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性!性?性…
“我想引起社会对性与爱的关注。”

电影《爱寻迷》剧照
© Sundream Motion Pictures

香港的文化传播人陶杰以导演身份推出了他的电影处女作《爱寻迷》。他批评了如今在香港盛行的性消费,以及“灵魂”的缺失。

  陶杰,香港著名新闻工作者及政治与文化传播人,他的处女作《爱寻迷》于第三十八届香港国际电影节首映,继而于四月九日在香港各大影院公映。电影以“性”为主题,将主角间复杂的关系以及今日香港的社会与政治议题联系起来。陶先生在本次访问中与香港歌德学院分享他对“性爱”这个主题的看法。

陶先生,“性”这个字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在我回答之前,我同时要考虑“爱”这个字。我想许多人把这两个字或它们的概念混淆了。对我来说,性是手段,爱是目的。要达到目的,我们需要拥抱对方的灵魂,所以我们以“灵魂伴侣”来形容 一对维持长久爱恋关系的男女。

你认为大部分的香港人会认同这个看法吗?

  不。很多香港人不明白“灵魂”的意义,对太早结婚的人来说更甚。

你觉得这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有两个。首先跟香港的教育有关,其次是在市场上,“性”可以说是唾手可得。香港实在极缺乏性教育。我说的性教育并非指教导年轻人如何戴避孕套。正如我所说, 性只是手段,爱才是目的。 我们要教育下一代如何体会爱,如何去谈恋爱。可以从念文学、读诗、写情书或纯粹欣赏周遭的美开始。我建议年轻人读《罗蜜欧与朱丽叶》,《少年维特的烦恼》及赫尔曼•黑塞的作品。要性爱约会并不难,但爱的约会就需要比较长时间培养得来的知识。如何在浪漫的谈天说地下制造亲密气氛是约会的关键。这就是我指的深奥的性教育,而不是单纯地生物课上的人体科学讲解。

你提到另外一个 “性”与 “爱” 在香港被混淆的的原因,是“市场上,性可说是唾手可得”,可以解释一下吗?

  在香港要得到性很容易。我认识不少大学生在距离城市一小时周边谋生的妓女身上获得性。我不敢想象他们在过境后能得到什么样的性服务。对性与爱的欲望一直存在,只是没有被表达出来。智能手机和电子用品令我们变得像毫无感情的机械人,看起来冷漠无情,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无足轻重,缺乏沟通。 我们需要学习人性的一面,例如如何在约会中取悦伴侣,从互相称赞到建立浪漫气氛,而不是为了换取性。

在你的新片《爱寻迷》中,性在你描述的关系中占很重的份量,而且往往悲剧收场。为什么?

  我制作电影的资金与时间非常有限。而我想在这有限的资源下表现不一样的东西。你看到电影中有几场性爱场面,最后双方关系都悲剧收场。它们反映了香港的现实:年轻女人下嫁有财有势的男人所承受的社会压力,性的吸引力消失,性伴侣之间往往缺乏忠诚等等。

你的电影已经让香港不同的大学电影系学生看过,反应如何?

  我很高兴电影很受欢迎,约八成学生看到最后,意味他们喜欢这部电影。我故意以非传统的手法执导,令观众觉得不安。电影里其中一个角色是双性人发型师,他和一名有钱人的美丽太太有性关系,然后又搞上她的同性恋儿子。电影放映结束后有电影系同学问我发型师的动机是什么,他到底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等等。我跟他们说我对一个人是异性恋抑或同性恋不感兴趣,学生们要自己诠释。我想把电影尽量多放给年轻人看,希望引起社会对性与爱的关注。

  《爱寻迷》电影简介

  三位小学同学在天安门事件后的移民潮中各奔东西,二十年后重逢,发现桃花依旧,人面全非。当他们分别发展出三段有缘无份的孽恋,他们南辕北辙的生命突然交错,并导向悲剧。原创而有力的剧情描述了爱、欺骗与背叛,充分洞悉与捕捉了香港回归后,社会中酝酿的倦怠与无力。

  电影在第三十八届香港国际电影节中全球首映,2014年4月9日在香港各大院在线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