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寻声暗问“译者”谁?

北京的电影院
北京的电影院 | © ML

译制片里面的外国人“说中国话”看似平常自然,但这背后的翻译工作却绝非轻松简单。中国传媒大学的专家顾铁军教授为读者介绍银屏背后,中国影视翻译工作的现状。

  在一次翻译研讨会上,一位搞影视翻译研究的韩国同行不无感慨地说:“在韩国,因为酬金少,做电视节目和电影脚本翻译的大多都是些素质很低的译者,翻译的水平一般都不高。”她的这番话让我联想到中国与之相似的现状,我还想到前不久我为一部印度电视连续剧找对白翻译时的尴尬,一位印地语教授对我说,除了酬金低之外,做电影翻译还缺少成就感,有这个时间和精力不如翻译小说,译著完全属于个人作品,学术价值比较高,还可以留下一本有形的书作为永久的纪念。

脚本翻译服务于配音表演

  大学里文化修养深厚的外语教授们不屑于影视翻译,而搞译制创作的导演和演员们对他们的翻译也往往很不认可,原因是他们在文字里自我欣赏,只觉得自己的译文漂亮,浑然不知他们的“美文”演员是演不出来的;他们还没有透彻地认识到电影对白译文只是译制片创作的原材料,只是译制创作的半成品,而非小说译文那样的最终产品。在纯文字的翻译工作中,译者是翻译作品的终结者,译者不必考虑作品之外的因素来最终决定作品的文字表达。影视翻译则不同,脚本翻译是为对白配音表演服务的,它必须符合电影特定情境的要求、电影特定画面的要求,尤其是演员口头表演的要求等等。

  影视翻译确实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工作,什么样的译文是最贴切的译文,译者最好去录音棚里亲自观察体验一下,看看演员能不能把你的对白译文表演出来。好的译文能给演员留下充分的创作空间,演员尽可以施展他们的演技,使影片人物的语言与行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声画浑然一体,自然而然。掌握了一门外语的人可能有很好的语言和文化修养,译文也可能非常地优美,但要成为一位合格的影视翻译,还必须补上影视艺术这一课,还必须经过一番译制实践的历练。

影视翻译绝非易事

  在译制片录音棚里,我们时常听到演员抱怨本子译得不好,有的是意思不清楚,有的是句子不通顺,最多的可能就是词句长短不合适,他们埋怨翻译的水平不够,怪他们偷懒。本子译得不好,翻译当然有责任,但演员们也要宽容一些,多理解翻译的困难和辛苦。译本的质量实际上取决于多种因素,有些是主观的,有些是客观的。如有的时候译制任务来得很急,给翻译的时间非常有限。正常情况下,翻译一部电影对白台本需要大约七八天的时间,但任务急的时候,导演只能给翻译四五天的时间,这样翻译就不得不夜以继日地工作,尽可能按时高质量地完成工作。不管时间多紧,翻译总要熟悉原片,查阅相关资料,理解影片的故事情节,明确电影的主题和风格,确定专用词语的译法,然后再逐字逐句地翻译。与一般的翻译工作不同,译制片翻译要看着画面翻译对白,反复尝试核对词句的长短。大段的独白尤其耗费时间,翻译既要充分传达原文的意思,又要考虑演员的表情和动作,最后按照原文语言的停顿和节奏编写出译文的对白来,译文的句子结构、停顿、语气都要自然而然,几百个字的译文恐怕要耗费大半天的时间。如果没有充足的时间来完成相应的工作,译文的质量有可能大打折扣。

  无论是外语还是我们自己的汉语都是一种很难掌握的能力。中国学生从小学到大学一直在学习语文和外语,但真正学成,完全能够驾御自己的母语和外语从事创作和翻译的人为数不多。电影作品千姿百态,历史、哲学、艺术、科学、军事、宗教、伦理、都可能成为电影的主题,除了过硬的语言功底之外,翻译要有足够的文化艺术修养来理解和传达这些电影的思想主题,所以一名优秀的影视翻译的本领决非一日之功,他所从事的翻译工作绝对是含金量很高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应当得到大家的理解和尊重。大部分进口电影和电视剧在国内的收入都相当可观,而翻译只拿到几千甚至几百元的酬金,确实不成比例。

翻译质量良莠不齐

  绝对地说目前影视翻译的水平不高也未免有些偏颇,实际情况是好的好差的差,良莠不齐。一般正规的制作单位在要求上和管理上都比较严格,翻译制作的水平相对高一些,而不太正规的制作单位,尤其是一些加工盗版光盘的小公司,翻译的质量就很差。盘点近些年我国译制的外国大片还有中央电视台等主流媒体播出的译制片,不乏优秀的上乘之作,如上海电影译制厂译的美国电影《哈利•波特》、八一电影制片厂译制的美国电影《指环王》、中央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播出的韩国电视连续剧《澡堂老板家的男人们》等等。

