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公共空间 公共舞台上的艺术

Park Fiction

与博物馆不同,公共空间展出艺术从来就不是真正独立的。虽然人们将之视为将阳春白雪般的高雅艺术民主化的一种途径,但时至今日,公共空间里的艺术正越来越简化为地标性的摆设。
 

  二战结束后,由于各种各样的条件限制,普通市民其实很少有机会光顾呈现高雅文化的场所,当时西德负责文化事业的政府官员于是构思在博物馆之外举办视觉艺术展览。在当时的公共空间,不仅有足够的场地摆放大型雕塑作品,还为更广泛的群体提供了接触艺术的机会,破除了大众与艺术之间的壁垒。

所有人的艺术!

  过去六十年间,围绕“公共空间里的艺术”的讨论不断开展。例如,人们曾根据当地具体的建筑风格和社会环境来创作雕塑作品。人们对于公众性,更准确地说是对于“公共空间”,人们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直至20世纪60年代末,一些艺术家开始展开实际行动,如在杂志中发表言论,以一种批判的态度参与社会的讨论。

  除此之外,国家也作出了一些利用艺术的尝试。例如,“工地上的艺术”(Kunst-am-Bau)项目就是意图将越来越单调的建筑艺术设计得更加人性化,而同时又不触及以理性和高效为重的城市规划的核心问题。人们还通过一些参与性强、贴近日常生活的方案,试图借着艺术和文化工作来解决种族隔离和个体孤立等社会问题。

所有人的艺术?

  自80年代以来,随着社会各个领域市场化程度的不断提高,城市越来越注重经营,并将“公共空间”的关注点聚焦在它的经济价值上。他们通过建立所谓的“公私合作模式”(Public-Private-Partnerships),与私营经济投资者展开合作,有针对性地向游客和受过良好教育的高素质劳动力宣传推广市内区域,希望以此来获得尽可能高的利润。

  为了在全球竞争中赢得 “高素质公众”这一类购买力强的目标群体,各地区几各大城市都希望营造各自独特的地标性建筑。当中艺术也占有一席之地,因为在城市的推销策略中,艺术是受人热捧的创造力和活力形象的最佳体现。

  大批艺术项目因此产生,其实确切地说,他们应该归类为文化活动。这些项目邀请到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和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等全球知名的艺术明星,他们创作出色彩斑斓、夺人眼球的作品,展现独特的艺术风格,并以此吸引人们对相应地区的关注。

所有人的城市!

  在这些颇为积极的艺术项目实践的同时,也有艺术家提出质疑,认为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艺术已越来越沦为一种工具。

  以汉堡“Park Fiction”为代表的一些团体,通过其作品力图着重实现公共空间的实用价值。这种公共空间可以灵活地实现多种功能,以便人们按照自己的习惯与爱好加以利用学习,成为供人们聚会、探讨与表达意见的一个多元化、有时甚至颇为混杂的场所。

  除了艺术家之外,越来越多团体和自发社团也加入到“争取城市权利”(Recht-auf-Stadt)网络,用行动抵制对城市空间的挤压和炒作。他们奉行的主张是,不能完全把公共空间的设计交给城市规划者处理,而是要考虑到使用者和居民的意见及诉求。

  这种理念得到一些社会学者和城市研究人员的支持,在他们看来,各种不同的公众群体之间展开互动和交流、以及随之产生的冲突和让步,本身就是一个社会在民主体制下正常运作的必要组成部分。正是在日常的搏弈当中,个人才能学会团结、宽容、学会贯彻自己的想法,而这些对于成为有行动能力的个体而言具有建设性的意义。

  因此,艺术家如果鼓起勇气,想要登上公共空间的舞台,之前有必要慎重考虑。因为除了能够吸引眼球以外,还需要考虑到该项目相关的社会背景,因为它对于艺术品质本身以及评价所起到的作用都不可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