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奥运会 马尼拉2032

马尼拉2032
马尼拉2032 | © DOON 東

在2032年以奥运会为主题的集会活动中,暴力是其固有的组成部分。虚拟现实和非虚拟现实的边界已经模糊不清。

  金门·多萨(Kim Mendoza)是个娇小挺拔的菲律宾女子,当她看到警察的警棍向她飞来时,她最先想到:“我现在还活着吗?还是我得重新启动?”她停了一下,接着又想起来,她根本就不能重新启动,因为这场街战是真实的,并不是虚拟现实,尽管这个真实的场景并不比虚拟现实显得更为真实,反而感觉有些虚幻,模拟得有些粗糙。她头脑短路了一会儿,之后又想到:“糟糕,这个可恶的警棍真要把我的脑袋劈开了。”

脑壳会像西瓜一样炸开了花。
像一场电脑游戏一样。
可这不并是游戏。
开始只是好玩而已。几十年前的时候。
几个重大的球赛演变成了最早的街战。

  那时候太疯狂了。开始大家只是想进入球迷欢庆的街道,但是保安人员不让他们进去,说是里面太拥挤。随后就发生了骚乱,就在大屏幕的后面。媒体蜂拥而上,骚乱跟体育无关,但是网上的观众更喜欢看热闹,何况比赛踢得并不好。这些年足球变得越来越无聊了。

  两年后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时候,有人想到了一个伟大的主意,在网络上直播暴乱。当时有20人丧生,收视率创下纪录。2020年的欧洲杯比赛在几个国家同时进行,欧洲6个国家同时发生了骚乱,持续了十天之久。

  金门·多萨当时还是个孩子,之后读到了有关报道。本来就是少年,当然还是对青少年文化感兴趣。 政界要求警方采取更加严厉的手段,而这恰好火上浇油,助长了暴乱的声势:警察强硬制暴,几千个未成年人集体乱杀无辜。暴乱瞬间取代了足球的地位。

  电脑游戏的制作人开始对暴乱这个现象产生兴趣,起初还游走在法律的边沿,后来那些大型游戏公司也参与其中。人们研制出让暴乱发动者可以虚拟参与的平台。开始要借助于键盘操作和虚拟现实眼镜,后来借助于感测器。金门·多萨是菲律宾一个小城市的孩子,12岁开始第一次玩电脑游戏,很快就变成了游戏行家。她从幼儿园时代起就练习熊猫功夫,这是在操作盘上教授的,允许下手极黑、不留余地的打斗技术。金门·多萨梦想着很快就可以亲身体验这门功夫。可是一个普通的菲律宾人可以去哪里呢?出国吗?国界是封锁的——如果不是百万富翁的话。

  当得知2032年奥运会因为美国国家破产而临时转移到马尼拉的时候,她喜出望外。暴乱文化在东南亚国家才刚刚兴起,对于当地大多数的未成年人来说,宗教狂热比街战更具吸引力。但是金门·多萨和数千个同龄游戏行家并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在菲律宾国家奥委会准备比赛场地之际,金门·多萨也在进行筹备。在网上,她一直与比她实际体重高出三个级别的区间战斗,现在她马上就要和体重是她两倍的警察对阵了。她必须要运用她的灵活性,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虚拟世界可以随意找来一个阿凡达,来保护自己的身份。但在真实的世界,她需要想一些对策:在身上缠上布条,让别人无法看出连体服之下真正瘦小的身材,不过这样一来就会变得不太灵活。还必须要戴上眼镜,以防止瞳孔扫描带来的不适。视野范围会变小。在虚拟世界之外,警察的无人机是无法防备的。除非有人侵入警察操控无人机的发射频率系统。

  金门·多萨脑袋一片空白,之后她想到的这些艰难之处都没能阻止她的行动。她就在这里,置身其中。街战持续了8个小时。这是多么不可比拟的集体经历呀。网上的游戏至今都不能那样逼真地模仿这场街战。当一个人真正和其他人融为一体的时候,那种狂热是不可形容的。并肩作战,呼吸着汗水的道,面对警察的武力互相掩护,全然不顾严厉的惩罚。金门多萨庆幸自己走上了这条道路。

  正在警棍砸下来的那一霎那,金门多萨还想到了这些。警察怎么还在使用这样原始野蛮的武器。真是疯了。麻醉无人机原本更有威力。他们会从游戏生产公司拿到钱吗?

  金门多萨还来不及想出答案,就眼前一黑。

  就像一个死机了的游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