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和城市发展 王澍何以赢得普利兹克奖

王澍作品,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2004-2007
王澍作品,杭州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2004-2007 | © Lv Hengzhong

中国建筑师王澍2012年获得了著名的建筑界大奖普利兹克奖。由于他的建筑作品几乎都在浙江一省之中,这份奖项尤其显得与众不同。

  2012年5月25日,著名的建筑界大奖普利兹克奖将于北京人民大会堂颁发给中国建筑师王澍。这位生活于杭州的建筑师曾就读于南京,在上海同济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后因自己的项目成名。国际评委会为何选择将2012年的普利兹克奖,这份建筑界最重要的奖项,颁发给王澍?在中国以外只有专家才知道王澍这个名字,当决定公之于世时,国际媒体颇有些吃惊。在此前很早该奖确定将在北京颁发之时(颁奖仪式地点总是在早期敲定),界内人士随即猜测,评委会必然要找一位来自中国的获奖人。但是这样推测获奖理由太过简单了。王澍并非国际知名的超级明星建筑师,这并不意味着,他配不上这奖项。虽然在他之前,获奖的是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2000年)、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2001年)、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2004年)、让•努维尔(Jean Nouvel,2008年)或彼得•祖索尔(Peter Zumthor,2009年)这样的明星,但是也有其他当时在国际上不太知名的获奖者,如澳大利亚人格伦•马库特(Glenn Murcutt,2002年),挪威人斯维勒•费恩(Sevrre Fehn ,1997年)或墨西哥人路易斯•巴拉干(Luis Barragán,1980年)。就后面几位而言,他们的建筑各自与当地环境相关,采用了当代方式,又脱胎于传承至今的传统。这些建筑师以敏锐的感觉为地域性的现代风尚做出了贡献,虽然建筑位于本土,所赢得的认可却超越了地域之限。

  关于王澍的获奖也应看到这一点,即他的建筑包含了对当地状况的一种探讨。他所建成的项目几乎全在浙江。他就生活在杭州,任教于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他与妻子陆文宇于1998年创办业余建筑工作室并运作至今,从这名称就能感受到其建筑受到怎样的哲学影响:主导其他的建筑的并非完美的展现形式,而是在形式和材料上都不断传递出的实用价值和记忆。他沿用了传统木建筑中典型的上挑屋顶形式,但今天必须用其它的技术手段来实现,以及对当地材料的使用,比如不同砖瓦或者木材等,这些使传统和现代得以沟通。另外,建筑融入风景的诗意特征和内外空间的交融也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王澍自认为追随着上千年来深深影响知识分子话语的中国文人传统。在如今中国深受商业侵染的这个时代,这也许会显得有些清高做作。在它背后却是一种追寻,追寻能脱离商业的单一化和在市场喧嚣的之外的个性化方案。而未来几年中可以预期将有更多重要的建筑项目在中国涌现,这一情况显然也在普利兹克奖评委会所做的决定中起了作用。快速的城市化和与之相伴的建筑生产在最近三十年持续地改变着这个国家。未来中国还将面对诸多新的挑战,要加以应对就必须更多地利用本地资源。

  普利兹克奖赋予了业余建筑工作室一种示范性质,要加以模仿却并不容易。至少媒体未来会更加关注这些中国小型建筑事务所,而伴随着政治、经济和文化讨论,它们的地位也会与日俱增。从这个意义而言,王澍的获奖,不仅是他个人,也是当代的中国建筑的一大收获。

  我第一次见王澍,是2001年春,在柏林艾德思画廊“土木--中国新建筑”展览的参展人聚会上。当时他带来参展的是刚完成的苏州大学文正学院图书馆。他向我们展示了水边的大楼,以小凉亭将外部空间引入建筑内部中。颇为使用者设想的私密场景以抽象的方式增强了整个楼群的诗意力量。它的宁静光彩以一个复合的空间构造,鲜明地凸显在环境中。当时已经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王澍追求的不仅仅是满足技术需求。理解本土的力量,将其置于更大的关联中予以保留,成为了他的标志,即使这样的建筑不完全符合所有当今西方的技术标准。但是作为立足中国的建筑师,他必须与这个领域不断变化发展的现有条件打交道。他后期的作品,比如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2004–2007年)或者宁波美术馆(2005年)已经为他赢得了国际声誉。如今他成为第一位荣获普利兹克奖且作品仅在中国的中国人。在他之前,只有在苏州长大的美籍华人贝聿铭以其在美国的作品获得过普利兹克奖(1983年)。

  希望在这一奖项的影响下,中国的投资者、决策人、大学生和公众会以更大的热情加以关注,突破旧的习惯和贫瘠想象力的限制,去采用不同寻常的建筑方案。这是我们对中国当代建筑的美好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