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访谈
在中国,城市规划比建筑更受欢迎

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Albert Speer)
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Albert Speer) | ©Dongfang IC

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40多年来一直在国内外担纲各种建筑项目。他为歌德学院讲述了他在中国的经验,自1994年他曾多次在中国参与重大项目。

作者: 达努塔•施密特

  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40多年来一直在国内外担纲各种建筑项目。他为歌德学院讲述了他在中国的经验,自1994年他曾多次在中国参与重大项目。

达努塔•施密特:您现在在中国有一家自己的事务所。中国人喜欢您的建筑的哪一点呢?

施贝尔教授:中国人正迈向国际化。过去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对外封闭的。而现在,中国人想让自己的国家再度成为世界强国。在消费、交通等各方面的全面迅猛发展中,城市发展也隶属其中。这个国家的东部正经历着快速的城市化。与城市居民达到90%的老欧洲不同,在中国最多不过有30%的人居住在城市中。全中国超过一半的人生活在乡村。

  作为德国建筑师的我们倍受欢迎,因为我们带来了欧洲的先进技术。欧洲城市已经有了几百年的传统。我指的是都市化、城市密度、社会和历史背景。这些发展和经历包括我们在德国所犯的失误和从中得到的教训,我们把这些都放入了带来中国的行李箱里。在不久之前,5年之前,中国还只有大型的卫星城。现在人们则发现,复合功能型才是高效的。

紧密的网络

能否请您谈谈那些年轻德国高校毕业生在中国的情况?

我们起初尝试在法兰克福训练年轻的德国毕业生。当这些入门者首次在国外担任工作时,总是会有一位年长的同事陪伴他们。在中国的10名城市规划员中有四个年轻人。当然这总有点贸然下水的味道。

  在任聘面试的时候,我们会要求对方具备语言能力、灵活性和开放态度。毕业生必须愿意在国外工作一年。我们是一个国际事务所,50%的订单是国外的。也有来自不太“有吸引力”的地区,比如沙特阿拉伯或者非洲地区,的订单。我们会在全世界范围内工作。过去一年里,我们曾在尼日尔河三角洲进行了一个城市的规划。尼日尔河三角洲是那个国家最富有的地区,而当地居民却挣扎在贫困的边缘,时常受到环境灾难的侵袭。我们规划的是一个有50万人口的省城。这对于当地人来说,是一个有决定性的改善。我们是与当地政府以及联邦政府一起进行合作的。

您到北京的建筑事务所已经有两星期了。这次您在中国有什么建筑项目呢?

我每年都会到中国两三次。我们为中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复旦大学建立了一个新校区。这个新校区隶属于高新技术园。在那里工作的是生物技术专家和集成电路制造者。大学生在这个校区将与研究所比邻而居。这就是我们所设想的网络交联。

我们进行不间断的技术转化

曾经有10年,我们在中国仅仅只有一个代表处。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依照中国法律建立了一个咨询公司。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在当地制造工作岗位、基础设施和居住空间。我们和曾经留学国外的年轻中国建筑师有很多合作。我们拥有合作方网络,并且进行不间断的技术转化。

  我在中国本地的合作者之一是Li Yang总经理。她是建筑师,在斯图加特学得的这门手艺。她精通两门语言,德语和中文都说得很棒。Li yang来自上海,是我们理想的中转轴。

为什么这种混合搭配对您来说如此重要?

德国人与中国合作方同舟共济,这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坚持的传统。当你在当地还尚未壮大的时候,你不可能通过在另一个文化氛围里工作而改变周边环境。我们的中国同事有不同的举止,不同的思想和不同的生活。思想和创意的交汇是我们的宗旨。

您在中国有多少员工,他们都来自哪里?

目前我们有10个员工,都是德国城市规划员。因为在亚洲,城市规划比建筑更受欢迎。当下中国人在这方面自己也可以干得很出色。现代建筑的发展正朝着正确的方向跃进。 

  国际知名的建筑师、城市规划专家阿尔伯特•施贝尔教授40多年来一直在国内外担纲各种建筑项目。1973年,他开始为阿尔及利亚政府进行一项为期八年的策划工作。随后,在1977年他得到了沙特阿拉伯政府的首批订单。这位城市规划员在苏黎世科技大学任教至1997年。

  迄今为止他所完成的重要项目包括:汉诺威2000年世博会的规划,曼海姆的维多利亚塔,上海安亭新镇,阿塞拜疆的巴库大道,法兰克福宴会厅的清理和科隆内城的规划。

  施贝尔教授曾被授予法兰克福城市的歌德奖章,德国建筑与工程协会的建筑奖和联邦十字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