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5 每个转角都是惊喜的柏林影展

Berlinale Palace
© Berlinale

柏林影展是趟浮游的旅程,这个国际性电影人际网络处处充满惊喜和巧遇。

  一直以来,影展都是人与人相遇交流的地方,今年柏林影展荣誉金熊奬得主维姆•文德斯第一次遇到台湾传奇似的导演侯孝贤也正是在影展中,那是在1989年的东京,那年侯孝贤和维姆•文德斯各自拍摄了《悲情城市》和《都市时装速记》,文德斯和台湾的联系就此持续到今天。2008年时他进一步成为华裔美籍导演陈骏霖所拍摄的城市交响曲《一页台北》制片人,用城市漫步达人和地图绘制师的方式在台北四处勘景。这就是影展之美,由此而生的人际网络珍贵恒久,激荡出更多电影艺术创作的可能性。

  在2015年的柏林影展里我不但认识了替不同地区歌德学院撰稿的同事们,也和由香港歌德学院赞助来访的Jessica Peiyu Wu见面聊了她的柏林影展心得,她对柏林人热爱电影艺术,并在映后勇于表达看法(这当然也包括一些著名的柏林式直白风格)印象很深刻。接力式参加晚间派对活动时也产生了一些好玩的奇遇,莫名其妙之中,我替受邀前往台北歌德学院参加工作坊的德国策展人提供了旅游情报,和今年电影大观项目中The Second Mother里魅力四射的演员Camila Márdila肩并肩交换影展信息,不可思议地与A Fuller Life的导演Samantha Fuller出现在同一张照片里,还跟釜山电影节选片人员闲聊备受瞩目的坚果门事件。在韩国主办的派对中更巧遇了《军中乐园》的团队,导演一听到我说出“影评”两个字就立马大退了三步。

  柏林影展有各种面貌,一方面是关于影展名牌的颜色类别编排、影展包(今年的版本在大冬天电影院里倍感突兀,反而更加适合在夏天的海滩使用)、别致时髦的正黑色,还有用肾上腺素支撑的兴奋感。更重要的是,在这里我们赞颂电影艺术,与电影各环节的专业人士见面,也进行电影市场交易。这个星期虽然严重睡眠不足,但是我真心热爱柏林影展的不可预知和惊喜连连,每分每秒都充满电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