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奥运会 自相矛盾的奥运会

自相矛盾的奥运会
自相矛盾的奥运会 | © DOON 東

未来的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失败者会比胜利者更受公众关注?

  2032年第35届奥运会将在体育史上写下浓重的一笔,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转折。上届奥运会,中国队将所有金牌尽数纳入囊中,甚至包括新设立的比赛项目:心理瑜伽、商场竞走和宜家家具组装。全世界早就习惯了时代伟大的运动员、艺术家、作曲家和科学家都是中国人这个现象。譬如,正是一个中国人将舒伯特未完成的交响曲创作完整;中国的艺术史学家填补了佩加蒙神坛墙壁上缺失的雕饰花纹;中国的研究人员采用全新分子分析法复原了亚历山大图书馆全部遭到焚毁的书籍。

  就连残奥会上,胜者都是中国人,欧洲运动员甚至没能抢到一枚奖牌,尽管为了体现机会平等原则,没有身患残疾的欧洲运动员也被允许参赛。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比赛的观赏性大打折扣,甚至连中国观众自己也希望能有运动员与来自中国的对手正正经经地一较高下。因此,中国奥委会甚至有意对2032年因气候变暖而首次在阿拉斯加举办的第35届奥运会进行改革,希望改革能让比赛变得好看一些。人们想到举办一届“自相矛盾的奥运会”,比赛开始前通过抽签决定哪名运动员参加哪个比赛项目。这样比赛就非常刺激了,例如相扑选手和女子艺术体操选手参加花样游泳比赛,争夺金牌,或者女子铁饼运动员可以尝试参加花式骑马比赛。但这样一来,人们就会担心,中国代表团可能很快就能适应这种模式,并在短时间内培养出人人都能参加所有比赛项目并夺金的一代运动员。就好像我们早已习惯,中国独奏者不仅熟练掌握一种乐器,而且还会演奏其他乐器一样。让我们回想一下年仅18岁的李立取得的成就,他灌录的贝多芬九大交响乐作品专辑,所有乐器都由他自己演奏,专辑畅销全球。我们必须找到能让其他国家的运动员也有获奖机会的比赛项目,必须是不仅仅单凭勤学苦练和牺牲精神就能获胜的项目,因为中国运动员在这方面要远远强于其他所有人。人们花了好长时间绞尽脑汁,想要找到解决办法,结果如我们所知,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在上届奥运会上就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趋势:许多观众更愿意为名次落后的运动员、而不是领先的运动员欢呼。例如,当马拉松领跑员站在角落里等着落后选手跑上来时,观众竟然无比兴奋。还有,当田径运动员在障碍赛中互相帮助越过栏杆时;当拳击运动员勾肩搭背地离开拳击场,准备去喝一杯时;当赛艇运动员挥舞船桨嘻嘻哈哈地打水仗时;当跳水运动员想办法跳出最有力的抱膝跳水动作,溅出最高的水花时——观众都非常高兴。很多时候,位列最后一名的反而成了该比赛项目真正的明星,毕竟最后一名只能有一个。其中很多人赛后都获得了酬劳不菲的广告代言合约。到了2032年这一届奥运会,许多传媒集团都采取了应对措施,首次将转播的重点落到落后运动员的比赛过程上,而不是他们对于奖牌的争夺。运动员都不想让观众扫兴,所有人都顺水推舟,他们更多地是互相打趣,和观众嘻哈互动,而不愿毫无意义地把自己弄得筋疲力尽,毁掉身体健康。

  在如今这个世界,全球化经济竞争和对最后一点地球资源的争夺,长时间把人们压得喘不过气来;在这个世界,每个人不仅在工作中,而且在业余时间、甚至是在感情生活中,都必须有最佳表现,才不至于被淘汰;在这个世界,如果想要生存下去,人人实际上都必须成为优秀运动员。而在这样的世界,奥运会成为一个避难所,在这里,人们可以拒绝成功,享受无所作为带来的乐趣,并感受存在本身所蕴含的欣喜。这使得比赛收视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没有人愿意错过机会去观看其他人如何抛开成功的包袱,共同度过业余时间。这种氛围具有的感染力怎么高估都不过分。因此,期待体育在现代体育史上第一次可以切实改变这个世界,并不是没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