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和设计 本来我们该有更多种“汉字”——中国字体行业调查.

不同字体的“福”字
不同字体的“福”字 | 摄影:张延林,版权:东方IC

《南方周末》文章展现了字体从设计到编程的复杂,而长期被忽视的字库行业的艰难历程更体现出了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

原文于5月24日首次发表于《南方周末》。 

  50岁的残疾农民崔显仁从2004年起在街头卖艺乞讨,他的手艺是写自创的粉笔字,渐渐地每个月也能有七八百块的收入。通过微博上网友拍的照片,2011年10月,方正字库的职员在青岛街头找到他,付给他5万元,请他写出1000个汉字——这种风格方正字库的人从没见过。

  方正字库先把这1000个字做成电脑字型,再设计出另外5763个汉字——6763个汉字,是中国国家标准简体中文字符集(GB 2312-80)收录的所有常用汉字。然后他们将向市场推出一款新的字型库,名叫“方正显仁简体”。

  消息传出,很多网友的第一反应是:字体也能赚钱啊。这个反应的背景是另一个惊呼:字体也有版权啊——此前方正对字体版权的几单官司,也让很多人认为是“利欲熏心”。

  并不是字体行业利欲熏心,而是这个行业已经大规模萎缩,几乎很少字体设计师能以本行为生。

  2012年4月23日,距国家版权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向社会征询意见结束仅余一周,中国中文信息学会与字库公司发起了行业维权。呼吁从两个途径实现对字体设计的法律保护:在著作权法中明确字体设计属于美术作品;明确字库属于计算机软件。

是美术作品还是计算机软件?

  字体作为美术作品进行保护,还是作为计算机软件进行保护,有多大区别?

  2008年,方正字库发现宝洁公司在洗发水瓶上用了“方正粗倩简体”当中的两个字:“飘柔”,没付一分钱。方正告上法庭,向宝洁索赔50万元,2011年二审判决,方正输了。此案一审判决理由是:方正倩体字库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的要求,可以进行整体性保护;但字库中的单字不能作为美术作品给予权利保护。二审判决则避开了单字是否是美术作品的问题,认为宝洁公司得到了方正的“默示许可”。

  方正字库业务部副总经理黄学钧用“混乱”二字形容字体行业面对的法律现状。各类字体侵权官司的判决没有一致的逻辑,甚至矛盾。

  单字、字库和字库软件分别对应的是美术作品、数据库、计算机程序,三者之间的关系是:单字由字体设计师逐个绘制,绘制的过程是作品的创作;字库是将绘制好的单字转换成计算机代码、数据文件形式的集合物;字库软件是一组指令代码,供用户在计算机上显示、调用字库及单字。使用字库软件在计算机上调用和显示单字,是对作品的接触和利用。

  也就是说,一套字库汇集了两种专业人员的劳动——字体设计师的美术创作和计算机程序员的程序编写。

  如果不作为美术创作得到保护,字型创作者的权利无法得到保障,就没有设计师愿意去创造字体;如果不作为计算机程序得到保护,程序员的劳动得不到应有的权利保护,没有人愿意把设计师的字体开发成可以被广泛应用的软件。

  因此“飘柔”判决让整个字体行业心头一凉,不少字体企业悲观地认为这会助长本已严重的字库盗用风气,甚至哀叹“字体设计已死”。

  平面设计师应永会是字体行业中的“个体户”。2005年,应永会在网上看到日本字库公司“欣喜堂”在做他喜欢的中国古典汉字字型,激发了他的兴趣,开始研究为字体造型。

  日文字体的丰富和优秀,在中国字体行业和平面设计行业无人不知。日本工业标准(JIS)日文字符集当中的常用日文汉字超过6300个(“第一水准”、“第二水准”),几乎与GB 2312-80的常用汉字相当。但至今中国汉字字库只有421款,日本的字库则有2973款。

  1990年代是中国字体设计的黄金年代,由于排版技术换代,计算机字库的市场需求量很大。

  国内字库厂商大大小小几十家,不同的字库厂商有不同的排版系统,比如方正的报纸排版系统、中国印刷科学技术研究所的图书排版系统。受技术水平所限,各家系统无法兼容,于是都积极开发自己的字库。汉字字库从不到100款发展到130款。 

  随着字库兼容问题得到解决,字库设计程序被破解,盗版也不期而至。2003年,方正“兰亭字库”首次通过法律打击盗版。在此之前,盗版其实已经在字体行业屡见不鲜,不过小的字库公司一般选择忍气吞声。

  盗版挤占了字体行业的生存空间,字库厂商从几十家减少到几家,真正具有生产规模的只有方正和汉仪。汉仪公司成立于1993年,1995年推出第一批56款中文字库,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汉字字库公司。2002年汉仪公司的字库达到130款,但从2002年至2010年,汉仪却没有一款新字库上市。近十年中,几乎没有客户主动向汉仪支付字库的使用费。

每一个字都是人做的

  “没有人教育公众,字体设计也是知识产权,应该受到保护。”黄学钧说,“人们一方面希望设计师设计出更多字体丰富生活,装点城市,一方面却不愿为设计埋单。而在国外,买字体早已是非常普遍的观念。” 

  “字体是活字,6763个汉字,都需要一个一个做。”方正字库首席字体设计师朱志伟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出版行业使用的GBK标准字库,更是有21,003个汉字。日本知名字体设计师铃木功和他的两名助手设计、开发的一套明朝字体“AXIS”,耗时十年。

  平面设计师广煜受邀为方正设计一款“基础像素体”。他用PhotoShop软件绘制出607个汉字,这些汉字包含了几乎所有的偏旁部首和笔画部件。方正的员工在这607个字的基础上完成余下的六千多个字,再交给广煜审看修正,如此往复数轮。

  所有电脑活字设计完,需要进行字体编码,一个编码对应一个汉字。再将编码汉字转换成矢量字,保证字体自由缩放而不变形模糊。这个过程又要花去一年时间,最终形成字库软件。方正的“基础像素体”从广煜动手设计至今已有三年,仍未发布。

  字体一旦发布,广煜作为设计师除了拥有署名权,在30年内他将从这款字体的销售、维权诉讼所获利润中分得10%。“方正显仁简体”则是发布后50年内的所有销售利润全归崔显仁。方正希望利用这件事的知名度,让更多公众认识到字体设计的价值,认识到创作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命运,但这一切全赖创作者的权利得到充分保护。

  作为中国目前规模最大的字库企业,方正字库的主要收入来源分成两块。一是新闻出版行业付费使用字库,大一点的媒体使用方正一百多款字库,每年付费5万元;发行量相对较小的报纸,也有2万一年的价格;杂志社2万一年,书籍出版按单本授权是500元,出版社整体授权根据出书数量不同也有不同价格。二是向微软、三星、可口可乐、伊利之类大企业授权使用字库。两块收入大约各占一半,后者略多。

  方正也向个人用户零售字库软件,但因为顽固的盗版使用习惯,这部分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在百度上搜索“方正粗倩下载”,结果页面超过250万,企业对此毫无维权能力。

  与此对比,美国蒙纳字库,如今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并已在纳斯达克上市,目前也有一百多款繁简体中文字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