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电影节博客 2015 西藏电影里的血脉之河

央金拉姆
© 松太加

由西藏境内年轻导演松太加(Sonthar Gyal)带领二十人的剧组,在青海拍摄历时三年所完成的电影《河》,参加柏林电影节「一代人」竞赛单元,并受到西方观众广泛好评。

  五岁的央金拉姆在草原上埋下了心爱的泰迪熊娃娃,她相信,种下什么,来年地里就会丰收什么,就像稻谷的种子。

  影片的叙事起初过于分散:父亲在路边拾到了一枚天珠,母亲忽然告诉央金拉姆家里即将迎来一个新的孩子;母亲说服父亲去探望在山洞里修行的爷爷,而父亲每次只是把央金拉姆送到山脚下,让她带着食物进洞穴,自己却拒绝再见这位圣者;父亲仿佛为了要躲避村里人的议论,带着一家三口在冬天就迁到了草原上居住,羊群却遭到狼的袭击,一只小羊还未断奶就失去了母亲,央金拉姆从此将其豢养在身边。而当你意识到这一切其实是出于孩童认知有限的视角,导演混乱的安排便能够得以解释。也许唯有透过孩童的眼睛, 西藏那片土地独有的纯真风情和圣洁宗教才能被真正展现;也正是通过这些看似分离的叙事,导演不紧不慢地为这部西藏电影铺设了基调:天珠在藏人眼中是神仙掉下的化石,传说里拾到天珠预示着家中即将增添人口;修行的僧人是圣灵的化身,藏民对于佛教虔诚的信仰表现于他们会把拜访僧人视为一种圣朝;草原上暗藏的危机是这个游牧民族日常生活里必须面对的难题。

  寓言一般,影片矛盾和冲突的高潮始于小羊的成熟。当父亲把它赶回羊群,它却因为无法适应群体而离开。当央金拉姆找回它时,它已只剩被野狼啃噬的尸骨。与此同时,村里人对于父亲是恶人的风言风语又传入央金拉姆的耳里,对她的心灵造成了双重打击。在向母亲的哭诉中,她终于说出父亲其实从未去拜访过爷爷的真相。在母亲为他的不孝不义深感耻辱、精神濒临崩溃之时,父亲终于说出了多年来埋藏于心底的秘密:他的恨来自于爷爷作为一个圣者却辜负了家庭,他为了修行可以拒绝去见病危的妻子最后一面。

  如果说导演在影片的时间轴上设置的暗线是河流历经三季节的冻结和消融,那么这一条河流似乎也象征着一道横亘在三代人之间的隔膜。虽然误解能够冰封亲人之间的关系,但是看不见的血脉之河永远暗流涌动。画面最后,这三代人坐在冰雪渐融的河岸边。“爷爷,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来年春天,草原上会有成千上万的泰迪熊。”影片止于无忌的童言,而我仿佛真的看见了,那个预言里美好的画面。

Gtsngbo/River/Fluss/河
中国,2015,94分钟
导演:松太加 (Sonthar Gy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