  有些国家的影视业是制播分离的,即放映播出单位本身不制作影片,所有影片都要到市场上购买,而制作单位制只完成制作,产品要到市场上进行销售。中国影视业正在进行市场化改革,目前还没有实行制播分离,译制片的引进、制作和播出基本上都是由一个大的封闭系统独立完成的。具体地说,中国译制片制作的单位由三部分构成,即电影系统、电视系统、民营影视公司。电影系统主要为全国的电影院线、中央电视台的电影频道和数字频道提供译制片,以故事片为主。制作单位主要有上海电影译制厂、中国电影集团译制中心、长春电影集团译制分厂、八一电影制片厂、华夏电影发行公司、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等。电视系统当然就是为各电视台提供译制片的,以电视剧为主,同时也引进译制在电视上播出的电影。比较大的电视译制片引进和制作的单位有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中央电视台国际部,一些地方电视台也引进译制电视译制片。第三类译制单位就是非官方的影视制作公司,它们引进译制电影、电视剧、科教片和纪录片等,产品供各电视台选购播出,同时也在书店以光盘的形式面向大众发行,如大陆桥文化传播公司。

  目前只有上海电影译制厂、大陆桥文化传播公司等少数单位有专职的译制人员队伍,多数译制单位都采用临时聘用的方式,即在有译制任务的时候临时聘用翻译、导演、演员等译制工作人员,这样就减少了译制单位的管理和经济压力,也让艺员拥有了各自安排工作的自由和灵活机动的工作时间。事实上,译制单位聘用的人员既是分散的又是相对固定的,单位和个人大多都形成了长期的合作关系。各译制单位聘请的剧本翻译来自社会各界,有自由文化人、民营公司或者国有企事业里任职的翻译、还有高等院校外语院系里的教师和学生等等。有些译制片翻译并不是外语专业出身,因为爱好电影,又有很好的中文和外文功底,翻译的质量也很高。现有的译制片翻译绝大多数都没有受过专门的训练,他们的技能主要是在实践中摸索积累所得。

德语电影引进比例小

  在引进的电影和电视节目中,英语电影和电视节目所占比例最大,因为现在进口的电影和电视节目主要来自英语国家,也有一些片子虽然来自非英语国家,但提供给翻译的剧本是英文的,仍然需要英语翻译来完成翻译工作。近些年韩国电影和电视剧在中国刮起了“韩”流,《我的野蛮女友》《我叫金三顺》等影视剧颇受中国观众的欢迎,翻译量也随之加大。也有一些来自德国、法国、意大利、印度等国家的原文电影和电视节目,但为数很少,合起来也没有英语的多。我曾就这个问题请教过华夏电影发行公司的业务人员,为什么不多引进一些非英语国家的电影来丰富我们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呢?他的回答是:不上座!德法意等国家的电影比较讲究思想内涵的挖掘和表现形式上的探索,懂电影的文化人比较喜欢,但观众面很窄,而美国好莱坞大片一类的电影很注重声画效果,非常迎合现在青少年的口味,观众数量自然很大。现在中国电影也要算计票房收入,电视也要讲收视率,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电影电视剧引进的导向。

  某种语言的电影引进得越少,翻译实践的机会也就越少,势必造成该语种翻译力量的匮乏。为了解决翻译经验不足的问题,译制导演一般要安排两个人分阶段完成对白台本的翻译,即先由这个语种的翻译将对白的意思翻译出来,他不必考虑配音表演的问题,只要意思准确就可以了。接下来由一位熟悉对白表演的人“装词”,即根据电影的具体情节,尤其是人物的动作和口型的需要重新调整译文,使其适合于配音演员的表演。这样做无疑增加了翻译的时间和工作量,降低了工作效率。这样做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如果“装词员”不懂原文,有可能在调整对白时将译文的意思改错,造成误译。影视屏幕需要更多的优秀译制片,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翻译进入影视译制领域,不断探索影视翻译艺术,让银屏上的外国人说地道优美的中国话。

  顾铁军(1965年生),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译制专业副教授,同时从事剧本翻译和译制导演工作。他还曾经翻译小说和诗歌作品,著有多部关于中国影视译制的论文和论著。他为包括《指环王——王者无敌》在内的多部影片担任对白翻译,其中译制片《亚瑟王》于2005年获第十一届华表奖优秀译制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