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文学
支持“文学桥梁工程师”

万湖边上的别墅 ——柏林文学论坛
万湖边上的别墅 ——柏林文学论坛 | © 托比亚斯•博姆 (Tobias Bohm)/LCB

诗歌和散文的译者是世界各种语言、文学之间的“桥梁工程师”。由于他们的工作难度很大, 而报酬往往微薄,所以德国设有各种奖学金、讨论班和奖项,来鼓励翻译工作,这其中也包括一些中德项目。

作者: 罗丹美博士 (Dr. Dagmar Lorenz)

     成都的杨武能承担的无疑是最繁重的工作:他把《魔山》搬到了中国,也就是说他把托马斯•曼(Thomas Mann)大厚本的时代小说译成了中文。这样一件工作需要安静的环境、集中精力——还要有一个藏书丰富的专业图书馆。杨武能在下莱茵地区的德国小城施特拉伦找到了这一切。在这里落户的“欧洲译者工作中心”为来自全世界的文学和专业书籍译者提供免费的工作居住条件。获得奖学金的译者除了在中心里有一个自己的小公寓之外,还可以使用一个分类有序的图书馆:里面有十一万册藏书,其中两万五千本是工具书。更重要的是,和其他译者们的交流可以产生富于创造性的工作氛围。职业译者如果可以出具和出版社的一个具体翻译项目的合同,就可以申请这个奖学金。

旅行、工作和进修

     施特拉伦的这个中心不仅仅提供的长期工作居住。外语译者还可以在这里和“他们的”德国作家见面,进行“中庭对话”,此外这里也为文学译者举办进修班。另外,这个由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资助的中心还和那些同样以奖学金、资助计划和奖项来鼓励文学翻译的德国机构合作。

     比如德国译者基金会定期为把外语文学——比如中国文学——翻译成德文的译者提供工作和旅行奖学金。旅行奖学金尤其可以使文学译者更新他们的国情知识。“约翰•约阿希姆•克里斯托夫•博德奖学金”则用来满足不断进修的需要。这个奖学金不仅给译者的翻译计划提供资金补贴,申请成功的译者还可以得到一个有经验的同事的支持,这个导师将帮他处理翻译文学作品中遇到的难点问题。

万湖边的世界文学屋

     对把德国美文学翻译成中文的译者来说,“柏林文学论坛”无疑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它座落在万湖边上一座有历史价值的别墅里——卡尔•楚克迈耶(Carl Zuckmayer)曾经在这座房子里撰写过他的著名剧作《欢乐的葡萄园》。“柏林文学论坛”里还有柏林译者工作室。在这里,经验丰富的译者给较年轻的同事在翻译相应的文本时进行辅导。他们还举办周末研讨班,以便译者们相互交流经验。对于想把德语作品介绍给自己祖国读者的中国译者来说,有两个项目可能尤其有意思:一个是由“柏林文学论坛”组织的夏季学校,另一个就是“国际译者工作室”。两个活动都包括为期一周的研讨班,其间译者们有机会和柏林的德国作家、出版商和记者建立联系。由罗伯特•博世基金会部分参与资助的“国际译者工作室”每年都在莱比锡书展期间举行,所以奖学金获得者也能借此机会参观书展。

奖金和奖项

     即便以翻译为主业,译者的酬金往往也很低,因此,在德国,人们就通过颁发较为丰厚的奖金来弥补这个不足。赞助这些奖金和奖项的有各种不同的单位:有各个联邦州的部委(如勃兰登堡州文学奖),还有像达姆施塔特德国语言文学学会这样的机构(约翰•海因里希•福斯翻译奖),还有著名的出版社(如C.H.Beck出版社的译者奖),以及银行等,比如奖金额为25000欧元的“为奖励在国外传播德国文学和科学颁发的法兰克福文学之家-德嘉银行奖”。2008年深秋,这个奖项颁发给了日耳曼学者和译者曹卫东。曹的主要贡献是把当代德国哲学介绍到中国,并把法兰克福学派思想家(阿多诺[Adorno]、霍克海默[Horkheimer]、哈贝马斯[Habermas]、霍内特[Honneth])的著作译成中文。

     不管是像曹卫东和杨武能那样把德国文学译成中文,还是像顾彬(Wolfgang Kubin)和洪素珊(Susanne Hornfeck)那样把中国文学译成德文:他们都为各自的目标读者群提供了与另一个文化的重要方面进行探讨的机会。希望在今后的几年里,越来越多的文学作品踏上通往中国或德国的道路。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席于尔根•博斯(Jürgen Boos)不久前指出,2004年从中文译成德文的书只有一本,2008年却已有大约200本。2009年中国将以主宾国的身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希望届时会再多几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