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故事:北京 北京上空的雾霾

从位于17层的歌德学院办公室阳台上看雾霾中的北京
从位于17层的歌德学院办公室阳台上看雾霾中的北京 | 版权:由甲(Stefanie Thiedig)

持续不散的灰雾使北京正在变成象征空气污染的全球性符号。

  自2013年1月12日以来,国际上关于北京雾霾天气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北京市政府在这一天正式对外发布了雾霾预警信号,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上尚属首次,由此也翻开了中国环境治理方面新的篇章。雾霾直到今天还盘亘在北京上空迟迟不散,灰雾笼罩的景象人所共知,它让北京在成为象征空气污染的全球性符号。

  据北京市气象局统计,2013年1月的31天当中共有23个雾霾天,也就是说在这23天当中,每立方米空气中的微粒污染超过中国环境部规定的75微米。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标准,每立方米低于50微米的空气污染在全世界被视为对健康无害。而根据美国驻华使馆通过Live Feed发布的北京空气质量监测数据,1月份在北京实际测出的污染峰值竟高达每立方米933微米。这一点最终也被中国媒体和气象监测站所证实。被污染空气中的PM 2.5对人体尤其有害,由于人体呼吸道无法过滤这种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因此它会通过肺部直接进入血液。

  1月份,中国境内被雾霾笼罩的区域总面积达到14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德国国土面积的4倍,大约有8亿人口受到雾霾影响,甚至新华社也发布了这样的消息。专家认为,目前造成中国空气污染的四个主要因素是:经济增速过快;能源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仍然以煤炭作为支柱产业;由急剧增长的汽车数量造成的交通拥堵;因北京地处盆地而导致的气候及地貌特征。

  而雾霾对于一小撮人来说却无异于一个福音。正如在2008年的毒奶粉事件、2011年饮用水污染事故中,精明的商家们率先读出时代症候,利用危机大发横财,1月初以来,在最受中国消费者青睐的京东网站上,空气净化器的销量相比过去一年猛增600%;同样地,2013年对于口罩生产厂家来说无疑也是个利好年份。市场营销方面的另一个成功实例来自自封为慈善家的中国亿万富翁陈光标。前不久,他在随行摄制组的簇拥下,在北京街头向过往市民免费发放新鲜空气罐头。陈光标很享受被拥戴为平民慈善家的感觉,并在他拍摄的广告视频中不加掩饰地传递这一信息。这一点也体现在他所设计的新鲜空气罐头上:红光满面的亿万富翁头像下面印有一行字——“好人”。错过了免费罐头或者想要更多新鲜空气的人,据说可以在超市花五元钱购买。

  对于其他的北京市民来说,政府公开承认空气污染并不出乎意料,但尽管如此,眼下关于中国生态问题的舆论公开化还是改变了人们的意识。政府公告发布后,大多数北京市民并没有陷入恐慌,而是表现出中国式的淡定,并试图以一种苦中作乐的适度幽默来接受这一事实。1月份在北京最常听到的一个笑话是这样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诧异地说:“昨天我在天安门广场上,抬头竟然看不见毛主席!”对方答道:“今天我打开钱包低头一瞧,居然看不见他老人家的笑脸儿了!”

  微博上,和雾霾天有关的热门标签比比皆是,灰雾笼罩是整个一月份最炙手可热的话题。“污染指数爆表”或者“雾霾天”一时间成为不胫而走的流行语,点击数将近四百万。微博上一条名为“我不要做人肉吸尘器”的标签引发了八百五十万条网友评论。网友们纷纷在微博上贴出知名景点的照片,这些图片上除了一团毒雾弥漫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它们在西方也制造出一定的视觉效应。

  迫于与日俱增的舆论压力,政府不得不采取应急措施,但其中一些举措更多地是以牺牲民众利益为代价,而不是将造成空气污染的真正罪魁绳之以法。春节期间尽量减少燃放烟花爆竹或者取缔倍受市民青睐的街头烧烤这样的建议引来一片怨声,一些愤怒的网民甚至开始上传各种版本的“伤不起”,比如在一段名为“春节伤不起”的视频中,网民控诉了为牟取暴利不惜牺牲民众利益的无良企业和商家;另一首网络歌曲则呼吁公民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上世纪五十年代,经历了重度雾霾污染的英国伦敦曾经掀起一场由公众推动的环保运动,或许当下的中国也在酝酿着这样一场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