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没有女性主义口号的电影节

李玉,她的影片《苹果》
李玉,她的影片《苹果》 | © 李玉

在德国,一提起中国电影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等男性导演。而许多中国女导演也同样拍出了优秀影片,但这一事实却鲜为人知。这种状况应该得到改变了:4月23日至27日的德国多特蒙德|科隆国际妇女电影节上将展映十二部中国女导演的作品。

  “今年我们之所以把中国定为电影节的主题国,是因为奥运会即将在中国召开,”贝提•史尔(Betty Schiel)女士说,她是这个欧洲第二大妇女电影节的策展人,“我们想好好地看一看那里的女性正在做些什么。”此届电影节的目的在于概括介绍中国当前的电影制作状态。另外,电影节还为中德两国女导演安排了研讨会,促进她们就其作品主题及工作条件进行交流。这定将成为一次极有价值的接触,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拥有了继美国和印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电影产业。“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国营电影制片厂在中国仍旧处于垄断地位。它们主要制作歌颂政治人物和军队的宣传影片。”近十年来,随着独立小制作电影的出现以及私人和外国投资的介入,在中国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以不同的视角反映生活的独立作品。尽管电影审查制度依然存在,但是与从前相比,人们拥有了更自由的艺术创作空间,史尔女士这样说道。

私人及外国投资为艺术赢得了更大的自由创作空间

  尽管如此,中国的观众并不一定是受益者。“独立电影人常常必须在国外先取得成功,才能让观众在中国看到他们的作品。而女性导演在力争获取西方认可的奋斗过程中经常受到男性同行的排挤。”比如李玉,她的影片《苹果》只是通过间接途径为人熟识的。《苹果》描述了一个在北京一家按摩院打工的年轻女子,怀孕后与丈夫一起向按摩院老板进行勒索的过程。“这部电影反映了经济增长造成的负面影响:一切都只为了金钱,”卡特琳娜•施耐德—罗斯女士(Katharina Schneider-Roos)说,“《苹果》中的一段性爱镜头被从盗版碟摘下传到网上,从而使得这部为适应中国市场已经重新剪过的影片在公映前夕遭到禁放。”施耐德—罗斯女士是来自维也纳的女汉学家,负责为本届电影节挑选影片,《苹果》是她选中作品中颇具代表性的一部。她在选片过程中甄别了八十部作品,其中有十二部符合她的标准,“我们侧重于选出高水平的、展现当今社会变化的、贴近现实的故事片和纪录片。”

中国的欲望都市

  曾经为贝托鲁奇作过助理导演的宁瀛拍摄的《无穷动》即属于这一类型。其结构类似一场小剧场式戏剧:四位卓有成就的职业女性聚在一处,共同谈论有关丈夫、性和事业的话题。“在中国,性的话题仍属于禁忌。影片中的这些女性与西方人眼中的含蓄而恭顺的亚洲女人形象背道而驰。所以,我很想知道德国观众看过该片后有什么样的感受,”施耐德—罗斯女士说。电影节节目中的另一个高潮是冯艳的纪录片《秉爱》。影片讲述了一个居住在三峡地区的农村妇女不愿被政府强制搬离的真实故事。

  影片的女导演花费了八年的时间在这个地处湖北省的村庄进行拍摄,她曾经手持摄像机形影不离地跟随当地的村民们进行跟拍。施耐德—罗斯女士说:“冯艳几乎独自承担了拍摄、录音和剪辑等全部工作。那里的人们完全向她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除了像《秉爱》这样的独立制作影片之外,贝提•史尔女士还十分青睐柯丁丁和郭静的纪录片《马戏学校》。“影片记录了上海马戏学校里孩子们接受的残酷训练。摄影机近距离跟踪记录了这一过程,人们可以切实感受到那些男孩、女孩承受的压力。”该片得到了中国纪录片委员会的资助,也在中国的电视台播映过。

毛泽东时代的痕迹

  施奈德—罗斯女士选中的影片表达了创作者们以反映现实取代反映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的意愿。相比过去的电影,这是一个新现象。为了形象地展示当今电影与六十年代、八十年代电影的区别,电影节上还将放映两部摄制于这两个年代的、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在王苹1962年导演的《槐树庄》中,一位无私的女村长没收了剥削阶级地主的财产,并将其土地分给欢呼的群众。“这是一部革命题材的电影,忠实于党的路线,宣传了社会主义和毛泽东领导的土改运动。该片让人联想起前东德的电影,”贝提•史尔女士说。与此相比,黄蜀芹的《人•鬼•情》是电影史上的一部经典作品。其情节取材于在舞台上女扮男装的京剧名伶裴艳玲的真实故事。那么,影片哪里体现了女性意识呢?“女主人公占据了一个不被社会认可的角色,并因此激起了不满,”史尔女士说。这部影片的导演黄蜀芹也因为这部电影成为了文革之后第一代不再愿意拍摄社会主义英雄人物题材影片的电影工作者。 

女性主义色彩并不浓厚

  这部摄制于1984年的批评性别角色行为的影片是本届电影节上的一个异数。总体来说,中国现代女导演并不特别重视女性主义者提出的口号。“她们并不格外关注妇女运动中像男性压迫或者家庭暴力这样的典型主题。”相反,中国女导演们更愿描述置身于社会变迁和日常生活状态下的女性主人公的经历。在她们的电影中,男人们也具有多层次性格,展现他们也会受到伤害的一面。同样,张艺谋或王家卫也在他们的影片中动人地展现了妇女的生活状态,史尔女士说道。“当中国的女性电影工作者也能够像她们的男性同行一样在我们这里广为人知时,那才算是真的获得了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