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哈拉尔德•维尔策博士 “德国有过能源革命,而我相信中国可以超越它”

桂林市全州县白宝乡皮仙岭村的稻田因干裂无法播种
桂林市全州县白宝乡皮仙岭村的稻田因干裂无法播种 | 图片来源:东方IC

哈拉尔德•维尔策勾勒出了21世纪的暴力轮廓:为争夺资源而发生的冲突、镇压人民的战争、气候变化引发的难民潮和恐怖主义。令人不安的是,很显然,这挑战的规模是多么巨大,而人们为之付出的努力又是多么微乎其微。

您这本书在德国的原名叫做《气候战争》,但在中国出版的时候,出版方将书名改作了《不平等的世界:21世纪杀戮预告》,能谈谈您对中文书名的一些看法吗?

我觉得非常好!因为全球变暖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实际上就是不平等的,而且将深化这种不平等。比如说同样的气候问题,在西欧国家也许并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在非洲某些地区,其后果就是毁灭性的。 

站在您的角度上,您觉得“气候问题”的本质是什么呢? “气候战争”和“资源战争”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呢?

战争和暴力冲突的发生从来就不是源于某个单一的原因。像严重干旱这种气候问题对于一个弱小的、缺乏法律规则和民事保护的国家来说,就和一个拥有健全法律和优质社会服务质量的富裕国家完全不同。在那里,荒漠化会直接导致文明的退步和生存条件的丧失,也会直接导致改朝换代——这就是战争——的发生。而且从气候和资源的关系角度来看,和气候相关的水和土壤才是是真正的基础资源。气候问题其实也就是这些宝贵资源的消失问题。 现在气候和资源又从另外一个方面对国家利益和国际关系产生了影响。比如由于气温升高造成了北极地区的冰层融化,从而导致了围绕北极地区资源开采权利而产生的国家冲突——这都是互相关联的。

中国现在面临越来越严峻的气候问题,您觉得对于想要改善环境,却诸多掣肘的中国政府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西方国家曾经出现的那些气候问题都不应该再发生在中国身上了。一方面西方国家已经通过多年的建设给中国提供了一些建议,比如注重流动水资源的保护、确保强大的基础设施,以及之前关于汽车产业的诸多错误决定都可以引以为戒。另一反面中国还有自身的优势,中国的哲学和文化传统其实可以提供足够的智慧,来应对目前中国这种不平衡发展和增长的现状。

从2012年末到现在,中国人谈论的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PM2.5”。因为北京的空气质量严重超标,PM2.5好几次接近1000。有些人觉得这是偶然,也有人觉得已经没有办法改善了,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对于北京、伦敦这些面临严重气候问题的大城市来说,有哪些情况是急需我们面对和解决的吗?

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当我们每个人还在梦想一辆自行车的年代,我们有这样的问题吗?现在在西欧,自行车就像是在再次经历一次文艺复兴一样,成为一种城域传输的工具而得到推广——但是它在中国正在消失。 

您觉得至今为止世界各国所采取的控制气候的措施中,有哪些是值得中国政府借鉴的,而又有哪些措施是今后的中国政府应该避免的呢?

中国政府应该注意的最根本问题,是为了达成经济增长而需要进行的开发与可再生能源之间的比例和运用关系——从近年中国政府采取的种种措施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在这方面中国政府想要走向世界领先地位的野心和决心。德国有过能源革命,而我相信中国可以超越它。

中国位于多边关系微妙的东北亚地区,现在日韩等国时有报道说中国的气候恶化影响到了他们国家。您觉得,在未来的东北亚地区,气候会成为影响国际关系的重要因素吗?

会。而且这种转变会发生在即将到来的一,二十年间。全球变暖的后果远比我们想象中更加严重。 

您看好在不远的未来,各大国之间就气候问题展开合作的前景吗?换句话说,您觉得国家之间因为气候问题产生矛盾的可能性大,还是面对气候灾难采取合作的可能性大呢?

我很悲观,因为现在每个国家所追求的是自身利益,而不是可以促成国际气候谈判成功举行的国际责任。 

您觉得,如果按照现在这样继续发展下去,气候战争在未来对全球造成的最坏影响会是什么?

战争已经开始了。但在全球范围内不平等和不公正的深化所产生的进一步暴力冲突,其将产生的结果是不可预知的。

海拉德∙威尔则 生于1958年。未来的能力基金会主任,佛伦斯堡大学转换设计学教授。著有《不平等的世界—21世纪杀戮预告》等作品。他的书籍在21个国家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