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2年奥运会 克拉伦斯∙安德伍德的最后一掷

最后一掷
最后一掷 | © DOON 東

全世界都对分布在不同虚拟空间举行的2032年奥运会屏息凝视。可当克拉伦斯∙安德伍德投掷铁饼时,却无人在线。

  预摆:他向后摆开右臂,伸展,上身挺直。摆动时手臂向后甩开,高过肩膀。

  旋转:他左腿向前,把重心转移到左腿上。两腿叉开,右腿用力蹬地。与此同时加大幅度摆动右臂,好为投掷仪加速创造有利条件。他没有让力量爆发,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借助摆动的力量后退,又重新回到了起始姿势。

  在拉德福姆瓦尔德(Radevormwald)的一个多功能住宅楼里,奥林匹克App的传感器正在探测克拉伦斯∙安德伍德(Clarence Underwood)的运动,他的生命体征数值经采集被细致地记录下来。这些数据以三维空间呈现了运动员的整个运动过程,还可以精确计算出他投掷的距离,虽然克拉伦斯∙安德伍德并没有投掷铁饼。

预摆。
旋转。

  自2028年以来,奥林匹克运动会不再于单一指定地点举行。这个划时代的改变原因是多方面的:大众聚集的活动中发生恐怖袭击的几率不断增高,数据显示出的超大型活动对环境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以及比赛评判中层出不穷的舞弊事件与丑闻。国际奥委会于2026年年初开展了一场口号为“用虚拟环境代替环境污染”的活动,这一崭新的概念赢得了公众的理解。

预摆。
旋转。

  克拉伦斯独自身处一片原始自然风景中。在任何方向他的视线都远及天边,远处可以看到过往文明留下的废墟。草儿在风中轻柔地摇摆,偶尔闪动一下。风景取自二十一世纪初的电脑游戏,纹理中有些马赛克。只有在这个环境里,克拉伦斯才能发挥他的最好成绩,无论是训练还是比赛中。其他职业运动员都会前往奥委会指定的地点,在官方提供的仿真环形赛场环境下参加比赛。但是克拉伦斯需要孤独,他恐惧人群。

预摆。
旋转。

  2030年秋国际奥委会宣布,投掷铁饼将从奥林匹克比赛项目的名单中剔除。因此2032年奥运会是最后一次为该项目颁发奖牌。这是克拉伦斯∙安德伍德取胜的绝佳机会,他曾在前一年打破了由民主德国运动员约尔根·绍尔特(Jurgen Schult)在1986年保留的世界纪录。纪录为74,36米,能否超越,还有待观察。因为与其他各项体育运动相比,铁饼近年来的受欢迎程度已经远远落后。国际奥委会一致通过的这个决议,无疑是给这项唯一还传承着古典奥林匹克精神的运动的一个致命打击。

预摆。
旋转。

  克拉伦斯∙安德伍德是一位英国社交媒体经理人和一位德国女呼吸医师的独生子。他很晚才发现自己对运动的热爱,尤其是对铁饼的热爱。他矮小敦实的身材因此成为了他的优势,使他在转身向下的过程中可以更快地加速。他的私人生活并不为外人所知,因为害羞,他从不接受采访。在2032年奥运会的前一个月,他对外宣布,此次比赛后他将退役。

预摆。
旋转。

  每当克拉伦斯旋转挥动后的转身之时,他都会瞟一眼墙上的公告栏,旁边是一张他第一天上学的照片。公告栏上不仅显示着他的体征数值,也显示在线观看的观众人数。他第一次转身时正好有7436人,和世界纪录的数字顺序正好一样。后来观众越来越少,目前只有5745人。

预摆。
旋转。

  他会一直这样重复下去,直到最后一个观众下线。这是他人生的形式。也许直播会中途停止,因为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数据三维转换过程中出现的死机故障。即使是系统重置之后,这位投手还是会继续他的循环。克拉伦斯∙安德伍德,这个“故障人”走下舞台,除了他之外,谁也不会理解他行为的含义。但是他自己理解,这就够了。

预摆。
旋转。
预摆。
旋转。