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都市中的集体菜园 对生命活力的向往——现代都市中的集体菜园

美好生活的最重要前提之一便是充裕的时间
摄影: Inga Kerber

在慕尼黑社会学者克丽丝塔•穆勒(Christa Müller)看来,目前在德国一些大城市之所以存在一股在市区开垦菜地的热潮,主要原因在于,当今社会许多人都在寻找可以使自然重返城市的公共空间,来为紧张的城市生活减速。

  在我们生活的社会中,各种职能分工明确,数字化程度逐渐加深,生活节奏不可避免地变得越来越快。可以说,用“加速社会”这个词来形容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再贴切不过了。社会学家哈特穆特•罗萨(Hartmut Rosa)认为,自由竞争社会的特点是“无止尽的上升理念”,这种理念不仅给生态、而且给社会生活及人们的心理都造成了负面影响。时间永远不够用,只是其中的一个问题,而另一个可能更为深刻的问题则是,人们普遍缺少生活的幸福感。这其实是自相矛盾的,起初我们提倡不断地提高效率,正是因为相信达到了更高层次的生活,有了丰裕的经济来源,并且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被解放出来以后,我们就会更幸福。

  把车库顶改造成生机盎然的乐园

  然而,要实现“高质量的生活”,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前提条件,那便是时间,尤其是用来培养各种和谐关系的时间:例如和自己的关系,和他人的关系,以及和自然之间的关系。目前,有人在城市里掀起了一场全新的“菜地运动”,意在公开验证人如何能保持与世界的积极互动。他们将大片荒地、车库顶及其他许多无人照料的地方改造成了生机盎然的绿色家园。他们在众多社区居民的帮助下,在柏林滕伯尔霍夫机场旧址和科隆一家啤酒厂的旧址上,用货板、遮雨篷和塑料筐等,成功地建起了一座座流动的公共菜园。

  他们在菜地里养鸡放蜂,播种收获,烹煮食物,收种育苗;他们用粘土堆砌灶头,用废铜烂铁拼成运货的自行车,把集装箱改造成工场和酒吧;他们还互相教授手工知识,体会人与自然、以及社会出身不同的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

  • 阅读时间 图片:Inga Kerber
    阅读时间
  • 每个后院都可以改造为菜园 图片:Inga Kerber
    每个后院都可以改造为菜园
  • 种在可回收箱中的花 图片:Inga Kerber
    种在可回收箱中的花
  • 后院菜园 图片:Inga Kerber
    后院菜园
  • 经验丰富的城市园丁 图片:Inga Kerber
    经验丰富的城市园丁
  • 新鲜收获的土豆 图片:Inga Kerber
    新鲜收获的土豆
  • 亲手采摘的鲜花 图片:Inga Kerber
    亲手采摘的鲜花
  • 苹果大丰收 图片:Inga Kerber
    苹果大丰收
  • 菜园里的农活可真是不少 图片:Inga Kerber
    菜园里的农活可真是不少
  • „禁止偷摘“ 图片:Inga Kerber
    „禁止偷摘“
  • 没有一个西红柿跟另一个长得一样 图片:Inga Kerber
    没有一个西红柿跟另一个长得一样
  • 把幼苗移栽到地里 图片:Inga Kerber
    把幼苗移栽到地里
  • 密封罐头瓶子 图片:Inga Kerber
    密封罐头瓶子

把时间留给自然界的生长过程

  这种在大城市人为再造出来的小农经济形式,与城市的生活方式交杂在一起,使人们对生活有了另一种更为合理的认识。在公共菜地里,不妨花更多的时间观察自然界生物的生长过程,同时也是花更多的时间来丰富自己内心的感受。在菜园里劳作显然不是有效利用时间的方式(若论效率,不如去超市买全球化生产的廉价食品,享受外化带来的好处),它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对“富裕”的全新理解。

  在公共菜地,人们可以享受“慢生活”。在这里,种菜的人有机会回归自我,聚精会神地做自己的事;在这里,他将始终处在“当下”,而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东方哲学认为,只有做到了全身心地融入当下,才能体会到满足、幸福,以及天人合一,而这些正是人们梦寐以求的。

  种菜令人们掌握农业的时间规律

  对于许多生活在大城市的人而言,菜园子可以说是治愈精神涣散、现实感缺失、同时处理多个任务、同时使用多个电子设备、社会加速、时间压缩等等社会疾病的良方。在法国哲学家阿兰•艾伦伯格(Alain Ehrenberg)所言的“身心俱疲的自我”看来,菜园子是在现实中可以找到的最佳避难所。因为菜地不会要他们一再缩短时间,与之相反,却要求他们贡献出自己的时间,仔细观察和感受其他生物的生长过程。种菜可以使人们了解和掌握农业的各种时间规律,开拓他们的感知和眼界。在农业实践的影响下,有一些语言里,“时间”和“天气”是同一个词,例如西班牙语里的“tiempo”,以及法语里的“temps”。而现在这种在城市里的菜地上重现出来的农业,是周而复始的。每年这个周期都会从头来过,第一步便是耕地播种。在种菜的过程中,我们受到自然、气候条件、季节及日夜更替的摆布。这些时间维度对于已经高度虚拟化、以为可以同时掌控所有事情的个体而言,充满了新奇的诱惑力。因为这些时间维度的存在,让我们认识到,我们自己也是处在生命的周期节律当中,偶尔跟这样的现实妥协一下,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做法。

  向往另一种城市生活

  不过,目前开展的种菜活动,并不是鼓吹人们从安稳富足的城市回到一种田园牧歌的生活方式,而是想表达对另一种更为理想的城市生活的向往,即珍惜并合理利用土地,而不是不计后果地压榨和污染。

  近代以来,西方人对世界的认识,首先就是将自然与文明彻底区分开来。而在如今大城市的那些菜地里,这样的对立已经不攻自破:人们在菜地里设置了巧妙的昆虫窝,悉心种植了花蜜植物,热烈讨论如何饲养不同种类的家禽家畜——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城市里。所有这些和平的实践,都是在努力将曾经被一分为二的概念重新聚拢到一起,这当中包括生产与消费、城市与农村、文明与自然等。

  这些由现代工业文明衍生出来的主要的概念对立正在瓦解,对许多人来说或许是个福音。

图片
文章中所有照片由Inga Kerber拍摄,来自Andrea Baier、Christa Müller、Karin Werner创作的《普通人的城市——城市里新的自己动手的空间》(Stadt der Commonisten.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比勒费尔德,transcript出版社,2013年。

参考文献
Andrea Baier、Christa Müller、Karin Werner:《普通人的城市——城市里新的自己动手的空间》(Stadt der Commonisten. Neue urbane Räume des Do it yourself)。比勒费尔德,transcri 出版社,2013年。
Christa Müller编:《城市种菜运动——菜地重返城市》(Urban Gardening. Über die Rückkehr der Gärten in die Stadt)。慕尼黑,oekom出版社,2011年。
Hartmut Rosa:《加速与异化——后现代时间批判理论构想》(Beschleunigung und Entfremdung. Entwurf einer kritischen Theorie spätmoderner Zeitlichkeit)。柏林,Suhrkamp出版社,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