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卫礼贤与《易经》走上银幕

易经八卦,卫礼贤
易经八卦,卫礼贤 | © 2011 TRILUNA FILM AG

德国女导演、编剧贝蒂娜(Bettina Wilhelm)所拍摄的关于其祖父,德国著名汉学家和翻译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1873-1930)的纪录片,于2011年11月中旬在德国上映。

  一个青年人逃离了自己狭隘闭塞的故乡,深入另一个陌生的文化;一个女人身处转变之中,开始探寻自己家庭祖上的根基;一个国家在经历两千年帝制后,成为了共和国,一百年后又一次开始翻天覆地的变革;再加上一本古老的书,阐述万物不停变化的道理,这些都包含在纪录片《易——卫礼贤与易经》之中。这部影片是贝蒂娜(Bettina Wilhelm)围绕她的祖父,著名汉学家、翻译家和文化传播家卫礼贤(Richard Wilhelm)拍摄的。

  影片里,旁白中卫礼贤的回忆文字,展现了一个敏感的男性形象。年轻的时候,他觉得在家乡斯图加特的生活既压抑又混乱,绝望地探寻着世界的意义。他去图宾根大学攻读神学,在福音会结识了不恪守教条、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的牧师克里斯托夫•布卢姆哈特(Christoph Blumhardt),并于1900年与他的女儿莎乐美结婚。1899年卫礼贤26岁的时候,作为传教士前往当时的德国殖民地青岛。他对本国文化并无好感,在跨文化方面又没有思想上的偏见,使得他能够免除殖民者身上那种普遍的优越感,真诚地融入中国和她的人民当中。他并没有从事传教活动,而是开办了一所学校,学习汉语,与中国学者来往,并对中国的传统经典中的智慧惊叹不已。后来这些古典著经他翻译被介绍到了德国。

  片中的另一个声音来自卫礼贤的孙女、导演贝蒂娜,她讲述了自己如何探寻这位只读过其书却从未谋面的祖父的人生轨迹。

《易经》:关于变化的书

  尤其是《易经》这本书在片中起着关键性作用。美国汉学家理查德•史密斯(Richard Smith)在接受导演贝蒂娜采访时认为,《易经》是中国文化的基础核心著作,可与《圣经》或《古兰经》相比。由三根实线或虚线排列组合构成的八个基本符号,分别代表与特定性质对应的自然现象:例如地表承顺,天表润泽,水则深不可测……八封符号通过组合和变化,能够描述自然界及人生的丰富多彩和变化多端。

  卫礼贤在中国经历了剧烈变革的时代:1900年抵抗殖民者的起义,11年后清王朝覆灭、中华民国诞生。中国的学者们纷纷到青岛避难,其中就包括劳乃宣,是他把《易经》介绍给了卫礼贤。两人合力从事《易经》的翻译工作,一共花去了十年时间,直至1924年出版了《易经》的德语版。

  史密斯认为,《易经》将秩序与创造联系在一起。宇宙以及作为其中一个部分的人类,都要遵循特定的法则,但是在这整个框架之内,万事万物都始终处于变化之中。

一切都是新的

  影片试图用画面来展现连续与变化之间的这种联系。与一些表现20世纪初中国的老影像资料交织在一起的,是著名摄影师任锡海所记录的青岛“老百姓”如今日常生活景象和城市风景的变化;表现现代大都市生活的电影镜头,与对恪守古老传统的人们的影像记录形成鲜明对比;观众会看到一幢幢摩天大楼和一片片被推倒的老房子,然后镜头转向山上一座孤零零的道观,它看上去仍跟当年卫礼贤在其中与道长谈论哲学问题时一样。

  一战时,青岛被日本占领,1920年,卫礼贤夫妇和四个儿子回到德国。随后,卫礼贤四处讲学,但是一路上遇到各种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偏见,令他十分失望。1922年,他受聘担任北京德国驻华使馆的学术顾问,任期两年。这期间,他还在北京大学授课,十分赞赏中国知识界的突破发展。他说:“我们要努力使这百家争鸣的场面结出丰硕的成果。”

  德国汉学家亨里克•耶格尔(Henrik Jäger)在片中表示,关于人可以影响自身命运的思想,早在作为占卜书的《易经》中就已出现。所有事情的发生都遵守一定的规则。如果人能够清楚地认识自己和所处的情况,就可以创造自己的未来。

通过“热情专注”来追寻理解

  回归欧洲对卫礼贤来说并不容易。他受聘担任法兰克福大学汉学系首席教席,并为建立一所汉学院四处筹钱。但是,他有点凭直觉的做事方式,以及深信只有凭借“热亲专注”才能真正理解学问的内涵,在学术圈内被认为缺乏科学性。而同赫尔曼•黑塞(Hermann Hesse)、阿尔贝特•施魏策尔(Albert Schweitzer)、荣格(C.G. Jung)等人的交往,给了他更多的灵感。

  如同卫礼贤对于译著一样,他的孙女在拍摄的这部电影时同样体现出了“热情专注”的态度。影片对于祖父,并没有持批判态度,而是努力去体会、去理解他;这是一部格调舒缓的电影,画面和文字有足够的时间一一铺陈开来。

  卫礼贤为文化交流所作的努力,在20年代后期的德国反响甚微。1930年,年仅56岁的卫礼贤不幸因一种热带病去世。在他的墓碑上,刻有《易经》中的排成圆形的八卦符号。

  卫礼贤不会想到,自己翻译的德语版《易经》,后来会被译成多种文字,启迪了世界各地一代又一代追求最终意义的人。这验证了他的信念:关于人类的重要命题是不分时间和文化界线的,“只要我们挖掘得足够深,从任何一个立足点都可以到达真理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