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艺术和设计
谁在设计中国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毕业生作品展
南京艺术学院设计学院毕业生作品展 | 版权:王新 / 东方IC

中国工业设计发展面临怎样的困局,从业人员过多?过度商业化?中小设计企业发展出路又在何方?

作者: 郭树涵

  原文首次发表于《中国新时代》杂志7月刊,此处有所删节。 

  Lisa Ma目前是一名自由设计师,在这之前,她是世界上最富盛名的设计公司之一——五角设计联盟的设计师,并在这家企业做了美国航空公司、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等设计。不久前,Lisa Ma在深圳完成了一项被她称之为“Farmification”(指工人业余从事农业工作)的设计。

  “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工人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问题。在新的科技产品替代旧有产品后,这些固有企业的工人可能失去工作。而我希望这个设计,能缓解这种情况给失业者带来的伤痛。”虽然这个想法显得沉重,但Lisa Ma语气中还是显得轻松而有信心。 

  可事实上,设计并不像Lisa Ma表现得那样轻松。设计企业对开始一项设计项目极其审慎,消费者(不论是政府、企业还是个人)通常又对最终的设计产品颇为挑剔。设计者经常要冒着最终设计被全盘打回的风险开始投入资金和人力。而在中国,设计企业的状况一度更为窘迫。由于中国设计一直依附在中国制造的身后,从未得到市场的认可,一位制造企业领导甚至告诉记者:“给设计公司一张国外产品的照片,他们在上面改改就行了。”这样的情况下,很多设计者经常在拿不到大额尾款甚至定金的情况下就要开始项目。

  Lisa Ma的情况并不比这些中国设计企业好多少,她需要自己付款来为自己的设计项目买单。最后她选定了一家生产游戏机手柄的中国企业,开始设想让工人业余从事农业工作的可能性。

  “当这些员工在工厂旁闲置的土地上,用他们从祖辈手中传承下来的技艺,在闲暇时种植蔬菜,并在收获后自己食用或出售,减轻他们的生活成本,看着他们欣悦的表情,我知道,我的设计对了,它有灵魂了。”Lisa Ma在项目总结中这样写道:“这项研究一旦有所突破,将解决在iPad和Kinect时代游戏机手柄被淘汰之后,工人所面临的就业问题,同时也将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中国的产业结构过于依赖西方科技需求的现状。”

  Lisa Ma的这项设计并未得到真正的认可。一位在中国设计界浸淫数年的从业者面对Lisa Ma的设计投影就单刀直入地询问:“谁会为这个掏钱?”这在中国确实是个很难绕开的核心问题。

中国工业设计的发展与困局

  每年都会有数十家工业设计公司因为商业失败而被甩出这个行业,尽管这些企业的设计思想可能很成功。对此,身处郑州的室内设计师孙禾深有体会。七年前,在郑州一家装饰公司担任设计总监职位的孙禾选择辞职创业。在他看来,下这样的决心并不困难:“当时,那家企业至少有一半的单子是冲着我来的。”然而原来的创业伙伴指出,孙禾过于追求装修的完美,在成本上很少考虑。“现在,我想通了失败的关键,以后再干,就和一个懂商业、能谈单的人搭伙,到时候,我把钱全存在他那里,到年底再去结账。”最后,孙禾笑着说出了他未来的打算。

  事实上,孙禾选择在2005年开始创业并非完全是他所说的“心血来潮”。在整个中国工业设计的历史上,2005年正是中国工业设计开始进入起飞阶段的时候:2005年,中国工业设计人员增长到30万人,各个大学也基本开办了相关学科;随着股市的暴涨和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者开始对设计出的产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2005年,中国工业设计年产值约为300亿元,相当于2004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19‰。2006年,在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要大力推动中国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报告后,各地方政府开始颁布一系列相应的发展规划和扶持政策。中国创意产业呈现出蓬勃发展态势,许多传统企业纷纷转型跳进了文化创意领域。

  然而自此以后,设计向钱看,这不仅出现在环境规划、室内设计、建筑设计等和房地产密切相关的领域,这在中国工业设计界已经成为了普遍的现象。不可否认,设计需要商业化来证明自身价值。但是,既然是设计,就必然有超前元素凝结其中,就有可能造成一些作品不被当时的市场认可。如果为了钱把设计过度商业化,就会出现储备不足、研制稀缺、构思全无的情况。

  同时,规模过小,也使中国工业设计企业很可能难以承接迎面而来的需求。根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有10万多家工业设计企业,上规模的大概只有1,000家左右。一位学设计的清华学生告诉记者:“和国外的环境截然不同,那里,已经存在相对稳定的企业结构,走过了大肆并购的时代。”而在中国,这样的时代可能才刚刚开始。

  另外,中国的经济结构也不利于中小企业中众多工业设计企业稳定发展。某典当行总监黄志雄告诉记者:“现在办贷款,必须有抵押物,抵押物最好是不动产等实物,只有这样,银行才有可能放款给企业或个人。”很难想象,随着未来工业设计企业的不断扩张,这些有着大量无形资产和人才的企业资金链一旦绷紧,要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才能渡过难关。不久前,英国的Atkins和美国aecom两大设计公司在中国大肆收购中国设计公司,迅速布局中国业务,争抢行业人才。

设计的方向

  很早之前,一个艺术家写了一篇叫《我是我买的东西》的文章,在美国设计界引起了反响。而更加有意思的是,这篇文章奠定了现在欧洲新设计的基础,在欧洲的设计师看来,既然人可以通过他买的东西来确定性格和交际圈,那么通过划分概念也可以做到同样的事情。这就好像有一家洗衣粉公司为自己洗衣粉设计出很多有意思的概念,当消费者通过脸书为某一项概念作出评价,这家公司就可以藉此来确定该人的喜好,愿意在哪方面进行消费,他也会成为一个代表,慢慢影响他的朋友圈作出近似的选择。

  所以,现在很多欧洲的设计师就是这个生态圈子的代表,设计师通过与目标人群进行接触,设计出某种可解决该人群问题的方案,如果这一方案足够 “赞”,那么他就有了足够的市场,大公司也就愿意和该设计师合作,进行更深一步的研究。钱由此诞生,而且远比通常意义上的广告更加牢固。“我觉得这可能是中国工业设计未来将走的方向。”Lisa Ma在电话那头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