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足球 德国国家队:“我们是一家人”

德国队是世界杯冠军!与此同时,一个无国界大家庭也在欢庆这个胜利。

  以下文章2014年7月17日首次发表于《时代周报》(Die Zeit)。

  • 杰罗姆•博阿滕和他的女儿 版权:东方IC
    杰罗姆•博阿滕和他的女儿
  • 马里奥•格策,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和佩尔· 默特萨克 版权:东方IC
    马里奥•格策,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和佩尔· 默特萨克
  • 教练尤阿希姆•勒夫拥抱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 版权:东方IC
    教练尤阿希姆•勒夫拥抱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
  • 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和他的儿子路易斯 版权:东方IC
    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和他的儿子路易斯
  • 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和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的儿子 版权:东方IC
    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和米洛斯拉夫•克洛泽的儿子
  • 赛末狂欢: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和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 版权:东方IC
    赛末狂欢:卢卡斯•波多尔斯基和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
  • 马里奥•格策和他的女朋友安•卡特琳•布雷姆 版权:东方IC
    马里奥•格策和他的女朋友安•卡特琳•布雷姆

  就在几十亿观众眼前,两个小女孩在她们精疲力尽的父亲身上爬上爬下,直到同时爬进他黝黑的臂弯里才罢休:一个孩子穿着银色凉鞋,另一个的凉鞋上则缀着五颜六色的皮流苏,她们是索丽(Soley)和拉米娅(Lamia),两位如今为大家所熟知的杰罗姆•博阿滕(Jérôme Boateng)的三岁双胞胎千金。就在几分钟前,他还作为中卫在场上奔跑,帮助曼努埃尔•诺伊尔(Manuel Neuer)将莱昂纳尔•梅西(Lionel Messi)的射门通通挡在了球门外,无一犯规。

  下一个画面:双胞胎姐妹正光着脚丫,她们的凉鞋早已不知跑到草坪的哪个角落去了,她们一会儿骑在马里奥•格策(Mario Götze)的背上——这位国脚的身价在世界杯之前已达3700万欧元。一会儿骑在他同样身价不凡的模特女友,安•卡特琳•布雷姆(Ann-Kathrin Brömmel)的身上。如大家所知,正是这位马里奥•格策在刚刚距离终场哨响七分钟之前,以胸部停住从许尔勒(Schürrle)那里接过来的传球,随即如行云流水一般,凌空抽射攻入一球。美国CNN新闻台对此激动地评论,这是一记将美学融入比赛的进球!完美!没有可疑的铜臭气,不是钢铁般的战斗,而是拉丁美洲足球风格的极致体现:美!在比赛113分钟的这粒进球之后没过多久,格策那红光满面的幸福模样就和他背上双胞胎姐妹们的浅棕色脸庞一起构成了这幅最美丽的画面。

  时间转瞬即逝。球员们这会儿已在度假途中,数十万球迷喜迎凯旋英雄的长队也已散去。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 )当然比他们早一天飞回了柏林,毕竟休息有尽头,而工作无停歇呀。

  彩云易散,而何物可永恒?永恒的是,留在马拉卡纳(Maracanã)足球场上的那些不可磨灭的影像:当时在欧洲已到午夜时分,我们目睹了一次世界级的“首映仪式”,由德国足球运动员领衔——在世界杯赛场上头一次以一副“后国家主义”大家庭的欢乐景象收尾。这景象一举打破了德国队自1945年以来给世人留下的固有的刻板印象——由姻缘结合的小家庭,白皮肤,基督教,德语为母语和严谨纪律等元素组成的德国民族身份标签。

  当看到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Bastian Schweinsteiger)和卢卡斯•波多尔斯基(Lukas Podolski)这对老伙计在体育场的草坪上玩着以假乱真的“热吻”游戏并随即在推特(Twitter)上发照片的时候,即使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纯男性世界里,足球运动的铁血线条也似乎变得模糊起来。犹记得“泰坦巨人”卡恩(Kahn)在2002年世界杯决赛中由于扑球脱手失误后,无力地靠坐在门柱前的样子。自那时起,德国的自我定位就不断向着简简单单的自我认同的方向发展。正如众人现在看到的这个画面一样。

  但这画面的意义可不仅限于此。毫无疑问,若想达到煽情的效果且成功的打动人心,小孩子、小动物以及纯情的轻吻总能奏效。可这次的成功并非“煽情式”成功。在2006年世界杯时,“永远长不大的”波多尔斯基代表着成功的新一代波兰移民在场上奔跑。而本届巴西世界杯,他几乎没有获得多少上场时间——但他依然是个胜利者。

