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和城市发展 “钢铁巨人”的文化转型

2013年5月25日,Intro电子音乐节在首钢举行
2013年5月25日,Intro电子音乐节在首钢举行 | © Intro Music Festival

曾经雇有20万工人为中国工业增长锻钢铸铁的首钢工厂,今年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电子音乐节的举办地,超过1万名电子音乐爱好者参与了这场盛事。

  曾经雇有20万工人为中国工业增长锻钢铸铁的首钢工厂,今年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电子音乐节的举办地,超过1万名电子音乐爱好者参与了这场盛事。

  德国哲学家弗里德里希•谢林曾将建筑比喻为凝固的音乐。今年,Intro电子音乐节把举办地点选在了曾经承载着中华民族钢铁事业振兴希望和历史重任的首钢。在全面停产后,这部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凝固的乐章”将怎样续写它新的篇章?

电子音乐进入工业厂区

  坚硬的金属与夏日暴露的皮肤,高大耸立的工业建筑与舞动的肢体——昔日严谨有效的生产基地内震撼着强劲的电子音乐。2013年5月25日,近10,000名电子音乐爱好者来到位于北京西郊的前首钢厂区,在阳光下融入到INTRO音乐节的节奏中。

  活动策划人DJ Wengweng,凭着直觉和执着将2013年的INTRO音乐节搬到了首钢工厂。他明确地表达了电子音乐与工业化环境在气质上的契合:“电子音乐为现代都市人机械化的生活提供了宣泄的方式,其节奏上的重复模拟了我们每天日常生活中的重复性和相似性。现代生活在本质上愈加愈烈地演绎着工业时代的重复性,因此电子音乐与首钢工厂的结合也有它的必然性。”在他眼中,空旷的室外空间,超尺度的工业环境,更激发每个人通过最原始的图腾方式——舞蹈去表达自己。

  从2009 年开始,一年一度的INTRO 已经成为国内最重要、规模最大的电音盛事,三届活动累计参与人数超过50000 人,参演艺术家超过200位,在古都北京呈现着最先锋、最现代的电音文化景观。作为21世纪年轻人中流行的娱乐方式,电子音乐节的概念自上世纪80年代末期就影响着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历史。INTRO 让中国作为电音风潮初涌的新兴重镇,闪亮在现代电音文化发展的世界版图上,也为中国电子音乐人和国际最先锋的电子音乐世界搭上了一个有效沟通的桥梁。

城市的发展:包容性

  工厂中劳作的工人被参加Intro音乐节的潮男型女取而代之;节奏鲜明自由的音乐热烈回应着已沉寂的钢铁锻造的轰鸣。身处正向国际化大都市迈进的北京,这座曾经代表着新政权、新阶级的工厂也跟进了它的步伐。电子音乐是时代的需求,城市面貌更反映着时代的变迁。电子音乐具有极强的可参与性和包容性,这也正是我们对现代城市的诉求,即更多样的生活状态和更丰富的城市形态。

  作为1919年建立的大型重工业生产厂,首钢历经近百年沧桑,承载了中国工业发展的历史,为北京从建国初期的单一消费型城市,逐渐发展为一个具有生产能力的综合型城市做出了贡献。到今天,在再次对城市的功能重新定义的过程中,其转型也必定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后,北京市对环境保护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钢为此先后停止了一系列生产线和年产200万吨的第一炼钢厂的生产;2005年2月,首钢搬迁调整方案获得国务院批复,新的厂区设在河北唐山曹妃甸;2011年初,首钢北京厂区全面停产。2012年2月,新首钢控制性详规获得市规委批复,批复中明确指出新首钢高端产业综合服务区规划总用地约8.63平方公里,总建筑规模约1060万平方米,规划功能定位为世界瞩目的工业场地复兴发展区域、可持续发展的城市综合功能区、再现活力的人才聚集高地、后工业文化创意基地、和谐生态示范区,大力发展工业研发设计、文化传媒业、生产性服务业、工业博览旅游业等。

  负责首钢厂区再发展利用的陈世杰总经理对未来有着执着的认识。“通过对现有厂区的改造,以及与现代文化活动的结合,使工业遗产得到保护和传承。同时赋予中国近现代工业遗产新的生命是对北京城市历史的尊重和未来的贡献。”

  2008年奥运会后,北京提出了世界城市的目标。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城市更加强调文化、生活方式的多元化,因此从城市空间形式上的需求也应该是相应的多元化,即是生长的、发展的、动态的。在这样巨大的变化时期,崭新形式不断出现,其中包括如何利用既有的资源形式,并赋予其更新的意义和功用,这便是强调共生的融合——首钢便是最好的例子。

  在有着全新文化概念的今天,首钢的存在将不会是城市大肌理上的一块异类,而更是与北京整体相容为一体的有机体。它可以为北京城市发展的多样化,为城市人生活形式的丰富性提供一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