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4 《无人区》:一部中国式的西部片

《无人区》
《无人区》 | © 中国电影公司

宁浩的《无人区》得到柏林影展观众的热烈回响,表现出把西部片移置到中国的可能性。

  今年柏林影展的竞赛片中有三部来自中国的电影:《推拿》、《白日焰火》和《无人区》,在竞赛项目中,中国是唯一一个有这么多部影片参赛的国家。这三部电影反映了当代中国电影的多样性。《推拿》延续了娄烨招牌的电影风格,摄影机紧紧跟随一群盲人按摩医师,进入他们充满欲望、热情与失望的世界。《白日焰火》是部黑色悬疑片,被隐藏的秘密在一系列谋杀事件之后一一揭露。我自己最喜欢的是《无人区》,这部有着高超黑色幽默手法的中国式西部片。电影制作群都是影展常客,导演宁浩的《绿草地》参加了2005年的柏林影展青年论坛,女主角余男在2006年跟着王全安的《图雅的婚事》来了柏林影展,这部电影也得了当年的金熊奬。《无人区》不像宁浩之前大卖座的《疯狂的石头》(2006)和《疯狂的赛车》(2009)一样那么讨好观众,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他一贯的风格,像是叙事手法、各地方言的使用和技巧性的黑色幽默。让人佩服的是无人区比宁浩之前的作品来得不受时间制约,因为这是部五年前就拍好的电影,因为电检制度而晚了五年才上映,经过这些年的重新编排和剪辑,看起来还是这么清新而合宜。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徐峥和黄渤在这次合作之后又在2012年一起演了徐峥自己导演的《人再囧途之泰囧》,成了中国电影史上最卖座的一部片。

  《无人区》使用多线叙事手法,把角色串成中国的《黄金三嫖客》。这些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们在沙漠里恰巧遇上了:机巧的律师潘肖(乍看是个坏人后来成了好人)、自称是专业舞者的妓女、私卖猎鹰的坏心老板(猎鹰也在另一部竞赛片——克劳迪雅•洛萨(Claudia Llosa)的《在空中》中扮演决定性的角色)、他的属下老二(一个长相丑陋的角色)、两个运油司机和专门诈骗客人的加油站和杂货店老板。影片在中国西北的新疆省里塔克拉玛干沙漠拍摄而成,这是西部片理想的拍摄地点,景致辽阔,镜头的视野前完全不见阻碍。经过沙漠只有一条主要道路,所有的事件都发生在这条路上。

  《无人区》因循西部片的框架而跟更广泛的电影文化和国际上的电影爱好者产生了实质的连结,并且不去夸大自己的“异国风情”,虽然稍微提及了物质主义下人们自私自利的现实情况,但是不耽溺于描绘黑暗悲惨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的缺失,于是以一种不寻常的姿态在所有流血镜头以及古怪角色之余,颂庆了人性的光明面。

  这部电影拿这些奇形怪状的角色大开玩笑,用轻松的手法看待中国内陆的疏离、贫穷和道德问题,这样的举重若轻使得《无人区》和其他来自中国的电影节电影产生区别。电影制作群也相当爱开自己的玩笑,比方徐峥在映后座谈中说他从拍了这部电影之后变老变胖了,头发也变少了,所以总是得想办法说服别人他真的演了《无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