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焦点:达达主义
黑客:数字时代的达达精神

Busters
版权: DOON 東

如果达达主义的始创人生活在一百年后的网络时代,他们一定会利用数字技术表达他们的主张,当中某些人或许会成为黑客(hacker)。
 

作者: 方可成

  黑客是既有秩序的颠覆者,他们采用激进的手段,游走在争议的边缘。然而,他们也面临着丧失锐气、乃至被秩序收编的风险。正如互联网作为一项世界性的科技,黑客也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但在各国的具体表现则有所不同。在中国,黑客体现了怎样的颠覆精神,又或者有哪些问题?

被中国人误解的黑客精神

  虽然“黑客”和“hacker”的音译,但是有意思的是,在中文语境中,“黑客”往往被理解为一个贬义词。也许是因为“黑”字引发的联想,中文里的黑客让人想到的往往是搞破坏,甚至犯罪,如盗取QQ号和网络游戏账号、盗用刷信用卡、入侵银行系统、传播病毒和木马,或是毫无来由地篡改网站。这些行为要么仅仅出于好奇、恶搞,要么是为了损人利己。

  然而,在英文里,“hacker”是中性的,甚至是褒义。上述破坏性的行为仅仅出自一小撮人之手,大部分黑客并没有邪恶的动机。获得广泛共识的黑客文化、黑客精神,其核心不是漫无目的的破坏和犯罪,而是通过行为表达明确的主张——这种主张的核心是反抗资本主义和权力对科技的压制。在他们看来,科技是解放的工具,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免费共享;互联网本可以帮助人类更能实现理想和目标,但现有的社会权力结构压制了这种可能性。黑客们重强调的几个关键词:自由、开放、共享、合作。在《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Hackers: Heroes of the Computer Revolution)一书中,作者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总结黑客的价值观包括:

  • 对信息的获取应该是没有任何限制的;
  • 所有的信息都应该免费共享;
  • 评判黑客的标准是技术,而非学历、年龄、种族、地位等;
  • 计算机可以让生活变得更好。 

用激进的手段反抗

  虽然这些想法充满了乌托邦色彩,但为了反抗权力和资本主义对科技自由的压迫,黑客选择打破束缚和枷锁的手段也是冒犯的。他们不满足于遵循由被掌权者定好的规则,而是要在规则之外出牌。因此,他们往往行走在法律和道德的边缘。

  最著名的黑客行动派当属维基解密(Wikileaks)的阿桑奇(Julian Assange)。他获得政府文档,并将之公诸于众,对于信息的自由流通,对于监督政府和企业的所作所为,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但这种行为却被美国政府视为非法,他也因此被迫流亡。

  另一个著名的黑客行动群体是“匿名者”(Anonymous)。他们以《V字仇杀队》中的头像示人,捍卫自由和正义。当Visa、MasterCard、PayPal等拒绝为维基解密接受捐款提供服务的时候,匿名者挺身而出,攻击这些公司的网站。他们还曾攻击山达基教派,因为教派试图压制言论自由;攻击儿童色情网站;并在2015年向IS宣战。

  还有最近轰动世界的“巴拿马文件”(Panama Papers)同样来自于黑客攻击,是使用激进手段取得的成果。

中国的黑客和“红客”

  比起西方黑客书写的这些经典案例,中国黑客的表现则要逊色不少。

  这并不是因为中国黑客的技术更差——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中国人在计算机技术上的聪明才智。中国黑客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价值观的虚无。

  从一些对黑客群体的采访和口述史中可以看出,从上世纪末开始,中国黑客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是从觉得“好玩”入门,之后很多人都染指“黑产”,也即利用黑客技术进行的非法牟利行为,涉及盗取帐号、地下博彩、游戏、金融等许多方面。此后,一部分人转型“白帽子”,亦即从事网络安全行业,为客户说明发现和填补安全漏洞。但这些始终没有涉及上文所提及的更深刻的价值观。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各种回忆叙述中,中国黑客圈中最影响力、最多人参与的集体行动,是对美国、日本等国家的网络“大战”。他们自称“红客”,以攻击白宫、五角大楼网站为荣,并以“爱国者”自居。2001年爆发的“中美黑客大战”是红客第一次登上舞台的时刻,当时新闻媒体报道说“八万红客冲垮白宫网站”。此后,他们又曾对日本、菲律宾、越南等国家出击。他们的手段自然是激进、颠覆的,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然而这种行为背后却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作祟,体现的是迎合权力的倾向,而非真正的黑客精神中所必需的独立、反抗的姿态。

  这也正是“颠覆”这种行为的困难和吊诡之处:它非常容易被卸下装甲,甚至被收编,作相反用途,成为既有秩序的爪牙,而非挑战者。无论对于社会的哪一个领域来说,长久保持颠覆的姿态和锐气,都绝非易事。     当然,用“黑产”、“白帽子”和“红客”来概括中国黑客圈,无疑是以偏概全的。在“品玩网(PingWest)的一篇深度报道中,我们就看到了不一样的新一代黑客——文中提到一位出生于1994年的年轻黑客redrain,技术高超,活跃于各类信息安全项目,微博有上万粉丝,他在圈内以“敢喷人”的作风闻名,公开崇尚黑客精神中的“Free,Share,Think”(自由、共享和思考),并认为:如果没有这些精神,就“根本不配称为黑客”。

  此外,还有很多隐身幕后的黑客,在为网络信息的自由流通付出自己的努力,不少VPN工具就出自他们之手。

  说到底,黑客精神需要有明确的颠覆对象,也需要有明确的价值观指引。失去了这种核心价值,那些具体的破解技术即使再高超,也只能在风中飘荡,无所依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