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台湾的顶楼加盖
“高屋建瓴”

台北“高屋建瓴”顶楼加盖的
台北“高屋建瓴”顶楼加盖的 | © Ruben Ranke

“波形板顶盖”让台北声名远播。

作者: 鲁本•兰克(Ruben Ranke)

  第一次到台北来的人,也许会对这座台湾大都市的丑陋大吃一惊。第一次踏入这片铁皮屋顶的丛林,在构成了城市大半景观的不体面的水泥楼房中跌跌撞撞,恐怕很难想象台湾竟然是亚洲最富裕的地区之一。这些四方水泥块主要建于上世纪七十到九十年代,多为四、五层的平顶建筑。狭小的窗户外面装有鸟笼似的铁栅,其中大多也早已斑驳锈蚀。房屋的外观看上去是如此不雅,内部却是意想不到的整洁有序——这一点很像大陆的民居,人们或许会这样想。而台北楼房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屋顶。

  以住在台北万华区康定路的潘、赵两家为例,从信箱和门铃板来判断,这栋楼房应该只有四层,但实际数来却有五层,原因是台湾的大多数住户都在自家的平屋顶上加装了一个“盖子”。这种所谓的“顶楼加盖”是台湾的一大特色。1984年以前,由于相关方面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无数家庭都在原先的顶楼上又加建了一层。潘、赵两家也是如此。他们是当时的顶层也就是四楼住户。三十多年前,潘家在原来的房顶上加盖了一层。几年后赵家也如法炮制。从住宅内部看不出任何加盖的迹象,因为楼梯间从一开始便直通楼顶。而从房屋外部则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顶楼加盖部分。

  穿行于台北的大街小巷,会发现各式各样的顶楼加盖。支架式顶棚是其中最简易的一种形式,它可以防止晾晒衣物被雨淋。不远处可以看见波形板搭建的隔墙。无论是廉价的波形板建筑,还是完整的住宅,几乎所有能够想象得到的建筑形式都化身为顶楼加盖。其中大多自然较为廉价,从美化市容的角度上讲谈不上有多大益处。而且这些简易房在夏天奇热无比,冬天又四面漏风。但许多顶楼加盖也一样有视野开阔的阳台,往往还以不落窠臼的结构取胜。

  加盖空间的利用方式不尽相同。有不少住户将顶楼出租,赵家便是其中的一例。也有一些家庭像潘家一样用来自己居住。四楼有一间起居室,还有夫妇俩的卧室和一个操作间。潘太太在这里从事她的爱好——烘焙糕点。房间里有一台大的烤箱,和面机和包装机各一台,以及所有她烘焙所需的一应工具。顶楼住着他们的孩子,这里有独立的厨房和起居室。潘家没有选择将上、下两层从内部打通,因此两层楼上的生活平行展开、互不打扰,要想从一套住所进入另一套,必须走楼梯。

  很难说这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时的法律并没有对顶楼上的私搭滥建明令禁止,于是顶楼加盖像雨后春笋一般涌现,成为令政府头疼的一大难题。1984年,相关法律进行了修订,顶楼加盖被宣布为非法。尽管如此,新的顶楼加盖直到1994年还是默许的。1984到1994年间的顶楼加盖在今天处于未明确状态。按规定这些均属非法建筑,但政府并未计划拆除,不过决定随时有可能更改。对于1994年以后的加盖部分,一旦政府获知则全部予以拆除。拆除现有的顶楼加盖并重新修建也属于违法行为,唯一允许的是对现有建筑进行整修。

  潘家和赵家的顶楼加盖建于1984年以前,所以没有被拆除的危险。但也不完全排除这种可能。一段时间以来,台北的市政管理当局出台了一系列旨在改善市容市貌的大力举措。自2010年起,所谓的“都市更新条例”进入实施阶段。此次城市改造主要针对旧有的四、五层住宅楼,它们将被悉数拆除,代之以新的高层住宅。但无论如何,顶楼加盖由于数量庞大,所以还将在我们的视野中停留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