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臧可心

臧可心
臧可心 | 版权:私人

这位青年艺术家2012年入选德国“艺术科隆”国际艺术博览会的“新阵地”促进项目。2012年6月24日至9月23日,她的作品在德国韦德尔的恩斯特•巴拉赫博物馆举办的群展《Based in China》上展出。

  青年艺术家臧可心1978年生于北京,1999年来到德国,就读于达姆施塔特应用科技学院,后转到德国卡尔斯鲁厄国立造型艺术学院视觉传达系和媒体艺术系学习,从师摄影家托马斯•施特鲁特(Thomas Struth),2006年毕业。

  臧可心的创作以观念艺术作品为主,多采用摄影形式,不少作品都体现了她所受到的中国传统文化和德国理性主义的共同影响。臧可心的作品曾在德国多个画廊展出,包括2006年参加卡尔斯鲁厄艺术和媒体技术中心的新艺术博物馆展览《北京个案》,以及在波茨坦艺术之家协会、柏林亚历山大•奥克斯画廊和克拉拉•瓦尔纳画廊等举办个展。2012年臧可心入选德国“艺术科隆”国际艺术博览会“新阵地”促进项目。

  除观念艺术外,臧可心也涉足平面设计等不同领域。2003年,臧可心所编著一套5册的《欧洲招贴设计大师作品经典》系列丛书和一本介绍德国平面设计教育的书籍《构字-德国平面设计实验教学纪实》分别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2012年6月24日至9月23日,臧可心的作品在德国韦德尔的恩斯特•巴拉赫博物馆举办的群展《Based in China》上展出。

1.你最近在忙什么?

不久前由于入选“艺术科隆”颁发的“新阵地”促进项目,因此有幸在这个国际艺术博览会上举办了个展;目前,我的作品正在德国参加柏林匈牙利文化中心和汉堡附近的韦德尔市的恩斯特•巴拉赫博物馆的两个群展;同时,我和我的先生正在筹建我们自己的文化基金会,目的包括艺术品收藏以及策划组织文化艺术项目,希望这个基金会不久就能正式成立了。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1999年我来到德国留学,之后就往返于中德之间,从事艺术创作等工作。可以说,德国是我的第二故乡了。现在我认识的德国人比中国人多很多。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我本身是一个在中国传统文化熏习中长大的,而现在很多见到我的中国朋友都说我很“德国”。其实,我觉得这两种文化本有很多相通之处,有些情况下如果你越“中国”,反而觉得可以适应那些很“德国”的理念。因为真正的中国传统中的一些方面与德国和西方并不冲突,比如很多中国人钦佩德国人的“认真”、“细腻”,我认为这其实曾经也是中国传统价值中所包含的优点,只是对一些人而言这种传统价值已经丧失了。所以我觉得在德国的生活实际上是使我更能做到“真我”,能发挥“自我”。

  另外,当然一定要提的 “影响”,是我在德国结识了我的先生米夏埃尔•希尔纳(Michael Schirner)。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在我的意识里其实只有美好的经历,很难讲什么是“最美好”。如果日常生活总是快快乐乐的,这或许就是最美好吧。比如不论在杜塞尔多夫还是柏林,我住的地方都离河很近,可以经常沿着河畔散步或骑车,我很喜欢这种亲近自然的生活,非常惬意。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有时一些并不了解中国的德国人,会用一种不客观的口吻在我面前谈论他们对中国一些事情的看法,却不会问我的看法。我觉得他们只是想显示自己知识是多么渊博,读的报纸多么多。在这个时候,我就只能以中国文化的包容性,微笑地看着他们了。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一道莱茵地区的风味菜血肠配土豆泥和烤苹果(Himmel un Ääd)。

7. 对你来说什么“ 最德国”?

高度发达的工业水平。冷冰冰的钢铁到了德国人手里,就能成为艺术品,尤其是如果你喜欢“极少主义艺术”的话 ,对此感觉会更深。火车站台上的一棵柱子,工厂的一个烟筒,甚至一个分类垃圾箱都能产生材质上的美感,这里面渗透了很多德国的理念:务实,重视细节......。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古典的很多,先不说了,现代的文化成果中比如先锋音乐、Techno音乐。非常值得一提的还有德国的纸媒出版物。它的高品质给了我很深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我来德国的第3年,就出版有关德国设计艺术和教育图书的原因。我也非常欣赏德国的报纸。德国人对待做报纸就像做书籍一样认真,我们应当学习。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可以做到的就不需要换了,所以我很想和默克尔总理交换一天。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德国人很强的社会责任感、自我约束力;另外值得我们学习的是对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