不必肩负拯救国家的使命,才能踢得更放松

  观众逐渐散去之时,早已身为人父的波多尔斯基正利用这个机会,带着六岁的儿子练习点球。爸爸守门,小波多尔斯基射门。显然,如果一个民主国家多年以来都能保持和平安宁,孩子们作为国家的未来也能逐渐肩负起民族复兴的使命。而不必像可怜的巴西人那样,指望球员化身救世主,在足球场上拯救国家。还记得大卫•路易斯(David Luiz)在1:7落败后含泪说“只想安慰受苦的同胞们”吗?

摄影机捕捉着冠军球员和家人之间的亲密画面

  鉴于当前的政治新闻形势,上文几乎带着不公平的挖苦意味了。不过,假如球员或教练都不用担心因为某场比赛踢得不理想就可能会被失望的球迷枪杀——比如那场与阿尔及利亚的硬仗——那无论是踢球还是训练都会更加轻松。正因意识到这点,没有一名德国球员在大胜巴西队之后出口伤人。尽管尤阿希姆•勒夫(Joachim Löw)如今只是借点评德国队第四度夺冠之机才轻描淡写地提起,但这支队伍的确是经历了十几年的努力和拼搏才成熟起来——观众们见证了这支队伍的成长,就像他们一集一集看着小魔法师哈利、罗恩和赫敏走出困境长大成人一样。就好像全世界都在迫切期望看到能证实自己的时间没有白费的画面。

施魏因斯泰格弯下腰,好和小波多尔斯基说说话

  因此,虽然那些明星和歌星在终场哨响后的占据了球场中央的舞台,马拉卡纳足球场的探照灯并未照亮他们,而是追随着亲密的球员小群体。尽管一两位瘦的像饿坏了的模特球员夫人搂着自己汗流浃背的爱人,把金杯按在胸前自拍,摄像机还是更乐于捕捉冠军球员与家人们的亲密场面——它记录着严肃认真的米洛斯拉夫•克洛泽(Miroslav Klose)流下的热泪,不厌其烦的述说着他战绩——他今年已经36岁,是唯一自2002年以来连续征战四届世界杯的球员。人们从镜头里看到他和双胞胎儿子诺亚(Noah)和卢安(Luan)以及孩子们的母亲。还有刚刚窜进镜头里的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他正弯下腰,平视着小波多尔斯基,趁不受打扰闲聊几句。还有博阿滕,同时抱着两个小女儿,直到她们爬到马里奥•格策的背上去。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团队。

  面对瞩目的大众,极度放松的世界冠军们背着别家小孩信步庆祝着来之不易的胜利 ,此时此刻那魔幻的7:1及2006年的夏季童话又何足道哉?

  就仿佛某位隐形的神祇交付社会学家一个使命,试着把尤尔根•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的“后国家主义理论”(Post-national Constellation)和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的“家庭世界主义理论”(Family Cosmopolitanism)乌托邦式地糅合在一起,那就是马拉卡纳足球场草坪上呈现的这幅画面:“我们是一家人”,“我们”来自不同背景,来自不同形式的家庭,“我们”的胜利就是大家的胜利。比赛和世界共同体赋予了这样一个在赛后整个世界都像胜利者一样庆祝的时刻。

  那德国呢?人们异常喜悦,疲惫,又一如既往地重返工作岗位。结束了,终于结束了——整整四周以来,我们幸福得难以入睡,我们既是教练,又是球迷、守门员、观众、球员夫人,我们扮演了一切能扮演的角色。该是终场哨响,回归常态的时候了。

  只是常态本身也发生了变化。如今,全世界的孩子们都涌向了足球俱乐部和适宜踢球的场地,参加训练,希望能够一鸣惊人,出人头地。他们好像联合成了一支真正的队伍,相互联系紧密却又具备着前所未有的竞争意识,就好像喜欢争风吃醋的兄弟姐妹一样。他们想过有意义的人生。自决赛以来,人们越发的相信,德国具备不负大众所望的潜质。带着脑海中的美好画面,他们即将踏入全球劳动力市场,而这并非球赛。他们也明白——在马拉卡纳足球场上那永恒的一刻,比赛与现实无限接近。那正是小波多尔斯基一记怒射让足球直钻球门左下死角处,而他的父亲,大波多尔斯基一个奋力飞身扑救,以指尖将球扑出的那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