。这是剧场的魔法。

  不过在邵宾纳剧场(Schaubühne)看托玛斯·欧斯特密耶(Thomas Ostermeier)的《哈姆雷特》(Hamlet)时,就没那么“安全”了。原以为是一场有字幕的演出,kein Problem(没问题)!怎料,饰演哈姆雷特的那位万人迷男演员在说独白时突然直视观众,开始跟我们聊天。“第四面墙”消失,坐在前排刚好就在哈姆雷特面前的我,这回心虚了!(聊天是即兴的,没有字幕!)哈姆雷特跟观众你一句我一句,大家都笑了,观众席中更出现追踪灯,打在答话的观众身上。当时我想,我坐的位置太好,于是处境也真危险!我很矛盾,王子跟我说话应该会很难忘啊,但答不上腔怎么办。我唯有连忙在脑中翻查我对初级德语的仅余记忆:Ich bin Ausländer und spreche nicht gut Deutsch (我是外国人,不太会说德语)。心里反复默念着这句歌词,接下来跟王子四目交投时就这样说吧!kein Problem!

  果然,王子看见我了!而他最后选了我……身旁的那个人。

  到底是幸还是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