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媒体 拒绝“用后即抛”型社会

工具
工具 | 图片:Andreas Issleib,CC BY-NC-ND 2.0,来自flickr

修理旧物成为一种潮流:大城市的人们聚在一起修修补补,在网上,略懂一二的人为网友出谋划策提供各种修理建议,专业修理铺门前也排起长长的队伍——人们对DIY修理的这种兴趣源自何处?

  坐落在柏林克罗伊茨贝格区某个后院里的修理铺还未开张,第一批顾客就已排起了长龙。一台吸尘器,一把钢丝锯,一台音响——访客们带来了形形色色需要修理的设备。塔玛拉•里特(Tamara Ritter)是专程从波茨坦赶来的——她的落地灯坏了。“我是不会考虑把它扔掉的”,里特说,“我们的电子垃圾在非洲堆积成山,越积越多,这不仅给环境造成了破坏,而且还威胁到人们的生命。在我的灯被送到那里之前,我想先试试还能不能修好。”她足足等了两个月才排到了预约的受理日,可见这里的服务是多么地供不应求。

  在德国的大约五十个城市里都能找到这样的修理铺。这一创意最初来自阿姆斯特丹,2009年,当地开设了第一家修理铺。经过修理,各种电器、家用设备和园艺工具、自行车、玩具焕然一新。帮顾客修理东西的技师以电工为主,但其中也不乏手工爱好者、木匠和机械工。程序员纳坦•布劳恩(Nathan Braun)动手换了灯泡和两根电线,坏掉的灯重新亮了起来。喜欢助人为乐的布劳恩是店里的义务维修工。

  “顾客对我们这个修理铺的需求正在逐月增长”,艾丽莎•伽罗特•伽施(Elisa Garrot Gasch)说。她是一位艺术家,两年前成为柏林第一家修理铺的老板。“我们的顾客不想一个人单打独斗地在家鼓捣东西,他们享受这里的热闹气氛,大家可以在这儿彼此交谈,一起喝咖啡,互相帮助。”有些人对一件用久了的器具产生了感情,舍不得扔掉。另一些人则是因为厌烦了总是不断地添置新用具。“于是就产生了一种抵制‘用后即抛’型社会的文化。”艾丽莎•伽罗特•伽施说。

  同时,人们也在社交网站上约定修理事宜,创建专门的群,上传介绍如何修理智能手机、立体声音响或笔记本电脑的视频。 

被精心计算的“短命”产品

  根据“解决电子垃圾问题”组织的一项调查,2012年德国人均产生23公斤的电子垃圾;在全世界,每人每年约制造7公斤电子垃圾,可见德国在此方面已远远超出了世界平均水平。这一点并不足为奇:毕竟,生产商正在以越来越短的周期不断地生产手机、电视机和汽车并投向市场。许多产品在生产时就已规定了使用寿命。专业人员将生产商有意缩短产品寿命的策略称作“计划性废旧”。例如在一场诉讼中作为被告方的苹果公司不得不承认,第一代iPod电池在生产时就已规定了耗损期限。目前市面上的许多打印机也同样如此,在打印量超过某一特定页数后设备就会自行报废,这是一种意在促进销售的厂家策略。同时也有其他一些研究表明,生产商其实只需花很少的钱就可以延长产品的使用寿命。

  然而新产品的设计结构往往使购买者很难自行修理。苹果在这方面也同样堪称业界先驱:iPad、iPhone和iPod在粘合和焊接技术方面均采用了特殊方式,一般人不使用专业工具根本无法打开。

针对苹果产品的专业维修服务

  汉堡的iHelp修理铺专为苹果产品提供维修服务。据店家自称,每天被送修的产品有400台之多,常见故障包括屏幕刮擦、home键失灵、机芯进水等等。“我们不愁没有生意”,该店员工薇薇安•克莱瑙(Viviane Kleinau)说。 

  iHelp修理铺所接待的顾客,从学生到家庭妇女不等。“苹果产品价格不菲,所以消费者在购买新机前有必要先尝试一下旧的能否修好。但来我们这里的顾客中也有那种用惯了多年的旧机舍不得换的老先生,花多少钱修他都无所谓。”开业四年来,汉堡iHelp修理铺接到了越来越多的订单。接下来他们计划在汉堡市内和柏林分别再开两家和一家分店。

重新繁荣的小手工业

  生物物理学家沃尔夫冈•海克尔(Wolfgang Heckl)对此并不诧异。这位慕尼黑德国博物馆馆长在去年出版的《修理文化》一书可谓是为修理献上的一曲赞歌。“不仅是电子行业,就连小的手工工匠、鞋匠、木匠的生意也都再度兴隆起来”,海克尔在书中写道。在他看来,一场类似于修理革命的运动正在全国掀起。“人们开始懂得地球上的资源已所剩无多,要想保护地球就必须回收旧物进行翻修。” 

  有意识地购买可持续性产品则是另一种方案。2014年1月初,第一台Fairphone在德国问市,据称这是一款在公平条件下生产的智能手机,此外它还能保证实现较长的使用寿命和低价维修。该产品的市场需求量大得惊人:大约25,000名消费者提前预定了这款手机,目前第一代Fairphone已告售罄,第二波产品的订单也已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