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小说 遇难者的第二次生命

《罗斯卡》中的场景
《罗斯卡》中的场景 | 图片 (局部): © Tobias Dahmen/Avitall

在犹太人大屠杀中被杀害的一名小女孩,其生命在一部漫画小说中获得了生命的延续——青少年正续写她的故事。本文是对柏林犹太团体(Jüdische Gemeinde Berlin)唱诗班的领唱者兼“我们将喊出你的名字”(We will call out your name)项目发起人阿薇塔尔·格尔斯塔特(Avitall Gerstetter)进行的采访。

格尔斯塔特女士,如果您的姑祖母罗斯卡仍在世,她现在会在哪里,在做什么?

  这正是这一项目要涉及的问题,我也常这样问自己:那些在犹太人大屠杀中罹难的人如果得以幸免,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者:如果那场大屠杀从来没有发生过,他们的生活轨迹会是怎样的?不过如果我现在就以罗斯卡的角度来回答这个问题,那就对项目有所假设了。这个七岁时在奥斯维辛集中营被杀害的小女孩今天在哪里,我们目前还没有进行构思。

您将当时的故事设计成一部漫画小说,并且邀请年轻人一同创作。您本人也出现在这个绘本中。

  (在书中)作为当代的使者,作为一名生者,我为读者开启了一条通道。罗斯卡和她的朋友这些形象——象征意义上——从桥上向我走来,我牵着她们的手,给她们看我今天的生活。同时,她们也给我讲述她们当时的生活状况。我和她们一同穿越时空,看她们继续成长,看他们中学毕业,学习职业技能。

对于过去的处理,我们有作为时代见证的新闻报道或者被揭露的史实。您的方法却完全不同——您的处理方式是一种虚构式的,这是为什么?

《罗斯卡》中的场景 《罗斯卡》中的场景 | © Tobias Dahmen/Avitall Gerstetter   “我们将喊出你的名字”这一项目的想法来源于以色列前总统西蒙·佩雷斯(Schimon Peres)在柏林的一次演讲。在演讲中,他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那些大屠杀遇难者会希望今天的我们做些什么。他的回答是:他们希望我们能够继续讲述他们的故事。我认为这很有道理。那些亲历暴行的人所发出的声音正越来越微弱。我们需要一种新的、能够更让人感同身受的方法。我认为,恰恰是由年轻人对受害者的生平进行处理,这点非常重要。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更走近不同的人物角色,而不仅仅是以局外人的角度来进行观察。

“创造一种新的记忆文化”

您的这种处理方式是否也可以理解为对“传统”纪念形式的突破?

  是的,确实是这样。我想创造一种新的记忆文化。我希望年轻人不只是以老调重弹的方式祭奠逝者,我希望他们能够自由地展开思考。我们正身处在一个全新的德国社会,年轻的一代和犹太人大屠杀不再有直接的联系。然而,他们不能忘记曾经的历史,他们不能忘记被杀害的人。如果我们停止讨论,从这一刻开始他们才真的死了。每年诵读他们的名字——这很重要也很好,但是我认为对种族屠杀展开讨论才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当我真正对某个人感同身受时,得到的震撼才更为强烈。

这的确是一种震撼——但这种“让人物继续活下来”的情节设置,难道不也是一种慰藉吗?

  当然。这其中蕴含着某种慰藉:人们不再深陷过去,再次读出他们的名字,我们谈论他们——尽管他们早已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只有这样他们才得以活下去——而这其实是一种非常犹太式的想法。

“给人物一张面孔”

您的构想也可以写成一部青少年小说。为什么选择了漫画小说的形式?

  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给那些人物一张面孔,如此一来年轻的读者群便可以直观地了解他们。如果只是描写这些人物,用语言刻画他们,还是不够。在我看来,这种新颖现代的漫画小说形式十分合适。许多漫画小说都是以一种轻松却不乏说服力的方式处理一些十分严肃的话题。这个媒介与我们快速变化的网络时代很契合。

这一项目是如何具体展开的,青少年们是从哪里开始真正参与“互动环节”的?

  我和一位作者以及一位画师一起,讲述罗斯卡的故事至某一点。我们给出一个故事起始点,以及一个基础结构,青少年能够直接衔接这个结构。之后他们被要求共同参与到进一步丰富小女孩及其他角色的故事中来。他们的一些想法会被直接采用到漫画小说当中,我们的创作也会涉及当代话题和当下社会的人物故事。

项目的最后,会为作品作一次大型的统一发行吗?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持续进行的项目——我们并不希望创作出一部“完结作品”,这应是一部生动的时代小说。它不断将遇难者唤到记忆中,同时又不失掉当代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